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广东卡昂沙发:第四一六章 潘僧殒命、朱璃惊醒

热门推荐:绝世药神超级兵王遮天天下第九剑徒之路神医凰后三界红包群不灭龙帝至尊重生诡秘之主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吃亏上当的,通常都是不信邪的。

无论是木辰,还是白吉多杰,都绝对不相信,一个小小的自然境朱琊,怎么可能力压他们。

正是由于这种不信邪的心理,面对着朱琊的挑衅,二人毫不犹豫地就冲杀了上去。

放眼望去,只见交战双方的头顶上空,梵音阵阵、佛光普照。

一尊小山般大小的狰狞大佛,势遮苍穹、威压大地,迅若极光般地、电射向辉耀无尽的金色长虹。

就在那狰狞大佛的一侧,一只巨大庞然的黝黑凶爪,一如撕裂苍穹的凶魔利爪似的,疾如闪电般地呼啸而下,与那尊狰狞的魔佛,一起携手,相互呼应、并势向前,毫不留情地劈抓向那金色长虹。

霸王枪,掠起一抹金色长虹,贯通虚空,一如疯狂奔腾的巨龙一般,悍然无畏地迎上魔佛、凶爪。

“轰”

长风涌浪、乱流席卷;天地同颤、四野摇曳。

在那犹如怒海泛舟一般的颠簸中,有那么一瞬间,【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让所有人都突然觉得,这片天地,似乎都在轰隆的巨响声中,分崩离析、坍塌毁灭了。

飓风凛冽、席卷长空;大地震颤、数里摇晃;这一刻,就连蔚蓝色的天幕,也似乎变得明灭不定了起来。

远处,那严阵以待的数千步射,也在这突然爆发的剧烈对撞中,一个措不及防,都以一个标准的狗吃屎动作,整齐划一地摔落在地,狼狈不堪、满目骇然。

而距离战圈更近一些的耶律释鲁一行人,除了耶律释鲁,被遒骷老祭祀护住外,其余之人,再次猛地化作一地的滚地葫芦,一如摔在烂泥中的罹难者一般,翻滚扑腾、无法直立而起。

谁曾想到,一个自然境的小武者,竟然能同两位释然境的高手,碰撞出如此浩荡的动静。

就在那飓风怒啸、气流乱滚之中,两道身影,疾射而出,一如撞击在墙壁上的小石子似的,迸弹而回。

看那身影,尽皆都是一身祭祀长袍,一个光头、一个髡发,赫然正是木辰和白吉多杰二人。

不信邪的二人,就在刚刚的对轰之中,合力并肩、以二敌一,还是被朱琊一击轰飞。

就在他们抛飞当空、身不由己的境况之下,就在那飓风肆虐的中心处,一道身影,突然提枪跃起、电射而出,凶神恶煞般地追上了二人的身影。

银芒炫然,金光霹雳。

那追逐而出之人,腾跃如鹏、夭矫如龙,铁枪未出,无数森寒、锋锐的杀气,滚滚涌出;一如巨浪淘沙一般,涌向那抛飞在空中的二人。

或许,那人对于光头更感兴趣吧,甫一来到二人的身下,他就舍弃了木辰,而冲向了大和尚白吉多杰。

此刻,那抛飞在空中,四下无处着力的白吉多杰,一如砧板上的五花肉一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追出之人,自然就是朱琊,甫一来到白吉多杰的身下,就见他一枪刺出,一如旭日东升、金芒万丈。

大有刺裂苍穹,冲出天地寰篱之势,凶威滔天般地杀向了这位潘僧。

一枪犀利,疾如流光,面对这个差点就杀了自己的妹妹,和自家大兄的人,朱琊显然不打算善罢甘休,一定要致对方于死地。

铁枪未至,冷冽的枪锋,就刺激得身在空中的大和尚,浑身发冷,亡魂大冒。

“不好!”

一声惊呼,平地惊雷般的突然炸响。

循着声音,就见那站在远处,一边护持着契丹于越耶律释鲁,一边抽眼观望战况的老祭祀遒骷,突然面色大变,神色惶然。

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释然境高手的白吉多杰,伙同释然境的木辰,皆以高出对方一个大境界的实力,对上朱琊,竟然还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逆天,这是一个逆天的自然境武者啊。

这种越阶挑战,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容易的妖孽,千百年都不曾遇到一个,偏偏就让他们给碰到了。

难道他们契丹先祖的老坟头,全都冒黑烟了?

