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与图卢兹近比赛情况:第四三三章 竟猎之针锋相对

热门推荐:诡秘之主至尊重生绝世药神不灭龙帝天下第九逆天邪神遮天剑徒之路人皇纪透视医圣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暮春时节,大地芬芳,北疆自然也不例外。

自朱璃南下后,二郭以及杨再兴,再一次肩负起镇守朔州的重任了。

郭奇佐府邸,后花园中。

园中有亭,亭中有石桌,上有酒菜,三人围桌小酌,脸色全都十分沉凝,一点都没有欣赏春景的意思。

看来,他们是谈到了什么,严肃的话题了。

“崇韬,人员都调派好了吗?”郭奇佐双目炯然,灼灼地望向左侧的郭崇韬道。

“奇佐兄放心,东北方向,高思祥将军,早就踏平了木叶山;张归霸将军,也荡平了祖州?!惫玷何叛?,立刻应道。

“现如今,归霸将军陈兵太皇山以北,对峙黑水;思祥将军,会同知俊将军,对峙渤海?!?/p>

“东北一线,有三位将军镇守,两、三年内,??人保证翻不起什么大风浪?!?/p>

望着对方一副笃定的神色,郭奇佐神色稍缓,继而又望向右侧的杨再兴,开口道:“那西北方向呢?”

“回禀先生,我已通知张敬达将军,让他坚守高阙;另外,听从先生的吩咐,宋瑶将军,也早已退守偏头关了?!毖钤傩艘患孀敉?,同样毫不迟疑地回应道,“至于高肃、和契?璋两位将军,现在恐怕,已经抵达朔方了吧?!?/p>

“好,好,太好了,这样一来,无论是谁先出局,我们都能够占据主动了?!碧旯玷汉脱钤傩说幕刭?,郭奇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兴奋地道。

望着郭奇佐一脸兴奋的神情,无论是郭崇韬,还是杨再兴,全都十分不解。

郭崇韬毕竟和郭奇佐感情比较好,立刻就开口问道:“奇佐兄,你先是传令吕奉先、赵子龙、霍青三位将军,让他们整肃三军,备战河东?!?/p>

“继而,你又重新部署了一遍北线的防御,莫非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是不是朝廷举办的这次春搜,会有大的变故呢?”

朱璃走后,对于郭奇佐的举措,不但杨再兴看不明白,就连郭崇韬也不慎理解,因此,郭崇韬这才有此一问。

郭奇佐环顾了二人一眼,双眸眯起,肃然道:“春搜,哼,不过朝廷给天下藩镇,挖的一个大坑罢了?!?/p>

“大坑?”郭崇韬闻言,双眸眯起,立刻就陷入了沉思。

“朝廷给天下藩镇挖坑,那会不会坑到我们将军啊?!毖钤傩说故侵苯?,在他心里,朝廷要坑谁,跟他没关系,但决不能坑朱璃,不然他就急。

二人的反应,郭奇佐尽皆看在眼中,对于他们的表现,十分满意,继而,他就望向杨再兴道:“杨将军赤胆忠心,实乃将军之福?!?/p>

“不过,将军是杨将军的主君,也是郭某人的主君,他们若想坑害郭某的主君,就要拍拍自己的胸脯想一想,他们是否有这么大的胃口了?!?/p>

“将军南下,不但带上了三千牙骑,还将高远将军、以及三千陷阵虎卫,全都带上了;这股力量,对方没有数万虎卫前来围杀,是绝对留不住将军的?”郭奇佐十分笃定。

很多人认为,朱璃能够混到今天,靠的是自身的强悍实力,以及无往不利的智计;若是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凭良心地说一句,朱璃绝不是位合格的上位者;整天东游西逛,将家中的一切,全都交托给了自己的麾下,若是换个人的话,处在这个时代,早就横死荒野了。

