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铭鑫显卡昂达:第四零零章 以战养战、激战释然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夜长风,纵马北援;洪流急,啸冲如虎。

一月中天,星斗满眼,无尽的轰鸣,震得天地同颤。

北疆,辽阔的大草原上,无数河朔越骑,啸冲如虎,“朱”字大旗,撕风猎猎。

在那一如瀚海涌浪一般的、无数越骑大军前方,一位身着明光铠、腰跨泰阿剑、手提乌金流光霸王枪的青年,一马当先、满脸急切。

这人正是朱琊,他一听说小妹被劫、大兄深入虎穴,独闯上京之事,立刻就急了;当即就率领两万越骑,一路披星戴月、驰往上京。

正在这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骑。

来人一身黑袍、腰跨长刀,脸上还带着一副獠牙鬼面,正是鬼卫的标志性装束;距离老远,他就放声大喊道:“二将军、二将军!”

听到喊声,又见来人是一身鬼卫装束,奔行正急的朱琊,突然举起右手,遥遥地竖立在空中,摆动了一番。

随着他的动作,就见刚才还奔流如注、一泻千里般的无数越骑,立刻就徐徐放慢了奔行的速度。

仅仅只用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这支巨浪涌滚般的越骑大军,就由极动、瞬间转化为了极静之状;大军最前方的朱琊,也同时勒住了战马,望向了来人。

“什么事?”朱琊的性格,依旧暴烈如火。

他现在正急于驰往上京,去搭救自家大兄和小妹,突然被人半路拦下,心情自然不好。

来人策马来到近处,突然纵身一跃,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继而,就见他立刻单膝跪地,拱手就向朱琊道:“二将军,娘子飞讯,将军他、他......”

“混账!”

一见这个鬼卫,话说到一半,就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朱琊立刻急了;事关自己大兄,他又岂能不急。

只见他猛地就从马背上蹿了下来,几步就迈到了来人的身前,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衣领,直接将其提到了近前。

几乎以鼻尖顶着对方的脸颊,厉声道:“快说,我大兄怎么了?”

那名鬼卫,想必是知道这位的性子,不敢继续迟疑,连忙道:“娘子传讯说,将军、将军他身陷重围、危在旦夕?!?/p>

“什么?!”朱琊闻言,立刻惊叫出声。

若是朱璃现在就身陷重围,等他带兵赶到时,只怕黄花菜都凉了;此地距离上京,还隔着潢水,潢水作为被狼卫肆虐的重灾区,不可能没有契丹大军镇守。

即便他朱琊十分神勇,一路凯旋,朱璃现在就身陷重围,能够坚持到他冲到上京吗?

就连身边的数位河朔佐将闻言,都是一脸铁青,面色骇然;大惊之下,不知朱琊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放下那名鬼卫,开口道:“那个,那个被大哥派出去的,叫什么‘耳’将军的,他目前在哪里?”

“是耿?m将军吗?”刚刚被放下来的鬼卫,神奇地瞅了他一眼,疑惑地道。

“对,就是耿?m,他在哪里?”

朱琊问及耿?m,让鬼卫恍然,听闻这位二将军好像不识字,现在还在念蒙学;耿?m率部北征,通传三军的军函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对方没有道理不知道。

现在朱琊叫不出耿?m的名字,只有一个原因,他不认识“耿?m”两个字,充其量,也只认识“耿”字的一半。

朱琊自从来到这个世上,也不过才一年多,天赋、身躯、身手,都是天生的,可有些东西,天生不来,比如认字。

一提到耿?m,鬼卫连忙回道:“启禀二将军,耿?m将军早已击溃耶律岩木,已经逼近上京了?!?/p>

“他怎么这么快?”朱琊难以置信地惊疑道。

要知道,朱琊率领的可都是骑兵啊,一人双马,现在也不过才刚刚赶到潢水以西;耿?m是马步兵全有,怎么可能跑到他前面了呢?

