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家具测评:第四三六章 竟猎之胁之以柄、间之以名

热门推荐:神医凰后天下第九至尊重生诡秘之主不灭龙帝绝世药神剑徒之路逆天邪神三界红包群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李法主想要合纵诸藩,势压岳鹏举等人;可在场的诸藩大将,也都不是傻子。

火女和玉女,虽然名动江湖、身手了得,可她们毕竟不是领军大将,只能算是辅佐之人,自然没有决定权。

李茂贞猎队的领军将军,正是石虎,也只有他才有权决定,是否答应李法主提议的联合。

可是,前世的石虎,就是以狭隘残暴、诡诈狠辣著称一世;今生的他,依然不改前世之风,又岂能只凭李法主三言两语,就任其调遣呢?

再说了,李茂贞的地盘,位于京畿道、和陇右道之间;势力范围,同王重盈、和张淮深相接。

从战略纵深来看,王重盈和张淮深二人,才是李茂贞的头号大敌。

列位众人都知道,在地方藩镇中,寿王最得力的支持者,就是朱璃;一旦石虎同意联手李法主,主动出击寿王的支持者,必然就要得罪朱璃这位强藩。

一旦李茂贞结仇朱璃,朱璃若是倾力支持王重盈和张淮深,李茂贞必然腹背受敌;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李茂贞,才刚刚在凤翔站稳脚跟,势力并没有后世记载的那么大。

作为李茂贞信重的人,石虎又岂敢不经主君同意,就贸然结仇河朔呢。

一见李法主极力蛊惑火、玉二女,豹头钢髭的石虎,就立刻一脸不善地望了过去,毫不客气【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地警告道:“姓李的,你斗你们的,可千万不要扯什么吉王支持者、亦或是寿王支持者的?!?/p>

“石某奉命,只需在竟猎之中,力争上游即刻,可不敢贸然开罪河朔的朋友?!?/p>

“你如此蛊惑石某的副将,莫不是,想让我们给你当打手吗;哼,奉劝你一句,少动点歪脑筋,否则,就别怪石某不客气了?!?/p>

石虎声色俱厉,一点都没给李法主留面子,话里话外,还夹枪带棒,暗讽这老货,不安好心。

就连李法主本人听到这些话,也不免眼角抽搐,暗恨不已,就别说李狂霸和沈光二人了。

李法主面厚心黑,表面上还能做到沉凝如水;可追随他的李狂霸和沈光,自然就没有他那般的城府了,只见沈光闻言,立刻就冲着石虎怒道:“庶子,不堪与谋倒也罢了,竟然还敢如此放肆?!?/p>

“李将军之言,难道有错吗?”

“我等既然是吉王的支持者,自然要同舟共济,一并对付寿王的支持者?!?/p>

“只有击溃了对方,才能力保吉王殿下,先胜一??;这么明显的道理,你身为一方大将,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不得不说,沈光说的十分有道理。

可这个世上,有道理的事情多的是,但能站在道理一边,去做事的人,却不见得有多少。

最常见的现象,莫过于故老相传的“帮亲不帮理”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藩镇啸聚,各站一边,一是被形势所迫;再者,也是奔着利益而来的。

就拿李茂贞来说吧,他这个节度使,得来本就不光彩。

时逢李儇临幸凤翔,恰有朱玫、张淮深来攻;李茂贞击溃了张淮深,逼走了朱玫,携大势以迫李儇这个昏君,才得以坐上凤翔节度使的位子。

说句不好听的话,他就是趁火打劫,才得以上位的人,自然惹人厌烦;这样一来,不但朝臣不喜欢他,就连内宦,也不怎么甩他。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李茂贞,就在朝中毫无根基。

他选择支持吉王李保,其实就是打算缓和一下、同内宦之间的关系;至于到底是不是真心支持吉王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从石虎的态度来看,李茂贞作为李保的支持者,显然是别有用心。

遭受石虎的讽刺,李法主一脸沉凝,只见他双眸虚眯,一道冷光,瞬间就掠过了石虎的面容,就听他漠然地道:“若是李某猜得不错的话,这位就是石将军吧?!?/p>

“是有如何?”对于李法主这种阴柔、诡诈之辈,石虎显然没多少好感,虽然他自己也是。

“哼”一见对方直认不讳,李法主暗哼一声,继续道:“若是我没看错的话,石将军应该不是汉人吧?”

一言未尽,不等石虎开口否认,李法主又立刻接着道:“昔日,南诏有位将军,名叫段酋迁,其人英烈,不幸战死沙??;结果,却有人知情不报,买通了当权者,冒名顶替了那位段酋迁......”

话说到这里,李法主故意停顿了一下,瞅了瞅石虎的面色;果然,一听自己的老底,就要被揭穿了,石虎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他冒充段酋迁,在南诏招摇撞骗的事情,自从来到了中原,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才对,这个姓李的,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惶然之际,石虎还惊疑莫名?