而朱璃能够走到今天,靠的就是交心,河朔从属,甚至小到一兵一卒,他们全都坚信,只有自家的将军,才能够带领着他们走向光明。

而朱璃,也十分坚信,只要兄弟们还在河朔,他的亲人、就永远都是安全的;虽然出过两次纰漏,并非兄弟们没用心,而是敌人太狡诈和凶残了。

这就是信任的力量,这就是上下一心的力量,当然,这也是铁板一块的力量。

一见郭奇佐说的那么肯定,杨再兴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显然对于这位智计无双的先生,无比信任。

安抚了杨再兴,郭奇佐又转向郭崇韬道:“有人布局,引天下藩镇齐聚长安,以竟猎的名义,挑拨藩镇之间相互残杀;不得不说,局是好局,可未免太不将天下人,当回事了?!?/p>

“先生的意思是?”郭奇佐说道这里,郭崇韬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不过,他仍旧有点不确定,只好开口求证。

这个时候的郭奇佐,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了,立刻坦然道:“藩镇们固然会相互残杀,但,那也不过是相互吞并而已;实力雄厚的藩镇,将越战越强,而那些想浑水摸鱼、沽名钓誉的弱藩,必然会被吞得渣都不剩一点?!?/p>

“啪”郭奇佐说到这里,就见郭崇韬的双眸突然一亮,接着他就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如此突兀的变故,看得杨再兴一脸懵然;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郭崇韬猛地站了起来,一脸激动地开口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p>

“春搜是假,朝廷意欲挑起藩镇之间相互残杀,才是真的;介时,只要所有藩镇,都斗得损兵折将、大伤元气之际,这个布局之人,就可以坐收渔利了?!?/p>

“可是,这位布局之人,也太小看天下人了;若是春搜之中,一旦有藩镇溃亡,他的属地,又岂能幸免于难呢?”

“布局之人,看重的是各方藩镇的首脑人物;他认为只要除掉这些首脑人物,其势力就会不攻自破?!?/p>

“可是,事实情况真的会这样吗?”

郭崇韬这样一说,就连杨再兴,也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开口打断对方,而是若有所思地思忖了起来。

若那位布局之人,真的像郭崇韬说的那样,他就真的太小看天下人了;就拿河朔来说,朱璃很少管事,说句不客气的话,河朔有朱璃,和没朱璃一样,照样可以运转自如。

更何况,两位先生苦心孤诣,布局之人,若想对朱璃形成威胁,可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见杨再兴这位不爱动脑子的人物,还没有想明白,郭崇韬就继续道:“布局之人,困住了将军又如何?”

“只要我们河朔周边的藩镇,有所异动,我们河朔照样会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恰当的应对?!?/p>

“就比如,若是李克用死在春搜之上,将军一定会飞讯而回,我们立刻就能出击河东,趁机占领河东全境?!?/p>

“吕奉先、赵子龙、霍青三人,陈兵十余万在南线,可不是摆设?!?/p>

“如此一来,即便南下的精兵强将,在春搜上厮杀得损失殆尽,那又如何,我们只要吞下李克用的地盘,整个河朔的实力,必然会更加壮大?!?/p>

“介时,只要将军平安返回,王天下的时代,必会到来?!惫玷和履锹曳?,竹筒倒豆子似的激奋道。

“不错?!惫玷赫饷此?,郭奇佐就知道,对方明白了自己的用意。

“吕奉先、赵子龙、霍青三员战将,陈兵不下十余万在南线,就是为李克用准备的,一旦对方有所不测,我们三将并出,立刻就能将沙陀人,彻底赶出河东?!?/p>

“河间南部,王?出镇夏州、孟绝海出镇宥州、曹狮雄出镇盐州、李重霸出镇绥州,一旦朱玫、王重盈溃灭;在王?的统率下,孟绝海、曹狮雄、李重霸三人,必能席卷关内?!?/p>