一见朱琊疑惑,鬼卫不敢隐瞒,开口解释道:“二将军有所不知,耿将军一早就抛下了辎重队,以战养战;但凡挡在他前方的所有狄人部落,全都被他连根拔起,鸡犬不留?!?/p>

“耿将军麾下的步射、排矛手、刀盾兵,早就有了自己的马匹;事实上,耿将军同样是骑兵驰援的?!?/p>

“二将军途中,或许还会为了体恤马力,停下来,让战马放松、放松;可耿将军根本就没那么做,他们从狄人的手中,夺取了大量的战马,一旦马匹跑累了,就会被直接丢掉?!?/p>

“反正那些马匹,他们还可以从牧民手中抢夺?!?/p>

“从北口一路向北,及至潢水附近,所有的牧民部落,全都被他清理掉了,可以说是一路飘血?!?/p>

包括朱琊在内的所有河朔佐将,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尽皆一脸震撼,随后面上,就是一阵潮红。

这其中,有大仇得报的畅快,也有为耿?m如毒牧民之举的惊悚。

什么叫清理掉了,换用后世的一个词,就是“屠杀”,而且是鸡犬不留的屠杀;河朔军中,在耿?m未来之前,几乎无人胆敢如此妄为。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血腥刽子手,这些一直戍守北疆的战士,能不震撼吗?

“他,他怎么敢?”朱琊瞪大双目,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他怎么敢呢,鬼卫曾经也这么疑惑过;可是事实上,对于耿?m的所作所为,河朔的文武百官,几乎集体沉默了。

大家都装聋作哑、视若无睹,显然是默认了他的作为。

原因细究起来,其实不难理解。

去年,契丹人在攻破偏头关之际,屠杀了偏头镇数万黎民百姓,这是血仇。

杀人者,人恒杀之,你敢杀我大汉子民,我就敢杀你契丹普通牧民,以前没那么做,只是不想罢了;总以为可以用平和的方式,解决彼此之间的争端。

可是现在不同,朱凝儿被劫,朱璃独自北上,临行前,亲自点名,让耿?m率部北征。

为什么谁都不选,偏偏选择耿?m呢?

要知道,这位可是一位杀神??;在有心人的眼中,不难看出,将军怒了,欲要大开杀戒。

既然那是将军的意思,谁会横加置喙?

更何况,契丹人打脸河朔文武,这都两次了;河朔文武也怒了,打心眼里,都想给契丹人一个教训。

这才造成了耿?m血洗草原,无人无津的局面。

面对朱琊的置疑,鬼卫只是淡淡地回道:“耿将军,是将军亲自点名北征的?!?/p>

“呃!”一听是他大兄的意思,朱琊一脸的惊异之色,瞬间就转变成激昂之态,连忙改口道:“这些契丹贼子就该杀,正好也为偏头镇的无数冤魂,一血前仇?!?/p>

“耿将军既然逼近上京,潢水那里,应该没有契丹的宫分军驻扎了吧?”

“不错,二将军可以即刻越过潢水,和耿将军互为犄角,逼近上京,最好能够牵制契丹更多的兵力?!惫砦懒ㄒ榈?,最后一句,才是他来此的目的。

释鲁捺钵中,一片混乱。

木辰啸纵如鹰、霹雳倥偬,瞬化凶隼、破风裂空,当头就向朱璃扑天而来。

凄厉的破空声,以及那映入眼中,寒光闪闪的铁指套,无不昭示着来人的凶狠。

如此阴狠的一击,一旦挨上,不死也残。

面对如此一击,朱璃岂敢怠慢。

弯刀斜挥、匹练裂空;一刀如幕,不染半分烟火,瞬间就迎上了木辰。

二人,一个是释然境的大高手;一个虽然是自然境的武道修为,却天生??,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力量奇大。

