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雪地靴:第六十二章 祸事连连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众位被敕封过的大员一听,似乎心领神会,就心照不宣地退出太极殿。

新的册封,必然带动各方军阀新的调整、布局,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安排,他们也确实不想再待在这里了。

众人鱼贯而出,太极殿中只剩下田令孜、朱璃,以及一些小太监。

“朱璃将军,可知老奴留下将军的意图?”田令孜居高临下,微微眯着眼睛,看向朱璃问道。

“朱某不知,还请田大家明言?!碧锪钭伟浞⑹ブ?,唯独唐廷敕封自己的圣旨却不当众宣读,鬼知道他心里有什么打算。

不过也从这里可以看出,唐廷的权宦是多么嚣张,圣旨留中不发,却依旧满不在乎,这个太监做这种事情绝对不止一、两次那么简单,似乎轻车熟路、习以为常了。

田令孜见朱璃不开窍,悠悠地道:“将军为官仅仅不到三年光景,就从一个小小的北口守捉使,提升到了位列朝廷三品大员的地步,可以说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对于很多为官之道,有不清楚的地方,咱家也能谅解?!?/p>

“咱家曾和圣人谈论过将军,咱家认为将军的官阶不宜提升太快,以免拔苗助长,最后只能毁了一颗好苗子;然而郑畋、李琢等人认为,国家危难之际,任人唯贤、任人唯能,方是迅速拨乱反正的正途,不过将军也确实有能力,这一点咱家深信不疑,因此并未坚决反对?!?/p>

“如今黄巢兵败长安,带着残兵败将东进兖州,显然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境地,这个时候将军就不为自己今后的前途着想一下吗?”田令孜一副苦口婆心似地替朱璃着想道。

朱璃闻言,双眸微眯,心道:以后,以后你会横死,唐廷也会在十余年后被你们这帮蛀虫给祸害得灭亡掉,我可是一直都在为以后努力着的,只不过这些,你田令孜是不可能知道的罢了。

不过这些他却不能跟田令孜直说,于是转口拱手道:“田大家似乎要提点朱某,不知田大家以为朱璃应该如何做,才会更有前途呢?”

“嘿嘿,咱家对朱将军提不上什么指点,朱将军也是少年英雄,咱家一直钦佩不已,可怜咱家年老力衰,后继无人,不知将军是否愿意认下咱家为义父呢?”田令孜一见朱璃放下身段向其请教,马上错以为朱璃已经妥协服软了,就十分自信地开口道。

不过田令孜身为当朝最大的权宦之一,收下假子的也有不少,能让他亲自开口招收为假子的,现在无一不是地方大员,或是宫中权贵,也从来没有人拒绝过。

毕竟这个时代,权宦已经形成世家,就说田令孜自己吧,他本姓陈,就因为入宫后认了一位已故老太监做义父,才混到如今的地位。

像他这样的人还有不少,比如新鲜出炉的天下兵马都监杨复光,他是权宦内常侍杨玄价的假子;枢密使杨复恭,是杨复光的从兄,他是前枢密使杨玄翼的假子,等等,这样的事情,在唐廷几乎司空见惯、犹如后世的

潜规则一样,让人习以为常了。

若是被权宦看重,并想从权宦那里借力高升,认个干爹、义父什么的,就是第一道门槛,田令孜以为朱璃服软,就顺理成章地让朱璃【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认他做义父,他并不认为这样做,对于一个灵魂来自后世、而且出身草根、还有点愤青情怀的朱璃来说意味着什么。

以田令孜在后世的骂名,朱璃岂能甘心认他做义父,若是那样无异于同样遗臭万年,简直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田令孜的提议,非但没有让朱璃振奋,反而让他心中骤然升腾起一股怒火,凭什么,他一个不男不女的残废,想做自己父亲,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何谓义父?

古语有云,生父的结义兄弟可为义父;可朱璃的理解中,以父之名,代天履义,行父责、履父职,方为义父。

他田令孜何德何能,对于自己一没养育之恩、二没教导之义、三没以身作则、为家国、为社会做出贡献,没有给自己起到标杆式的导向,何以成为他朱璃的义父?