这个事情,可非同小可;要知道,现在的南诏,早已成了大唐的领土了。

他的劣迹,一旦被人知道了,不但他苦心经营的名声要完;搞不好,还要被人打上南诏

余孽的烙印,被人一撸到底,他又岂能不怕。

因此,不等李法主说完,就见石虎的态度,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就听他干笑一声,朗然道:“啊,哈哈,原来是李将军啊?!?/p>

“你看这事情闹的,李将军高瞻远瞩,顾全大局,实乃我辈楷模;是在下有眼无珠,一时被猪油蒙了心,没有体会到将军的良苦用心,实在是罪过、罪过?!?/p>

“我等既然是吉王的支持者,自然要携手并进,一致对付寿王的支持者才对,此举功在社稷、利在千秋,大丈夫岂能因小失大?!?/p>

“我石虎宣布,在这次竟猎之中,李将军率领的江右队,就是我凤翔队的盟友了?!币坏┣3兜搅俗约旱纳?,石虎瞬间就将李茂贞一脚踹开,大义凛然地向众人宣布道。

这画风未免转得太快了吧?

观望的其他藩镇大将,立刻惊诧莫名。

刚刚他们还见到这位李茂贞麾下的头号大将,夹枪带棒的讽刺李法主来着,可就一句话的功夫,这位名叫石虎的大将,就立刻改了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位石虎将军,同那位南诏的段酋迁,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这一点,列位众人,自然想不透;可若是朱璃,和文兰、阳光等人在这里,就能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位石虎,显然就是在南诏,冒充段酋迁的那个人。

当初,邪龙城中,段酋迁府邸,此人被朱璃一刀劈退,却并未死去,辗转逃窜,他又投到了李茂贞的麾下了。

现在,他的底细被李法主看透了,这种受制于人的境况下,石虎当然要摇尾乞怜喽。

一见对方识相,突然改了口,李法主就轻蔑地看了对方一眼,不咸不淡地问道:“这么说,石虎将军,是同意携手一起,共抗寿王一方喽?!?/p>

“自然同意,义不容辞啊?!毕衷诘氖?,虽然恨不得一拳轰在李法主的脸上,可是表面上,却依旧将胸脯拍得“邦邦......”响,连声应是。

“我等既然是吉王的支持者,合力对付寿王的支持者,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大丈夫岂能不顾全大局?!笔⑺档拇笠辶萑?,就好像他本来就是一个大义凛然之辈似的。

一见石虎屈服,李法主暗自冷笑一声,立刻就向着其他人道:“现在我江右一方,和凤翔一方,愿意携手并举,共击河朔;不知诸位将军,尤其是支持吉王殿下的将军,你们意下如何呢?”

面对着李法主的询问,其他藩镇大将,依旧处于惊疑不定之中;刚刚他们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变脸比变天还快的戏码,由不得他们不疑虑重重。

看到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李法主不由得望向了一位身材瘦小的大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河东大将李存孝。

李存孝虽然为人倨傲,但不代表他傻,李克用之所以选择支持吉王,自然是与他的私仇有关;这与要不要同其他人联手,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历史上,李克用的头号大敌就是朱温,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朱全忠。

虽然在这个时空中,李克用的大敌,多了一个人,这多出来的人,自然就是朱璃;可依然改变不了,李克用对朱全忠杀之而后快的决心。

而作为李克用的大敌,无论是朱璃,还是朱温,二人私下里的动向,李克用麾下的飞鸦死士,不可能不全力侦查。

据飞鸦死士调查,朱全忠竟然和当朝宰辅崔胤,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李克用又岂能不从中作梗,做出针对呢。

无论怎么说,崔胤隶属朝臣,在大局上,对方是站在杨思恭那边的,而杨思恭,就是寿王李杰,在朝中最得力的支持者。

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吗,“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不管这句话对不对,反正李克用是信了,他果断地站到了朱全忠的对面,力挺吉王李保上位,这就是他对朱全忠的打击。

而身为李克用,最信任的大将,李存孝不可能不知道义父的针对目标;若是在这个时候,加入李法主的阵营,一起对付起寿王的支持者。

这样一来,固然可以借助群豪的力量,来对付朱全忠;当然,也会平白无故地,给李克用竖立出不少大敌。

其中最让人头疼的,自然就是王处存、王镕、以及朱瑄等人了。

河东现在,北有朱璃,横亘如山,雄踞河朔,难以撼动;按照他们的战略,自然要先下河北,再图幽、朔。

而盘踞在河北的藩镇,就有四个,就是乐彦祯、王镕、王处存、朱瑄方;若是李存孝现在加入了李法主的联盟,一下子就将王处存、王镕、朱瑄全都得罪了。

李克用会怕这三人吗?

当然不会,可是一下子得罪了这三个人,就会平白无辜地增加了踏平河北的难度;这是河东一方,万万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作为李克用最欣赏

、最信任的大将,李存孝自然不肯贸然答应李法主的合纵之议。

可是,他不想加入,李法主会罢休吗?

