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转会:第三五一章 枪衍梨花剑深秋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哼,哪来的小屁孩,本宫主叫独眼龙,管你什么事情?”被弈江南拉到身后,还兀自不依不饶的小丫头莫文兰,立刻又探出小脑袋,冲着史建瑭,不忿似的叫嚣道,“我就叫、我就叫,独眼龙、独眼龙,你能怎样,你来咬我啊?!?/p>

文兰的叫嚣,彻底刺激了史建瑭。

这位历史上的名将,五代时期,毫无争议的第二猛将,现在也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哪里经受得住文兰的故意挑衅。

只见他立刻他双眸一眯、长枪一摆,突然踏前一步,向着弈江南身后的文兰,蓦然瞪大双目,凶相毕露、大有一副立刻冲上去,欲将文兰狂揍一顿的势头。

史建瑭年纪虽小,但修为奇高,一步踏出、气势立显,只见四下里的狂风,突然风随势动,变得更加迅猛、和狂暴了起来。

他那无意间释放出来的凛然杀机,以及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再洋溢着的磅礴血气,立刻就向弈江南兄妹二人,狂涌而去。

“哇”如此狂暴的无形之势,立刻惊得文兰怪叫一声,迅速就将脑袋,缩进了自家二师兄的背后,再也不敢探伸出来了。

当着自己的面,还敢冲着自己的师妹龇牙咧嘴,是不是没将他弈江南放在眼中???

随着史建瑭气势的爆发,弈江南立刻就做出了应对,只见他寸步不让地踏前一步,凛然的杀机,伴随着无边的冷意,啸冲而出,悍然撞上了史建瑭的凶残气势。

两股磅礴的气势,瞬间就对撞到一起。

天地之间,似乎突然一阵轰鸣,好像有骇浪在拍击穹空,又好似大地深处的岩浆在咆哮呻吟。

无形的气势对撞在一起,立刻崩碎无数的气流,气流涌动,四下乱窜。

瞬间就在四周,汇聚成股,湍旋成风,无数股小旋风,立刻就旋满了整个校场,旋走不息,荡尘无数。

二人针锋相对、一触即发,刚刚就要平息的紧张局势,在莫文兰这个丫头的搅合下,立刻就回到了先前剑拔弩张的状态。

这样的气氛,对于久历沙场的大将,并不陌生,窒闷、沉重,只为等待那一瞬间的爆发。

压抑的气氛,就连没有上过战场的普通百姓,都能感受得到。

看热闹不嫌事大,百姓倒是希望二人打起来,那样他们就能看到眼花缭乱的打斗了。

原本准备走向校场的李克用,连同一众河东的文武,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河东的一众文官,更是忙不迭地向后急退,又退回到高台上去了。

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他们无能为力,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不要拖累战友。

无数的河东战将,却恰恰相反,他们排成不规则的一排,迅速地踏前数步,手搭短兵、凝神戒备,悍然无畏地挡在了李克用的身前。

就在此刻,一名阴邪诡异、森然无比的黑袍人,一如行走在阳光下的幽灵似的,无声无息地,就来到了李克用的身边,拱手就向后者小声道:“启禀总管,这位游侠乃是弈江南,龙鹄?m大宫主,莫凌天的二弟子?!?/p>

“弈江南,江湖人称春风???,剑出四季、名传天下?!币跎?、诡异的黑袍人,自然就是李克用麾下的死士头目,代号飞鸦。

作为李克用的头号暗卫,他对天下间的成名高手,不可能一无所知。

如果弈江南不出手,他或许还真认不出对方;可就在刚才,弈江南一剑隆冬,瞬断李存贤的镔铁大刀,让他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李克用和这样的人物对上,他又岂能知情不报呢;洞察了弈江南的身份后,飞鸦就连忙上前,将弈江南的底细,上报给了他的主君李克用。

“龙鹄?m,江湖势力?”李克用闻言,立刻皱起了眉头,一脸阴沉地追问道。

天下藩镇,李克用不惧任何人;即便是盘踞北方,号称天下最强藩镇的朱璃,他都敢和对方斗上一斗。

可是他却对江湖势力极为忌惮,在他看来,这些江湖人,毫无道义可言,只要想杀你,他们就会像阴魂一样,缠着你、无所不用其极,让你防不胜防。

更何况,这些江湖人,来自五湖四海,李克用即便拥有旌麾无数,想要围剿对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毕竟,现在的天下四分五裂,无故带兵前往其他藩镇,必然会被对方敌视攻击,说不好,就要爆发战争,实在棘手。

“是的,总管?!?/p>

“弈江南,师出龙鹄山,龙鹄山乃是川蜀名山,很多遁世修道的江湖散人,啸聚龙鹄,发展到了今天,就有了三宫九教的兴立,而龙鹄?m,正是其中最负盛名的一方门派?!?/p>