除了一些攀附高枝、追逐名利的无耻之徒,甘心成为他田令孜的假子以外,但凡有点良知、知晓大义、辨别非的人,都不会认这种人做义父。

此人上欺天子、下压庙堂、培植党羽、铲除异己、一心追逐名利,害国害民,妄想成为朱璃义父,他一个太监理解义父的真义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朱璃努力压制住自己濒临爆发的怒气,拱手生硬地回道:“谢谢田大家厚爱,朱某双亲健在,大人们春秋正盛,尚未有给人做假子的打算?!?/p>

一言即出,满殿寂然,随侍田令孜的一众小太监都骇然地望向朱璃,在他们的认知中,还从没有人,如此直接了当地拒绝过田令孜。

更何况,朱璃口气中的那股愤懑、羞怒的语气,就是聋子都能听得出来,他对田令孜这个提议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怒气勃发。

这种情况,让田令孜惊愕不已,哑口无言,他那张原本白皙的脸上,瞬间笼罩上了一层阴云,不可置信地突然转过头看向朱璃,他不敢相信,这个没有出身、没有背景、甚至没有根基的乡野小子,竟然敢当面拒绝自己的“好意”,简直不识抬举。

朱璃一脸肃然,面不改色地看向田令孜的眼睛,若不是杀了此人,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骚乱,这田令孜在朱璃的认知中,大可一刀杀了了事,不,一刀杀了这种人渣太便宜他了,就应该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方可为无数黎民消怨,为浩浩大唐锄奸。

“哼,嗬,嗬嗬嗬......,将军想清楚了,你确认这么做吗、你知道自己拒绝了什么吗,你这一拒绝,可就注定与泼天的富贵、旷世奇功彻底无缘了,你就不再认真考虑一下?”田令孜咬牙切齿地看着朱璃,嘶哑着嗓音道。

看着面前这张比屁股还要白皙的老脸,朱璃肃然淡漠地盯着对方,不卑不亢地开口道:“朱某原本就是一介布衣,

不求闻达于庙堂,不求富贵于琼楼高阁,所思所想皆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一家人过得好一点?!?/p>

“然而就是这点追求,苍天都不愿意给予,地方之上,贪官横行;庙堂之中,奸佞当道;致使天下疲敝、兵祸四起;邀天之幸,朱某机缘巧合之下得庇于双亲、恩遇于师长,练就一身驰骋沙场的本领,一心只想为天下百姓做点实事,求个安稳,至于什么泼天富贵、旷世奇功,朱某从未想过,大家的一番心意,还是留给别人吧,请恕朱某无福消受?!敝炝低?,拱手一礼,转身就走,甚至连圣旨他都没有心情去接受了,他现在连一分一秒都不想看到对方,面对田令孜那张阴险的小人嘴脸,他都想立刻一刀宰了对方。

“好,好,好得很好,嘎嘎嘎,朱璃,希望你不要后悔,不识抬举的东西?!碧锪钭沃沼诒⒘?,看着朱璃走向太极殿大门的背影,阴毒地尖叫道。

朱璃闻言,骤然转过头来,怒视着田令孜,那焚化一切的怒火,仿佛就要喷薄而出,要将田令孜这阉货瞬间烧成尘灰一样。

如此毫无掩饰的怒意、杀意,骇得田令孜脑袋一缩,浑身冷汗直流。

朱璃虽然为官不久,可自从走上这条道路,大半时间,他都在军营、沙场中度过的,那一身血腥的煞气,即便不刻意释放,都能让普通人浑身不自在,更何况是现在,他对田令孜已然生出了一丝杀意了呢。

朱璃头也不回的走出皇宫,也宣告了田令孜招揽他的图谋失败。

正在朱璃、田令孜在皇宫闹得不欢而散的时候,新任太子太傅、夏国公李思恭,他在长安城中强行霸占的一座府邸门前,来了一个浑身带伤的党项人。

戍守在府邸门前的党项牙兵,立刻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留守在宥州的李仁,他是李思恭的亲儿子,二人不敢怠慢立刻上前扶住李仁,焦急道:“仁郎君,你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p>

李仁形象确实凄惨,衣衫褴褛不说,还浑身是血,他神情惶恐,面带焦急之色,见到党项族的牙兵,眼神振奋,似有如释重负的解脱之光闪过,仿佛看到了什么希望,一把拉住那名牙兵的衣领,嘶哑着嗓音道:“快,快去,快去通知阿郎,就说,就说朔州朱璃麾下高肃,已经攻破宥州,彻底占领了河套,现在,现在夏、绥、银、宥、盐、灵等六州之地,已经,已经尽皆落入高肃之手,快......”

李仁似乎有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一头栽在那名牙兵的怀中,就此昏了过去。

骤闻这个对于党项人来说,不异于天塌一般的消息,两名牙兵险些也一并晕了过去,要知道宥州可是党项人的大本营,他们的妻女、亲人全部都生活在那里,如今宥州告破,他们亲人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岂不是变成一群待宰的羔羊一般,只能任人宰割了,一想到这一点,就由不得他们不害怕。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