“如今,我在稳住北疆的同时,调高肃、契?璋赶赴朔方,一旦张淮深不测,整个甘州地区,甚至是甘州以西更加广袤的州郡,也将沉沦在高将军的铁蹄之下?!?/p>

“原来如此?!碧秸饫?,杨再兴这位悍将才明白,郭奇佐的一系列的动作,原来都是为了壮大河朔,以便席卷天下。

谋士,谋全局,考虑的自然是最大的利益,这些东西,杨再兴想不到,也不用去想。

他只是一员悍将,悍将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献出忠心,向自己的主君,献上全部的忠诚,一旦得到主君信可,他们就能顺风顺水地走完一生。

“两位先生大才,杨某拍马不及;只是,两位先生就这么肯定,将军他一定能平安归来吗?”杨再兴还是有点担心朱璃的安危,毕竟,朱璃带的人,确实太少了。

“无妨,武悼将军,以及荆铭、王冲两位统领,也已秘密南下长安去了;有他们接应,再加上将军的勇悍,平安归来,应该问题不大?!惫孀粲直鲆患敲土?。

原来,不知不觉中,针对朝廷这次春搜,河朔的大网,就已撒了出去。

昆明池,始建于西汉。

汉武帝时,长安西郊有上林苑,武帝引沣水建成昆明池,原本是一处训练水军的场所,后来却沦为泛舟游玩的地方了。

及至唐时,这处泛舟游玩的地方,就被改造成了猎场,方圆四十里地的范围,全都放养着珍禽异兽,以供皇家、以及贵族游猎。

湖畔的一处偏僻之地,岳鹏举、弈江南、龙伽三人,伙同七名精锐鬼卫,就悄无声息地隐藏在此地。

竟猎一开始,岳鹏举就立刻带着其他九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这处隐蔽的场所,然后就躲藏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射猎的打算。

他的这种做法,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弈江南身为佐将,自然要硬着头皮去询问一下:“岳将军,我们难道不出猎吗?”

“出猎?”面对着弈江南的询问,岳鹏举一脸淡然,嘲弄似的嘀咕了一声。

“现在是竟猎,如果我们不出猎,三天期限一到,我们拿什么去交差啊?!鞭慕弦患琅艟?,竟然对出猎之举,这么不屑,就焦急了起来。

岳鹏举闻言,望了对方一眼,悠然道:“弈兄行走于江湖,看来,还是对沙场之争,不甚了解啊?!?/p>

“呃?!鞭慕弦惶琅艟僬饷此?,就立刻闭上了嘴巴,这一点,确实是他的软肋。

就在这时,一直淑女般的龙伽,却开口道:“岳将军带着我们躲起来,看来是对的,如果弈统领看到外界的情况,就知道奴家为什么这样说了?”

“外面发生了什么?”弈江南不傻,只是他习惯了仗剑江湖,快意恩仇,根本就不了解,阴谋之下的藩镇,到底有多龌龊。

他的这句话,自然是问龙伽的;不过,一看到这位缥缈似谪仙般的男子,向自己望了过来,龙伽娘子的小心肝,就不争气地“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她那寂静得一、二十年的心田,早就因为对方的风姿,涟漪频频、春波荡漾了起来,显然,龙伽对于弈江南,可谓是一见倾心啊。

常言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弈江南这款,绝世剑仙般的男子,正是她的菜。

一见一盘好【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菜,盛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还向她发出“挑逗”似的询问,龙伽立刻俏脸一红,极快地回应道:“外面可乱了啦!”

“来自江右的猎队,在一名黑袍中年的带领下,横扫诸人;真狠啊,直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点顾忌都没有?!?/p>

“他们现在,正追着尉迟总管的那队人马,死咬不放,大有不将对方斩尽杀绝,决不罢休的架势?!?/p>

“还有啊,来自凤翔的那队人马,直接在两位**的带领下,追杀起了兴元府的猎队;来自扬州的猎队,正在火拼刘汉宏的江左猎队......”

这位娘子,一见弈江南询问自己,立刻就开心得犹如一只快乐的小喜鹊一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一如邀宠的小女孩一般。

只是她的话,立刻就让凝立在一侧的岳鹏举,面色阴沉了起来,只见对方立刻出言打断道:“龙伽娘子,尉迟总管麾下的猎队,正在被王家娘子的猎队追杀,这件事,是否属实?”