显然不会,只见李法主逡巡的目光,突然就停在了他的身上,拱手道:“这位想必就是河东第一猛将,李存孝,李将军吧?!?/p>

李存孝闻言,不置可否,甚至都没有吭声,只是疑惑地瞥了他一眼。

既然找到了目标,李法主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对于李存孝的傲慢,他当然不会放在心上,继续道:“人人都说河朔朱璃,乃是天下第一将;可依李某来看,天下第一大将,非存孝将军莫属才对??!”

“哼,朱璃那天下第一将的名头,不过浪得虚名罢了?!?/p>

“那些声言朱璃是天下第一将的人,他们难道忘了吗,昔日渭水桥头,存孝将军,纵马飞挝,打得朱璃落水而逃,险死还生?!?/p>

“以朱璃如今的名头,都不是将军的对手,将军不是天下第一,朱璃又有什么资格称第一呢?”

不得不说李法主实在阴损,这天下第一将的名头,朱璃压根就没想过,他又何时妄称天下第一了呢?

平白无故,就给朱璃带了个天下第一将的名头,显然是要以此来烘托,李存孝的高大。

人人都有软肋,李存孝自然也有;他的软肋,显然就是经不起别人赞誉,别人一夸他,他就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了起来。

李法主这么一通马匹拍过去,简直就像干柴碰烈火,一沾就着,瞬间挠到了李存孝的痒处,让他全身十万八千根毛孔,全都舒服得直冒爽气。

只见这位类似大马猴似的的河东第一大将,猛地就仰起头颅,用鼻孔对着李法主,傲娇地道:“哼,朱璃是个什么东西,当初若不是他摔入水中,当世就再也没有河朔一说了?!?/p>

一言即出,傲气凌天。

这就是个目无余子的人物啊,现在又被李法主这么一怂,自然就傲到了没边了。

放眼天下,敢说“朱璃是个什么东西”的人,恐怕还真没有几个吧。

论武艺,朱璃早已步入天玄;论势力,天下第一强藩的头子,谁敢这么说?

也只有李存孝、李狂霸这种,老天最大、我老二的脾性,才敢如此狂言吧。

他这句话不说不要紧,一说出来,立刻就让河朔一方的无数人,愤怒了起来。

弈江南更是怒发冲冠,脸色青紫,冷然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癞蛤蟆打哈欠,你也不怕吹跑了自己,狗屎一样的东西,竟然敢对我家将军无礼,你也配?”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那德性,也敢侮辱我家将军?!币幻砦劳蹴?,立刻附和。

“混账东西,你就不怕,我家将军一矛下去,把你砸出屎来?!比呵樾谟?,河朔鬼卫全都怒了,瞬间就有人破口大骂了起来。

......

面对着河朔众人,那污言秽语般的辱骂,李存孝气得头脸发青,只见他猛地抓紧手中的毕燕挝,一副立刻就要冲杀过去的模样。

可是,不等他啸冲而出,立刻就有几道凌厉的目光,电射而来。

目光森冷,一如刽子手望向死囚的眼神,满满的都是不含一丝暖意的漠然,只要他敢冲过去,必然就会遭受到,目光主人的致命一击。

伴随着目光,还要数道凌厉的气机,死死地锁住了他。

身为天玄境的高手,李存孝对这种气机,并不陌生,其中最弱的一道气机,修为都和他相仿,他又岂敢轻举妄动。

这几道气机的主人,自然就是龙且、季布、李天府、折嗣伦、岳鹏举、弈江南六人,六大天玄,同时锁定一人,即便以李存孝的狂傲,也不禁心旌摇曳、震颤不已。

什么时候,天玄高手都变得这么不值钱了,一出现就是六个,这还要不要人活啊。

想他河东,即便算上两个新投之人,才四个而已,对方竟然一下冒出六个,他又岂能不惊。

冲出去,就是以一敌六,必死无疑。

不冲出去,教训一下,那些骂他的混蛋,他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再说了,现在是当着众人的面,他刚才又把话说得那么满,若是不有所表示的话,颜面自然就会大损。

脸面,尤其是他这种自傲之人的脸面,可实在丢不起。

愤懑之下,李存孝冷冷地注视这岳鹏举、弈江南等六人,咬牙切齿地向着李法主道:“李将军,是不是李某一旦入盟,就可以伙同大家一起,出击对面那帮人了?”

“当然如此,他们都是寿王的支持者,我们这些支持吉王的人,一旦联合起来,自然就要对付他们?!币患畲嫘⒄饷次?,李法主心下一喜,立刻忙不迭地回应道。

李法主的声音未落,就听李存孝一脸阴狠地道:“好,我加入李将军的同盟,我要让那帮狗屎知道,我李存孝可不是任人轻侮的孬种!”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一剑朝天万里苍穹万里剑九星霸体诀(番外)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宠宠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