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法国卡昂治安:第四五六章 缘由

热门推荐:剑徒之路人皇纪透视医圣三界红包群不灭龙帝至尊重生遮天诡秘之主天下第九逆天邪神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山海盟左使?”

“三大凶将?”一听朱洽提到了山海盟,众人无不悚然动容。

身为一方藩镇大阀,站在这样的高度,多多少少都会听说过“山海盟”这个名字;流传最广的一句话,那就是“横流乱乾坤、山海定天下?!?/p>

在华夏的天空下,在浩荡的神州大地之上,故老相传着两大组织,其一就是山海盟,这其二,就是横流阁。

传闻,每当一个王朝,发展到贪官横行、天怒人怨之际,横流阁就会有人悄然入世,啸聚天下义士、共举大事,推翻腐朽的王朝。

介时,天下动荡、兵连祸灾。

而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组织山海盟,就会怀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插手纷争;从群豪之中,择一“众望所归”之人,收拾山川、靖平四海。

从故老相传的流言中,不难看出,横流阁,一直都是乱天下的祸根;而山海盟,则是定天下的功臣。

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反正,升斗小民,是看不到历史的真相了。

朱璃四周,藩镇大员动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历来作为定天下的功臣,山海盟果真出现了,而且,还站到了他们这些人的对立面上,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吃惊呢。

一则,传说中的两大组织,竟然真的存在。

二则,他们这些人,竟然站到了山海盟的对立面上,难道他们都是被人利用的倒霉蛋吗?

很显然,他们对于横流阁的印象,绝对不怎么好。

就在其他人,因为听到山海盟的原因,而惊魂未定之际,尉迟槿这位新任的幽州总管,则是一脸肃然地向着朱洽,拱手一礼,恭敬道:“前辈,莫非前辈说梁伯,以及三凶将,有什么让人忌惮的地方吗?”

“为何前辈一提道这几个人,面色就凝重了许多呢?”

经尉迟槿这么一问,朱洽的面色,仍然没有轻松分毫,依旧沉凝地应道:“不知娘子,有没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山海能睥睨、皆因有梁帝’?!?/p>

“这句话中的‘梁帝’,并非指代一人,而是两个人,梁就是指山海盟中的左使梁伯;而帝,则是指山海盟中的另外一位高人,权右帝殷?!?/p>

“山海盟,自盟主以下,就属伯、右二人,权柄最重?!?/p>

“伯、右之下,就是四大元老,李法主就是四大元老之一;对了,历镇燕山的刘海蟾,也是山海盟的人,同样位居四大元老之一?!?/p>

“不过,李法主乃是梁伯的座下长老,而刘海蟾,却是帝殷的座下长老?!?/p>

“梁伯主掌山鹰,帝殷主掌海鹫,山鹰、海鹫,各司其职,互不干涉;除了盟主,梁、帝二人,分别是他们一派中的至高掌控者?!?/p>

“如今,我们对上梁伯,不亚于就对上山海盟的半壁江山,这才是老道忧虑的原因?!?/p>

“山鹰、海鹫,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吗?”听到这里,李天府不免有些疑惑,拱手向着朱洽请教道。

“为什么李法主这位元老,可以插手中原纷争;而燕山的刘师叔,却一直遁世隐居呢?”

朱洽闻言,扭头望向了李天府,突然出言道:“老道曾跟你前往龙鹄山,进入过龙鹄宮,当你毫无阻碍地坐上龙鹄宮大宫主的宝座时,那个时候,老道就猜测,你应该是莫凌天的弟子,对吗?”

“晚辈正是,前辈认识家师?”朱洽突然提到了莫凌天,倒是让李天府一愣。

一见李天府坦承不讳,朱洽又是一声长叹,慨然道:“何止是认识,你师傅莫凌天,可是老道的老对手喽?!?/p>

“老对手?”一听朱洽这么一说,倒是让李天府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心中大骂晦气,拉关系没拉成,倒是牵出了师傅的宿敌来,这不是晦气是什么?更何况,他还将老道带进了龙鹄山。

不过说起来,这位老道士,也忒阴险了,一路上不闻不问,就让李天府带着对方,逛遍了整个龙鹄山的所有地方。

现在才突然爆出,这老家伙竟然是他师尊的老对手,这不是坑人吗?

一想到这里,李天府脸色发青,舌口发干、发苦,任谁被对方瞒得这么辛苦,应该也不好受吧。

一见对方的表情,朱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为了不让李天府自己吓自己,他就立刻开口道:

“你师傅莫凌天,同样也是山海盟的四大元老之一,隶属梁伯麾下,又怎么可能不是老夫的对手呢?”