再加上山海经无数灵粹的滋养,朱璃的目力,同样远胜常人;与释然境争锋,丝毫不落下风。

二人甫一交手,就激起了无边的风浪,狂风呼啸、轰鸣阵阵。

那些啸冲而来的皮室军勇士,尚未靠近二人身边,就被激荡而出的气流,给掀翻了出去。

凌空俯瞰,只见释鲁捺钵中,外圈的无数皮室勇士,潮涌而上;而接近朱、木二人,激战的内圈,却不断地有勇士倒飞而出。

雄兵如舸,百舸争流;狂风如浪、巨浪飞舟。

朱璃、木辰战得如火如荼、火爆冲天;而弈江南、李孤峰、孟太极三人,却岌岌可危了起来。

白吉多杰,这位不知活了多少岁月的潘僧,挥手投足之间,就好似一尊无上古佛,横空怒目,荡魔除寇。

拍掌、抬足之间,无不伴随着梵音阵阵,让人如临西天佛国。

释然境的修为,暗合天地致理,出掌蹬腿之间,就有无形的大势,啸聚其中,掀起的风浪,毫不逊色于朱璃和木辰二人,造成的声势。

在这样的威势之下,弈江南三人,左支右绌、岌岌可危。

他们都是自然境没错,可毕竟是刚刚晋升的自然境;即便对上普通的自然境,他们都好不占优,更遑论对上高出他们一个大境界的释然境高手。

孟太极原本以为,手持人质啜里只,对面的潘僧,绝不敢对他们怎样,可惜他错了。

啜里只,是耶律释鲁的亲侄子,若是这位迭剌部的于越,顾念啜里只的性命,就不会下令攻击他们了。

啜里只落在朱璃等人的手中,耶律释鲁却依旧敕令出击,从他下达命令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有所取舍了。

天才,能成长起来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半路夭折的天才,只能成为故人的一段回忆罢了。

耶律释鲁伙同耶律辖底,攫取了契丹的军政大权;转眼又将耶律辖底架空,自己威凛八部,唯我独尊了起来,这人,绝对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枭雄。

在一个枭雄的眼中,别说是侄子,即便是亲生儿子,该舍弃的时候,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在历史上,刘邦、刘备,都干过抛妻弃子的事情;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为了夺权,更是残忍地杀害了自己的生母。

枭雄,就是一群利欲熏心、唯我独尊的无情无义之人罢了;在他们眼中,无论任何人,任何事物,只要能够有助于他们上位、亦或是达到目的,他们都能毫不犹豫地舍弃掉。

朱璃等人夜闯捺钵,杀了耶律释鲁三员亲信大将,重创了皮室军的详稳高昂,让这位枭雄起了疑心。

皮室军是王牌军,是耶律释鲁的底气、更是他的保命亲军,大将被杀,致使亲军战力大损,已经严重地威胁到了他的统治和安全。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会在乎一个子侄的性命吗?

现在他的眼中,哪里还有天才侄子,满满的都是谁在算计他,如何才能挖出那人,从而剪除对方,保全自己的地位。

在这样的心思下,啜里只虽然失去了应有的效应。

可孟太极并不甘心。自古以来,大汉民族就一直提倡“仁孝”先行;而耶律释鲁却不顾侄子死活,这让孟太极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

正是因为如此,受啜里只之累,他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面对白吉多杰的攻击,压力几乎都落到了弈江南和李孤峰的身上。

放眼望去,就见弈江南一剑衍流年,岁月不息、四季斗转,死死地缠住了白吉多杰;而李孤峰,挥剑如雨、霹雳行空,只攻不守。

师兄弟二人,依靠着多年的默契,以及宁愿自己身陨、也不想让对方受伤的深厚情谊,死战白吉多杰。

好在孟太极虽然受啜里只所累,但打发一些杂兵,对他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四周的无数皮室军勇士,一旦有人靠近李、弈二人,立刻就会被他随手一剑,直接解决掉。

