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广州卡昂:第四一七章 无始神威、惊创老贼

热门推荐:神医凰后人皇纪透视医圣诡秘之主剑徒之路三界红包群至尊重生逆天邪神遮天绝世药神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外无强援、内有伤患。

朱璃心焦如焚,一筹莫展。

他多么想立刻冲杀上去,将朱琊从暗幕之中,救出来??;可是残酷的现实,让他有心无力。

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让他不知不觉间,就变得焦躁不安了起来。

他迫切地希望,能够驱散那抹漆黑如墨般的暗幕,看一看朱琊是否安好。

就在这种迫切的渴望,达到了一定程度后;无边的空间,突然涌起一股神秘的力量,那是一股虚无缥缈的力量。

这种神秘的力量,甫一出现,就向朱璃的心口,狂涌而来。

能量神秘,无色无形,缥缈得不可捉摸,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似乎它本就不存在似的。

这是愿望的力量,这是执着的力量,毫无来由,却又确实存在。

以前的朱璃,可不会拥有这样的能力,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无始之能吗?

那么,何谓无始之能呢?

古语有云:道,常出乎无始,入乎无终。

佛语又有云,法因缘生,亦由缘灭,而“缘”这种东西,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又在不知不觉中消逝。

如此看来,缘起缘灭,亦是无始无终。

无始之能,近乎于道,而又类似于法。

远古的传说,那些得道的先辈,无不能言出法随;可见,无始之能,乃是得道成圣的大能者,才能驾驭的能力。

朱璃一介凡俗,因为所谓的龙木,而获得了使用这种近乎于道的力量,是?;故腔瞿??

当然,这个问题,现在无暇去探讨。

由于迫切的渴望能救出自己的便宜二弟,朱璃在不知不觉中,就在心头凝聚起了一股莫名的力量。

这种力量,不知名,却是存在的。

无形力量,聚拢得十分迅速,只是一瞬间,朱璃的心头,就充盈满了这种莫名的力量。

正当这种未知的、不知源自何方,聚拢而来的力量,积蓄到了顶点之际,由于朱璃迫切地希望,驱散黑幕,探究一下朱琊现在的状况,它就瞬间迸发了出去。

来无形、去无踪,收发由心,这应该就是山海经所说的无始之能吧;及至那种能量释放了出去,朱璃才惊觉,这种能量的存在。

倏来倏往,说起来话长,其实也只不过是朱璃一念之间的事情。

不过,释放出那种能量后,朱璃立刻就有一种心力衰竭、被人掏空的感觉;那种感觉,空落落的、毫无生趣,似乎对任何事情,都再也提起不起兴趣来了。

莫非,这就是使用,不不能驾驭的高等力量,要付出的代价吗?

这个疑问,萌生在朱璃的心间,却注定,没人会为他解释。

再看黑幕遮掩的地方,身在黑幕中的老祭祀,好似一只午夜中的幽灵似的,早已悄悄地潜到了朱琊的近前。

而对于这一切,骤然进入黑暗中的朱琊,却一无所知。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懵懂,好似傻子一样发呆的汉人将军,遒骷心中冷哼一声,一抹不屑之意,悄然涌现心头。

如此呆头呆脑的青年,对于他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一念萌生,老家伙杀机凛然;不过由于对朱琊的不屑,他连凝聚白骨巨手的功夫都省了。

只见他,直接伸出干枯得犹如鸟爪一样的大手,想要悄无声息地将朱琊活活捏死,一解他那心中的愤懑。

可就在这个时候,漆黑如墨的暗幕,倏的一下,突然消失殆??;对,就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得无影无踪,点滴不剩。

这个突然的变化,让控制着黑幕的遒骷,立刻就愣住了。

纵横木叶山那么多年,他的绝技黑狱,还从未被人破去过,只要他不主动散去,其他人根本就没办法破解。

就连燕山的刘海蟾,那位和他不相上下的高手,一旦落入到他的黑狱中,也能困上个一时三刻的。

可就在今天,他明明没有散去黑狱,自己的黑狱,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他又岂能不惊。