“老道身为横

流阁当代阁主,能做老夫的对手,可见,你师傅莫老鬼,也绝非泛泛之辈;怎么,老道一直没有见过莫老鬼露面,他对你们几个小辈,就这么放心?”

“若是莫凌天在此,若是他和你们几个一样,都站到朱璃这一边来,梁伯的大阵,说不定就不攻自破喽?!?/p>

“据老道所知,你师傅莫凌天,在山海盟中的资格,比李法主要硬得多,梁伯对莫老鬼的信重,李法主恐怕,拍马也追之不及吧?!?/p>

听了朱洽这番话,李天府的脑海中,“轰”的一声闷响,炸得他整个人,瞬间就七荤八素了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师父莫凌天,竟然是山海盟的人;按照朱洽的说法,他的师尊,还是梁伯的麾下,和李法主应该分属同一阵营。

可是,李法主为什么又要加害他的师父呢?

不,李天府瞬间明悟了什么,若是从如今的局势来看,李法主加害莫凌天的意图,就十分明了了。

若是莫凌天还在,梁伯会听任李法主摆布吗?

自然不会,毕竟,莫凌天更得梁伯信重。

莫凌天不死,梁伯断然不会任由李法主牵着的鼻子走;李法主加害莫凌天,自然是为了加重他自己,在梁伯心目中的分量。

以便在关键时刻,他李法主就能左右梁伯,甚至借用梁伯的势力。

从今天的对峙来看,梁伯竟然为了李法主,亲自来到了长安;可见,李法主暗害莫凌天这一招,走得十分精妙。

一瞬间的时间,以李天府的智慧,就想到了很多。

可是朱洽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兀自解释道:“至于山鹰、海鹫有什么不同,那就说来话长了?!?/p>

“山海盟内部,分成两派,当初的创始人认为,危害我华夏和平发展的因素,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神州内部的原因,一是神州外部的原因?!?/p>

“山鹰、海鹫,自此,就应运而生了?!?/p>

“山鹰的掌控者左使,历任皆名梁伯;海鹫的执掌者权右,历任也皆名帝殷?!?/p>

“左使掌控山鹰,监察九州,拨乱反正;权右执掌海鹫,威震四夷、巡风海外,刺杀强蛮、遏制九戎?!?/p>

“所以,大家才会看到李法主,可以肆无忌惮地插手朝政、出阁拜将;而刘海蟾同样是山海盟的四大元老之一,却只能遁世燕山,遏制戎狄......”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李天府突然双目猩红,森然地打断了他的话道:“道长,你说晚辈师尊,乃是山海盟之人?!?/p>

“那么,在山海盟中,若是谋杀同僚,这个人会不会遭受惩罚呢?”

“什么意思?”朱洽闻言,脸色瞬变,惊疑不定地看向李天府。

只见李天府,突然伸手指向场中的李法主,面目一片狰狞,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嚼其骨般的咬牙切齿道:“家师莫凌天,就是被李法主害死的?!?/p>

“李贼不但害了家师,还伪装成家师的模样,蛊惑晚辈师兄妹,助其为虐;当初,三师妹就是被其蛊惑,才潜入北疆,造成了朔州偏头镇的惨案?!?/p>

“四师弟盖松涛,也是在李贼身份被揭穿之际,狠下辣手,被其打入山崖的;这老贼,谋杀同僚,阴害族民,这样的人在山海盟中,也配位居四大元老之一吗?”

朱洽闻言,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立刻追问道:“你是说,莫老鬼死了,还是被李法主害死的?!?/p>

“而且,朔州偏头镇的惨案、数万百姓的惨死,都是李法主一手造成的?”

“不错,这老贼,绝对是主谋;三师妹手中,原本还留有这老贼留下的木叶令,不过,现在那枚令牌,应该在河朔武悼将军的手中?!?/p>

“??!”一见李天府肯定,朱洽老道怒极之下,突然就尖叫一声,声破云霄、凄厉尖锐,刺得众人的耳膜一阵刺疼。

只听壮若死了亲人一般的朱洽,怒发冲冠地发狂道:“气煞我也,李法主狗贼,老道今日,要和你拼了!”