这样一来,才能勉强让弈江南和李孤峰师兄弟,心无旁骛地对峙白吉多杰,在岌岌可危的境况下,寻求着那一丝缥缈的生机。

生死之中,最能激发潜能。

弈江南和李孤峰,数经风险,十分狼狈,可就在他们那狼狈不堪、左支右绌的卖相之下,隐藏着两双,炯炯有神的双目。

那是两双灿若星辰一般的双目,而且随着战况的越发激烈、以及时间推迟的愈发长久,那两双目光,也跟随着愈发的湛然、精耀了起来。

不知是错觉,还是事实,二人的身上,逐渐氤氲着一层神秘的光晕。

光晕很淡,却异常绚烂,似虹出苍穹,又似瑰梦绮丽。

就在这个时候,白吉多杰,一掌凌天,好似一座巨峰坠天而来,迅若流星一般地拍向了弈江南。

感受到了那抹?;?,弈江南不敢硬接,只见他一剑挑出,瞬间衍化漫天剑影,剑影如幕、层层迭迭、无休无止。

在外人看来,似乎他只出一剑,可是事实上,就在这一瞬间,他已经挥出了数百剑。

压力,有时候,又何尝不是动力。

在白吉多杰的攻势下,弈江南生生地逼出了自己的极限,起码在出剑的速度上,他突破了自身的禁锢,达到了转瞬百剑的境界。

数百剑,接二连三地击在白洁多杰的掌势中,层层削弱;可以预想,等白吉多杰一掌落尽之际,这一掌的威力,也将降到了最低点。

那个时候,这巨峰坠天般的拍打,又能耐他何?

“唔,不错吗?”白吉多杰瞥眼看到这一幕,不无讽刺般地揶揄道,“可惜......”

随着对方一言未尽,只见狡诈如狐般的大和尚,突然猛地一拳,击向正在埋头苦攻的李孤峰。

一拳呼啸,好似炮弹出膛、又如怒龙穿心,携裹着无边的飓风,直轰李孤峰的脑袋。

拳出如虎啸、奔击如捣龙,李孤峰若是挨上这一拳,不死也残。

弈江南眼睁睁地看着无可匹敌的一拳,轰向自家师弟,急得睚眦欲裂、双眸腥红,可是他自己尚未脱离白吉多杰一掌的笼罩,又怎么能够腾得出手,去支援李孤峰呢?

就在这个时候,白吉多杰,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惜,我这次的目标不是你;不过,你别急,打死了他,接着就轮到你了?!?/p>

骤见师弟濒危,又听到白吉多杰那不阴不阳的不屑,弈江南若是此刻能够开得了口,他绝不介意,瞬化泼妇,喷死这个老帮子。

可是,说什么多晚了,单靠李孤峰自身,怎么能够抵抗得了大和尚的虎啸一拳呢。

【爱尚小说】

一见潘僧一掌牵制开自家师兄,却趁机向自己挥来一拳,李孤峰心下一凛,暗道要遭。

他的武艺看似柔弱,却是以攻击力见长,并不擅长于缠斗,所以,才让擅长缠斗的弈江南,死死地拖住白吉多杰,而他李孤峰,就放手攻击就好。

可是此刻,负责缠斗的师兄,根本来不及支援自己,自己怎么可能接下阴险和尚这势大力沉的一拳呢。

有道是,狭路相逢勇者生,剑者,宁屈不弯、宁折不回。

李孤峰用剑、练剑、以剑为武,自然不缺少剑者的刚直。

娘的,心中暗啐一声,道爷即便身死,也要让你这个阴险和尚,不能全身而退。

一念倏定,李孤峰整个人,瞬间进入到了一股特殊的状态中,在那股特殊的精神状态下,他感觉天好蓝,空气十分清新,广袤的天地中,似乎有着一些特别的能量。

那种东西,是他以前不知道的,现在却被他感应到了;那些被他感应到的未知能量,似乎也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急切,于是,无边的未知能量,突然就想苍蝇见到臭豆腐一般,疯狂地向他翻滚而来。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