这个时候,二人对峙的地方,呈现出了错愕的一幕。

只见朱琊一脸懵懵地站在那里,似乎对于这种黑白转化的现象,十分好奇,兴趣盎然。

而就在朱琊的身后,站在那里的遒骷老祭祀,鸟爪探出,似乎要向前抓住朱琊;可是由于自己的绝技被人破去,整个人都惊呆在那里,一脸的难以置信、错愕不解。

似乎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朱琊猛地回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呆愣着的遒骷,对方正探出鸟爪,惊愕发愣。

这老东西,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后来了?

虽然心智稚嫩,朱琊也知道对方无声无息地跑到自己背后,分明就是要对他不利。

一意识到对方的险恶用心,就听他怪叫一声,大喝道:“好你个老贼毛,竟然躲在我背后,你想干啥?”

“真不是好东西,看我不削死你?!?/p>

喝声未落,就见他猛地抡起手中的霸王枪,一如天神立柱一般,撕裂空间、击碎气流,向着遒骷,就猛地当头砸下。

轮枪如蹈海、舞枪如塌天。

再加上朱琊那无与伦比的庞然气力,一枪呼啸,好似一条苍莽的上古大蛇,径直向着遒骷啸扑而去。

正处于惊愣之中的遒骷,听到那道凄厉的风啸声,这才缓过神来。

以当然境的身手,遒骷若是直接和朱琊对轰,自然不惧对方;可是刚刚,正处于惊诧中的他,反应自然就慢了半拍。

正是由于这个疏忽,迫使他不得不仓促迎战,闷头闷脑地硬接了朱琊、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蓬”

一声交击,遒骷老头,一如倒曳疾驰的马尾巴一样,双脚拖地,急速暴退。

同一时间,这位老家伙,脸色一阵煞白,显然就在刚才的对轰中,吃了闷亏,体内的气息,一阵紊乱。

“老贼毛,哪里走!”一枪得势,朱琊岂肯罢手,若不是面前这个老家伙,说不定他早就斩杀了木辰,一战双杀,而且还是两员悍将,以后跟大兄提起,多有面子。

都是这个老贼毛,硬生生地破坏了他的好事,朱琊的心中,自然怨气十足。

随着一声呼和,就见一道金光,急如霹雳,一如九天倒挂的天河一般,划过一抹金色匹练,立刻向着暴退而出的遒骷,追了过去。

正在朱琊追击的途中,一直惨白的白骨巨爪,突兀而现,甫一出现,骨爪就带着一阵呼啸的阴风,毫不迟疑地向着朱琊迎击而上。

“轰”

空间巨颤、四野乱晃;疾风湍急、气流乱窜。

就在那飓风肆虐之中,一抹漆黑的黑幕再次凭空涌现,一如浓重的黑烟,滚滚而来,转瞬就将朱琊淹没在其中。

故技重施,遒骷人在暴退,可不愿让朱琊夺去了上风。

黑狱被人破去,虽然让他惊疑不已,可不代表他是好惹的。

一见黑狱淹没了朱琊,遒骷连忙稳住了身形,立刻就准备飙射而出,冲进黑狱,击杀掉朱琊那个傻小子。

对于刚才黑狱的消失,让他以为那是个意外;绝对是意外,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其他理由。

可就在黑狱涌现的一瞬间,站在河朔步射之中,凝神关注战局的朱璃,心情立刻就担忧了起来,又一次地迫切希望,朱琊能够遇难成祥、平安归来。

这种心情,甫一涌现在他的心底,缥缈无形的神秘之力,再次聚拢而来,瞬间就充盈到了顶点,然后,立刻又释放了出去。

就在遒骷稳住身形,意欲飙射而出,进入黑狱的一瞬间;弥天的黑幕,再次倏然消散,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再次出现这样的境况,骇得遒骷神色大变。