这种走在大路上,被雷劈到的几率,都能让他们给摊上,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是什么呢?

在妖孽般横空出世的朱琊面前,白吉多杰,显然已经身陷险境,危在旦夕了。

惊呼未落,这位纵横木叶山无数年的老祭祀,立刻就化作一道灰蒙蒙的残影,猛地就向对峙的三人冲了过去,明确的说,他是冲向那一枪刺向白吉多杰的朱琊。

灰影如烟,飙射如电,就在遒骷冲去去的一瞬间,天空,突然就变得更加阴暗了。

似乎有着无数的乌云,啸聚遮天而来,原本就昏沉的天空,此刻再也见不到一丝的光线了,四野晦涩、一如夜幕来临。

就在那天地昏沉、四野明灭的暗幕中,一只惨白阴冷的白骨巨手,突兀地出现在空中。

甫一出现,骨手瞬间就出现在了朱琊的身侧,五根森然的骨指、瞬间就翕张成爪,凌厉无匹、地向着朱琊当头拍下。

很显然,遒骷出手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麾下送命,自然要出手搭救。

“哼!”

感应到身侧的风声,朱琊冷哼一声;哼声未落,就见他那手中的霸王枪,依旧去势不减,啸刺如电,利矢一般地刺向了白吉多杰的后心。

“仓啷”

同一时间,一道银光飙射而出。

伴随着兵器出鞘的声响,银光如电、霹雳而下,好似一道凭空骤生的闪电一般,凌空就向白骨巨爪疾劈而下。

“噗嗤”

一道血溅飙射而出,一如凭空怒绽的红牡丹。

花开绝艳、漫天红梅。

就在那凄艳的血花之中,一抹金光自下而上,透体而出,好似冲破天地桎梏的金光一般,刺破了层层阻碍。

“啊......”

“轰”

一道小兽濒死前的惨呼,骤然响起;凄嚎未歇,又是一道震彻天地般的轰鸣声,突然爆发。

轰隆阵阵,湮灭了人世的所有喧嚣,就连远处战场上的厮杀声,都被它遮盖了下去;同时,这道轰鸣,也掩住了白吉多杰临死前的凄鸣。

造恶者,必将接受惩罚;冥冥中,自有天意。

白洁多杰,一位佛教信徒,身为吐蕃贵族的他,却刺杀了吐蕃最后一任国主达磨,导致吐蕃大乱,分崩离析。

这样一位大和尚,因为自知罪孽深重,潜藏到了木叶山,寻求契丹高手遒骷的庇佑,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杀人者,人恒杀之。

只要你杀了别人,尤其是无辜之人,就不要怪他人杀你,天地循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千古亦然。

身在空中,无处着力、无处闪避的白洁多杰,终究难以逃脱因果的报应,或许,这就是天意。

当然,我们这里不是迷信;天意即民心,一个做了坏事的人,自然不得民心,总有一天,他,亦或是他的子孙后代,终会遭到民心的反噬。

如果有人说,朱琊杀白吉多杰,跟民心有什么关系吗?

正因为白吉多杰畏罪潜逃,才躲到了木叶山,寻求遒骷庇佑;请人庇佑,自然要卖命于人,而卖命于人,自然就要替人打下手。

这个世界,永远没有白吃白住的地方,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只能出现在梦中。

投身契丹的白洁多杰,自然就成了契丹人的打手。

而北疆异族、包括契丹人,屡屡侵犯中原,自然就会遭到中原仁人志士的报复;河朔兵出北疆,一为救人,顺带着也是为了报复契丹人,这就是民心所向。

一个身为打手的人,在这场博弈中死去,理所当然、毫不为奇。

所以他的死,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长风乱舞、急流澎湃。

银光撞白骨,一如陨星撞地球一般,四野簌簌、天地摇曳。

就在这次对撞中,一直悍若魔神一般的朱琊,终于吃了个大亏。

朱琊很变态,可是再变态,他也只能算是个小变态;当他对上遒骷这个老变态后,自然就不是对手了,更何况,这老头甫一出现,朱琊根本就没将对方放在眼中。

单手挥剑,对上遒骷蓄意一击,结果显而易见。

就在那天地昏沉、四野乱颤的对撞中,朱琊一击,自己就被震飞飙回。

“娘的,该死的老东西,使那么大劲做什么?”一击之下,朱琊没有轰飞对方,反而自己被别人打飞了出去,身在空中的他,惊怒之下,不免有些不满。

他不怨自己大意,反而怪对方用力太大,愤懑之下,竟然还孩子气地抱怨一声,倒是让遒骷一阵愕然。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无数的血滴,倏然而落,洒得遒骷满头满脑都是,嗅到那抹腥咸的味道,遒骷脸色,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了。