龙伽正说得兴起,冷不防被人打断,心里自然有些不满。

在她想来,这不是坏姑奶奶的好事吗?

难道这位岳将军看不出来,自己正在勾搭良人吗?

不过,她虽然不满,也知道轻重,只好嘟着小嘴道:“奴家不知道你说的王家娘子是谁,可尉迟总管我倒是知道的,她麾下的猎队,也确实遭到一队人马的追杀?!?/p>

“幽州的那队人马,一开始也像我们一样,悄悄地躲了起来;可是,追杀他们的那队人马,竟然逐个将隐藏的猎队,全都轰了出来,直到碰到幽州人马,才停下那种野蛮的行径,转而向幽州人马,展开了血腥的镇压?!?/p>

龙伽自然是认识尉迟槿的,尉迟槿颠覆南诏之际,这位圣女还伙同其他两位姐妹,一同帮助过对方,怎么可能不认得呢。

可是,她却不认识王月瑶,只能通过御蛊,从旗号上判断出,那是来自哪一藩镇的人马。

可她的消息,落入岳鹏举的耳中,立刻就让这位镇静若定般的将军,脸色沉凝了下来。

据岳鹏举所知,幽州猎队,领军人物,乃是一位名叫鱼俱罗的悍将,其人带着谢天、谢地二人,整体实力不可谓不强劲。

在幽州时,岳鹏举还曾和鱼俱罗切磋过,以他现在自然境巅峰的实力,竟然丝毫奈何不了对方,可见鱼俱罗的难缠。

可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竟然惨遭王月瑶麾下猎队的追杀,由此可知,王月瑶所属的江右队,出猎人物的实力,是多么的可怕。

岳鹏举只知道,江右队领头的二人,一位是儒雅阴鸷的黑袍中年;一位是身高九尺的昂扬猛汉。

这二人,都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犹如隐藏在暗中的蝎子一般。

“哎,女人争风吃醋起来,实在太棘手了啊?!本驮谠琅艟俪了嘉垂?、举棋不定之际,弈江南不禁长叹一声。

他虽然加入河朔的时间较晚,可他也了解自家主君,和那两位娘子的纠葛。

毫无疑问,尉迟槿和王月瑶,都对自家将军有意,而且用情极深;可自家将军就是一块顽石,而在这块顽石的内里,早已刻下了尉迟槿的名字。

原本这样也不错,起码将军能够抱得一位佳人归;可是,王家娘子为了救自家将军,不幸落入了李法主的手中,还神奇般地坐上了江南西道总管的位子。

就在这个时候,尉迟娘子又不知怎么回事,眼看着大婚在即,竟然直接推掉了亲事,跑到了幽州,坐起了总管。

这下好了,两人一南一北,彻底地对上了;现在就连竟猎,麾下的猎队,也都针锋相对了起来。

“江右的猎队,一共有三人比较棘手?!笨局?,弈江南就立刻开口道,“领队的将军,名叫李法主,其人诡诈,十分不好对付?!?/p>

“他们的佐将,名叫李狂霸,乃是一名释然境巅峰的高手;当初,将军在北疆遇险,就是拜其人所赐?!?/p>

“至于他们那位充当斥候的人物,名叫沈光,实力不下于弈某;无论谁碰到他们,都是一件十分头疼的事情?!?/p>

弈江南是谁,他现在可是整个河朔鬼卫的大统领,毫不客气地说一句,即便朱璃不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对于他提供的情报,岳鹏举自然深信不疑。

听了弈江南之言,就见岳鹏举双眸一眯,立刻毅然道:“于私,河朔同幽州,渊源甚深;尉迟总管,还是我家将军,三媒六聘定下的新妇?!?/p>

“于公,河朔同幽州,同气连枝、攻守相望;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幽州队出局,因此,我们必须出手,力助他们脱困?!?/p>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一剑朝天万里苍穹万里剑九星霸体诀(番外)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宠宠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