“龙鹄?m的大宫主,莫凌天,乃是一位堪比天下五仙一样的人物;其人有弟子八人,除了最小的两个,尚未出世的弟子外,其他六人,全都名动天下、惊才绝艳?!?/p>

“更可怕的是,莫凌天有一大弟子,年纪轻轻,就已武破天玄,若论实力,绝不逊于天下五仙中的任何一人;即便是这二弟子弈江南,同样不可小觑,一剑衍四季、剑出天下惊?!狈裳徊桓乙?,据实以报。

飞鸦一席话,听得李克用的眉头,越皱越紧,少顷后,他才踌躇道:“那该怎么办,建瑭现在,已经和对方对上了?!?/p>

飞鸦闻言,抬头向着校场的方向,匆匆地看了一眼,就立刻回头,恭敬地向李克用道:“这个无妨,总管有所不知,行走江湖之人,大多抱着以武会友的心态,想来这个弈江南,应该也是如此吧?!?/p>

“少将军虽然年少,却威震河东、难寻对手,就让他和这个弈江南比试一番,也未尝不可?!?/p>

“唔?!崩羁擞梦叛?,一阵惊疑,继而死死地盯着黑鸦,希望对方给他一个完满的解释。

望着李克用的神情,飞鸦暗叹一声,阎王好挡,小鬼难缠,或许就是李克用现在的心理吧。

暗叹一声后,他就连忙道:“少将军若是胜对方,只要不杀死对方,总管到时候,彰显一番气度,赠他们一点盘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过去了?!?/p>

“从弈江南身后的那个小丫头,口口声声都是金子的情形来看,对方现在一定穷得发疯,总管何不接济他们一、二呢,若是能够获得了对方的好感,将来将其收为麾下,也不是难事?!?/p>

“嗯?!崩羁擞梦叛?,连连点头,身外世外之人,竟然跑出来欺负世俗中人,要不是穷得吃不上饭了,怎么会摆出这样一幅嘴脸啊。

只是他的这种心思,要是被弈江南和李孤峰知【爱尚小说 更新快】道了,估计二人立刻就会掩面而去、抱屈不已,丢人啊,丢人都丢到河东来了。

飞鸦一见李克用听进去了,就继续道:“即便是败了,也能让少将军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p>

“再说了,这里是河东,属下就不相信,弈江南敢在这个地方,致少将军于死地;既然少将军的性命无忧,买个教训也是好的?!?/p>

飞鸦一席话,听得李克用连连点头,心里有了谱,李克用也将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调整好心态,就老神在在地望向校场。

校场之中,杨正见和李孤峰纵跃而出,将文兰带回了人群,大战将起,可不能让这个丫头,拖累了二师兄的发挥。

现在场中,只剩下弈江南和史建瑭了,二人凝神对峙、谁都不敢懈怠。

河东之地,河东校场,李克用这个最大的boss,都不上前阻止,大战必爆。

剑乃百兵之君、刀乃百兵之霸,那么枪呢?

枪,长而锋利、灵巧独到,其诡难防、其迅难挡,故而,枪又被称为百兵之王。

弈江南同史建瑭的对峙,实力相当、一剑一枪,无异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君、王之战。

风狂啸,意更高,空气炸碎一枪飙。

史建瑭出手了。

毕竟年少,耐性有限。

远远望去,只见校场上,那狂风漫卷之中,一树花开,漫天雪白。

狂花如雪,天地素彩。

每一片雪花,全都是长枪狂点,闪烁而出的点点雪皑。

寒光如花花如海,海浪狂涌处处拍。

狂拍的寒光,刹那之间,就封锁了一切可以腾挪的空间,迅捷无比地笼向弈江南的全身要害;似乎要在这一瞬间,彻底将弈江南淹没其中。

就在那无处不在的花海之中,就在那漫天纷飞的寒雪之间,杀机无处不在。

外人或许感受不到,可身处其中的弈江南,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一剑在背,弈江南双眸成线,如果仔细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双眸之中,不断地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小小年纪,竟然出招如此狠辣,一点余地都不留,弈江南怒了。

风更紧,意惨凄,秋来野鸿恨天低。

一剑深秋,斩云天,却斩不断,相思愁。

风,是秋风,狂暴的秋风,欲要吹散满腔情愁,斩断过往、击碎故旧。

惊鸿一剑,荡起弥天的烟尘,吹散漫天梨花,撕碎花海,贯通长空,直取史建瑭的喉咙。

一剑如电、寒光刺眼。

任你万树千花,我自直刺一点,攻敌必救、一击致命。

“当”

一声交击,流风四溅、沙尘漫天。

面对弈江南这老道辛辣的一剑,史建瑭梨花朵朵、瞬间汇聚一点,直接硬撼而上。

空气炸碎,大地巨颤,校场上无数的碎石、瑟瑟发抖、如糠临筛。

在那狂风呼啸、烟尘弥漫的校场之中,史建瑭一触即走,纵跃如飞,一掠而过,提枪啸立,一枪再出。

抢出如龙,一龙九首,啸冲千里,穷吞一方,苍龙顿首,狂噬而下。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