这声尖叫,不但骇得朱璃等人浑身一颤,连冷眼望向这里的李法主三人,也是一阵悚然。

朱洽老道,虽然在世俗之中,籍籍无名;可是,他在修界、甚至是游侠界,都是巨擘级的人物,类似今天这般失态的情况,可绝不常见。

而在大阵之中,一名眼窝深陷、鹰鼻朱唇、形若生撕了生人、嘴角血迹未干般的老者,也被这声尖叫惊动了,只见他缓缓地抬起头来,望向了朱洽站立的位置,喃喃低语道:“朱

洽,哼哼,小李子说的那个朱璃,果然是对方扶植的人;看来,老夫这趟长安之行,果然没有来错啊?!?/p>

同一时间,军阵之中,处于不同方向的,还有三名浑身阴冷、一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阴冥鬼将似的【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汉子,听到朱洽的声音,眼神也变得更加阴冷了。

隐隐有着一股嗜血狂暴的杀意,弥漫而出,阴冷地侵袭着这方天地四周。

就在朱洽尖叫之后,不等对方愤然冲出,朱璃就突然一晃身,拦在了对方的身前,淡然地道:“前辈,前辈既然知道这是死阵,有进无出,为何还要如此鲁莽呢?”

“前辈这一去,不正是中了李法主的诡计了吗?”

“白白地送了性命不说,于眼下的局势来看,一点帮助也没有,这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就是、就是,老道......,呃,不,这位前辈,我家将军说的没错,连我周然都能看出,若是前辈贸然冲过去,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p>

“难道以前辈的英明,还看不出来,那姓李的有多奸猾吗?”一直陪在自家媳妇身边,你侬我侬的周然,也被朱洽的这声尖叫,给吓得春意尽消,连忙走了过来,一本正经地插言道。

“呃,前辈,其实你说,这阵不能破,老周......,呃,不,我小周,是不信的?!?/p>

“只要是军阵,就是由人组成的,破不了他的阵,难道我们还能对付不了他的人吗?”

不得不说,周然的突然出言,无形中,就给所有人,打开了一条新思路;也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

周然这家伙,这次北上长安,压根就没将心思放在春搜上,光顾着和自家媳妇培养感情、研究造人了。

突然出言,完全是站在局外的角度说的,不想,竟然说到了点子上了。

“这位周兄弟,果然高明,我等太过拘泥于破阵了,竟然连这一遭都没想到?!敝苋坏纳舴铰?,朱全忠麾下的大将王彦章,就一脸钦佩地看向这位小眼睛的将军,由衷地佩服道。

“不错,周兄之言,可谓神来之言,一言即出,我等立刻茅塞顿开?!背傻戮蠼?,也佩服地附和道。

......

无意之言,竟然得到众人如此钦佩,周然的尾巴,瞬间就翘了起来。

只见他立刻昂起头、挺起胸来,一派有为高士的做派,向着众人摆摆手,一点不客气地道:“咳咳,不是老周我太聪明,而是诸位也愚鲁了;英明神武,如我老周这样的人物,从来都是千年一遇、万年难觅的?!?/p>

“老周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呃,那位兄弟,你想说啥,没关系,捡好听的,来上一段,我老周一定笑纳;哎呦,别、别、别,媳妇儿,你轻点......”

还未等他说完,站在他身旁的鱼翠微,就看不下去了,毫不客气地就伸出玉手,揪起了他的耳朵,把他牵了下去了,免得这家伙,丢了姚州几位的脸。

不得不说,这家伙,同文兰和阳光那两个小妮子一样,都是福将。

关键时候,出言总能让人耳目一新;?;笨?,也总能稀里糊涂地化险为夷,不得不让人羡慕和赞叹。

周然虽给出了另一个思路,可朱洽的脸色并没有轻松多少,他也知道刚刚自己失态了,经朱璃这么一拦,他就恢复了心智,沉声道:“这位小朋友,言之有理?!?/p>

“若是破阵,在限制兵力、水火不用的情况下,我们的确破不了,梁伯的死阵;可是对付人,我们还是能想想办法的?!?/p>

“若是老道猜得不错的话,位于大阵中枢之人,必然是梁伯本人;此人修为奇高,当然境巅峰的修为,即便是老道在其手下,也只能沦为被动挨打的货色?!?/p>

“梁伯麾下,三大凶将,来喜、赢发、和李奴儿三人,尽皆都是释然境巅峰的高手;此三人,必然就率部拱卫在四周,不杀三人,死阵难破?!?/p>

一听道主持大阵的四大高手,竟然都是如此奇高的修为境界,朱璃身边的一众藩镇,脸色显得更加难看了。

大家都是武人,虽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但绝不妨碍他们,了解这些境界。

一听对方,最差的都是释然巅峰的武道修为,众人的小心肝,又止不住地跳了起来,脸色一片铁青。

可就在这个时候,朱璃突然开口道:“前辈,我想你误解了周然兄弟的意思了,他说的对付人,朱某认为,是对付那些府卫,而不是统帅他们的大将!”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一剑朝天万里苍穹万里剑九星霸体诀(番外)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宠宠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