“谁,是谁在捣乱?”老家伙终于慌了,如果说第一次是意外,可这意外连续出现两次,那就说不通了。

“是哪位前辈路过,还请出来一见?!本讨碌腻禀?,自然以为是有高人隐在暗中,相助朱琊,这才会让他的黑狱,频频散去的。

不过,按照他的推理,也有几分道理。

燕山刘海蟾,和他可是同境界的高手,对方都没有这种神鬼莫测的手段,悄无声息地就破了他的黑狱,这暗中之人,必然是一位前辈。

“老贼毛,乱叫什么呢?”黑幕甫一涌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朱琊自然乐得开心。

那种黑白逆转的景象,对他来说,虽然有趣,却让他十分不适应,自然还是双目能视的好。

眼睛刚刚能够看清周围,他就看到了一脸惶恐的遒骷,冲着四周的空气,大喊大叫,让他觉得十分不解,自然就随口问了一句。

虽然不解,可他并没有罢手的打算,一枪如电,去如奔矢,朱琊毫不客气地再次向着遒骷,发起了进攻。

可就在朱琊进攻的同时,那站在远处的朱璃,就皱起了眉头;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无始之能的威力,和初步的运用之法。

简而言之,就是念之所至,瞬间就能激发出那种能力。

可使用这种无始之能,也不是没有弊端的;每使用一次,朱璃就有一种四大皆空、了无生趣的萧索之感。

这是一种极其负面、消极的厌世情绪。

经常沉浸在这种情绪中,必然会影响一个人的心境,一个好好的人,都能被那种氛围,逼得发疯欲死。

使用那种能力,却有这样的弊端,对于朱璃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试想一下,无启国的国民,不孕不育、不死不灭,可后来却消失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或许,正是由于经常使用无启之木,带给他们这种负面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全都一个一个地自杀了吧。

这虽然是个推测,却绝对有这种可能。

而且,这种能力,每使用一次,不但有着负面的影响,还会带给人一种精神衰弱、心力衰竭的症状,那种症状之下,人活着就像行尸走肉一般,更加了无生趣了。

体会到那种弊端,朱璃并不想频频使用这种能力,可面对的局势,却迫使他不得不使用。

对于遒骷来说,黑狱是他的绝技,对方可以无限制的使用下去;而朱璃若想帮助朱琊驱散那种黑狱的影响,就不得不借助于无始的能力。

长此以往,朱璃最后的结局,即便不是精力衰竭而死,也会在那种负面情绪的影响下,发疯狂乱起来。

考虑到这一点,朱璃不由得就想,这种能力可不可以直接作用在对方的身上呢?

一念萌生,想到就做,这就是朱璃行事的习惯。

正在遒骷疑神疑鬼地大喊大叫之时,就在朱琊趁势奔刺、击向老祭祀之际,朱璃心中,那抹充盈的能量,瞬间又消逝了,这次,它的目标,显然是冲向老祭祀去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琊一枪如龙、飞龙在天,凌空呼啸而下,直刺遒骷胸膛。

惊惶之下的老祭祀,可没心情陪他过招,他担心暗中有人在帮助对方,此刻心中早已萌生了退意。

迎着朱琊那犀利的一枪,老祭祀看都没看,就凝聚出一只庞然的白骨巨手,瞬间向着霸王枪,一抓而下。

很显然,遒骷发出这一招,根本就没有用心。

他的九成九的心神,都放在了对暗中的感应上了,却依旧没有发现那位所谓的“高手”踪迹,这让他更加惊骇起来。

当然境的感应能力,是多么的强悍,毫不客气地说,即便两、三里外,有两只蚊子在羞羞,老家伙若是想,都能够免费看一出活春宫。

以这般强大的感应,依旧找不到暗中“高手”的踪迹,他又岂能不惊悚呢;更何况,他早已认定,暗中必有高人,不然,谁能破掉他的黑狱。

此时,他的目光,已经望向了耶律释鲁等人,所在的位置,退意十分明显。

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萌生退意的遒骷,突然猛地弯下了腰身,他的心口,毫无来由的,就是一阵剧烈的刺疼。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突然一箭穿心了一般,疼得他的整个身躯,都突然痉挛弯曲了起来。