自然境就有超强的感应,身为当然境的老怪物,遒骷的感应有多强悍,想想就知道,绝对骇人听闻。

他根本就不用回头去看,就已知道,那位对自己忠心耿耿、一直任劳任怨的潘僧白洁多杰,已经被对方给杀了。

“庶子,竟敢杀我麾下祭祀,那就用你的性命来偿还吧?!迸叵绰?,天地昏暗。

放眼望去,遒骷与朱琊对峙的那片空间,突然就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给人感觉,那是一片阳光刻意疏漏的地方,整片空间,一如掉进漆黑的墨汁之中,黝黑无比、对面看不到人影。

身处其中的遒骷,自然感应如常;可突然陷入一片漆黑空中的朱琊,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心智一如稚子的他,似乎还在懵懂当中。

好好的大白天,怎么突然就变黑了呢?

可就在这片黑幕之中,遒骷老祭祀,一如潜踪匿迹的毒蛇似的,立刻向着自己的猎物,展露出了阴毒锋锐的獠牙,势必要让这个杀了白吉多杰的汉人将军,以命偿命。

?;娜欢?,正在刚刚落地的朱琊,一脸懵懂迷惑之际,荆铭、千慕然等人,得到程怀信的接应,早已冲进了步射方阵中了。

而就在甫一冲进方阵,那趴伏在荆铭背上的朱璃,不知是因为一种冥冥中的牵引,还是因为一路被颠簸的原因,让他突然就睁开了双眼。

一直注视着自家大兄的朱凝儿,率先发现了他的醒转,立刻就激动地喊道:“大兄,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吓死凝儿了!”

甫一听到朱凝儿的惊呼,众人全都向着荆铭的背上望了过去。

“将军,将军你醒了......”

“将军,你终于醒了......”

......

朱璃的醒来,自然让众人振奋莫名。

可是甫一醒转的朱璃,却并没有回应众人的呼喊,只见他倏地一下,就望向了那困住朱琊的黑幕,眼中蓦然之间,就闪烁出一抹寒光。

就在朱璃刚刚惊醒的一瞬间,他就想到了昏迷之前的一幕,那一幕犹在脑际,当时经由山海经的提示,让他知道,自己获得了一种新的能力。

山海经称之为秘技,而这种秘技就是“无始之能”,收发由心。

正是由于这种古怪的手段,让他愣了一下,结果一招不慎,就被李狂霸砸断了手臂。

继而,才有了后来的无力反击之局,这才被李狂霸砸飞而出;现在他没死,心中还骤然腾起了一抹惊悸般的颤栗,那是一种亲人濒临为难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血缘之间的羁绊吧,说不清道不明,却能够毫无来由地警觉到。

“谁在那里?”望着那漆黑一片的黑幕,朱璃立刻问道。

这个时候,河朔大将程怀信,早已来到了近前,尚未等他来得及拜见这位河朔巨头,就听到了对方的询问。

这位原本效力于李克用的大将,现在投降了朱璃,现在一听到对方的询问,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拱手回应道:“禀报将军,那处黑幕,一定是契丹的那位老者弄出来的,二将军正在那里,同那位老家伙对峙呢?!?/p>

“什么?”一听是朱琊被困在黑幕之中,朱璃立刻惊呼出声。

遒骷的黑幕,朱璃曾在释鲁捺钵中,亲身体验过,自然知道身陷其中的感觉。

那是一种古怪的势,只要身在其中,就好像常人进入到了浓重的迷雾中一样,不但对面看不到人影,而且就连自身的感应,也会受到影响,似乎再也不会那么清晰了。

朱琊身陷其中,必然凶多吉少;而朱璃自己重创在身,根本无力解救,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一剑朝天万里苍穹万里剑九星霸体诀(番外)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宠宠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