豆大的汗滴,猛地溢满了整张老脸,河虾似的躬着身躯的遒骷,再也分不出一丝心神,来控制那只凝聚而出的白骨巨手了。

而那凌击在空中的白骨巨手,骤然失去了遒骷的控制,突然就像白雪散在水面上一般,瞬间暗淡、消散了开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琊连同手中的霸王枪,奔腾如龙、啸冲如虎,径直穿过,消散开来的白骨巨手,瞬间就冲到了遒骷的身侧。

“噗嗤”

一道清晰的、利器透体而过的声响,刹时响起。

朱琊一枪无铸、猛地就穿进了遒骷的肩膀,以他的神力,霸王枪瞬间就贯通了对方的肩膀,从对方的背后冒出带血的枪头。

根本不用想,这样的穿刺,必然击碎了遒骷的臂骨。

蚀骨的刺疼,立刻就将老祭祀的疼感,转移了方向;重创之下,就见他猛地抬起头来,瞪着一双腥红的老眼,阴狠地注视着朱琊。

那神情,似乎朱琊曾经给他带了绿帽子一般;同一时间,遒骷瞬间挥起了干枯的鸟爪,猛地就拍打在了朱琊的身上。

“蓬”

霸王枪刺穿了遒骷的身体,朱琊自然也来到了遒骷的身前;如此近的距离,以朱琊的身手,根本就无从躲避对方的一击。

遒骷一击一个准,瞬间就将朱琊连人带枪,打飞了出去。

而站在远处,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中的朱璃,一见遒骷遭受了重创,立刻就大声喝道:“程怀信?!?/p>

“属下在?!敝栉胖炝У暮艋?,程怀信想都不想,就立刻拱手道。

“立刻率领一部越骑,绕到耶律释鲁的后面,给我截断对方的退路?!敝炝а弁匠?,一脸冷然地下令道。

“诺?!倍杂谥炝У拿?,程怀信可不敢有丝毫置疑,立刻就领命转身而去。

“荆铭!”

“属下在?!?/p>

自从朱璃醒来,就不用荆铭一直背着了;可这位忠心耿耿的汉子,伙同另一位鬼【爱尚小说】卫统领王冲,依旧寸步不离地守在朱璃的身边。

一听朱璃有令,荆铭就连忙应道。

“还能出战吗?”朱璃望着对方,温声问道。

“将军放心,属下只是轻伤,率部出击,自然不是问题?!本C涣匙孕?,连忙回道。

“好,你立刻率领一部越骑,绕道耶律辖底和蒲古只的后方,同样给我断掉他们的后路?!币惶C杏姓搅?,朱璃神色十分振奋,立刻嘱咐道。

“诺”

这次北上,虽然历经生死,可也彻底将契丹人的部署打乱了;原本戍守在上京周围的宫分军,全都被狼卫诱引了出去,并将他们死死地拖在了远方。

而在契丹人的内部,又因为一个品行不端的耶律滑哥,爆发了内讧;这才造成了上京的现在,内部空虚。

天赐良机,若不能趁机做点什么,简直太对不起上天,给予他的这个机会了。

“王冲!”

“属下在!”王冲连忙应道,“将军放心,属下和荆统领一样,只是受了点小伤,率部出击,绝没问题?!?/p>

不用朱璃询问,王冲就立刻表明道。

“好,你立刻率领一部刀盾兵,连同千余弓手,从侧面出击,帮助岳云,尽快解决掉耶律辖底他们?!?/p>

“诺”荆铭立刻领命而去。

“其余人等,跟我一起去会会契丹的这位于越吧?!敝炝判氖愕卣泻糁谌说?。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一剑朝天万里苍穹万里剑九星霸体诀(番外)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宠宠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