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 松糕鞋:第三三七章 兵围皇城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光启元年十月,驻守在龙川边境上的耿?m,突然发动袭击,直击永昌驻军。

事发突然,永昌军猝不及防,相抗不足一日,就血肉横飞、伏尸遍地,龙川军所至,永昌驻军一触即溃、一溃千里。

十月将尽、岁寒当临,谁曾想到耿?m会如此疯狂,入冬之前,还给永昌军来一下狠的。

永昌军怎么想,耿?m无暇理会,他只知道,将军身陷邪龙城,急需增援;击溃了永昌守军,耿?m二话不说,挥军急进,直捣黄龙。

邪龙城群龙无首,加上内有不安分的人捣乱,名义上的段酋迁,实际上的段无道老巢,尚未坚持到段无道醒转过来,就被耿?m一举捣毁。

同一时间,永昌南部,韩逊率领着黑齿精锐,突然跨过银生和永昌之间的界限,立刻攻进永昌境内,横推诸县、席卷百里,永昌所属,无数郡县,无不望风而降。

耿?m和韩逊,一南一北,遥想呼应,势若破竹,几乎不到三天时间,就扫平了永昌全境。

占领了永昌全境,二人并没打算罢休。

只是稍作休整,二人立刻西进,以闪电般的速度,摧拉立朽,一举又攻灭了丽水,一直打到大、小婆罗门国境内,一个杀才,一个阴将,这才方兴未艾,罢兵休战。

此战发起得十分突然,二人推平了永昌之后,尉迟槿才得到消息;刚刚得到消息,尉迟槿还十分气愤,认为这二人不遵军令,肆意乱来,以后决不能重用。

可当耿?m和韩逊,将捷报以及朱璃签发的军令,送到了尉迟槿的帅案上时,尉迟槿气得脸都青了。

不过,这次她生气的对象,就变成了朱璃。

这混蛋竟然一声不吭就跑到了永昌,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尉迟槿接到消息,秘密地赶往了邪龙城,她的初衷,自然是想去揍人的。

是役,尉迟槿所部,一举占领了除阳苴咩城之外的南诏所有区域,遗憾的是,名义上的段酋迁,实际上的段无道,却逃匿不见了。

“......南国旌旗犹灭没,中原豺虎正纵横......”正如李处权的诗句一般,光启元年,就在纷乱的岁月中,终于被翻离了历史的日历。

这一年,中原大乱,大小藩镇,几乎都迫不及待地秀上了一手。

河南,河阳大将张全义,攻击朱全忠不果,反被击溃。

朱全忠可是流氓出身,被人揍了,岂能不报复;击退张全义,他就立刻敕令麾下,攻向河阳。

就在身为主君的诸葛仲,不得不为大将张全义擦屁股,集结河阳全部兵力,抵抗汴州军攻击之际,秦宗权部将孙儒,趁机攻进了河阳。

河北,罗弘信同朱瑾兄弟爆发冲突,事态逐渐升级,最终导致乐彦祯同朱氏兄弟,大战连场,魏博之地,一时之间,烽火如荼、流民四起。

河东,李克用有见于河北战乱,认为他很久没露面了,生怕天下人把他忘了,立刻甩开膀子,向老对手孟方立亮出了獠牙,两位冤家,在休息了不到一年之后,再次干上了。

浙东,胜义军节度使、淮南王刘汉宏,攻击杨行密不果,反被杨行密击溃,惨兮兮地退回了浙东,杭州节度使董昌,一见刘汉宏大败,认为这是一个扩大实力的好机会,立刻敕令麾下大将钱?,率部攻向浙东。

凤翔,朱玫攻击李茂贞不果,派出大将王行瑜,企图让他袭扰李茂贞的后方。

可王行瑜却并没有依令行事,反而率部攻下了?州,开始拥兵自重起来,自号?州节度使,再也不甩朱玫了,平白被王行瑜摆了一道的朱玫,气得差点吐血,最终只好怏怏而退,跑回了自己的老窝?延,一个人蹲在院中画圈圈解闷。

川蜀,李思恭的好基友、兼战友杨师立突然病故,王建一见机不可失,立刻联系了曾经的好战友顾彦朗,一起夹击李思恭。

顾彦朗虽然受到田令孜的青睐,可凤翔有一个李茂贞,他待在凤翔几乎没什么作为;接到王建的信息,立刻就响应了王建的号召,屁颠屁颠地从背后,猛暴李思恭菊花。

李思恭溃败,逃往河西;顾彦朗鸠占鹊巢,霸占东川。

坐镇西川的王建,耗时费力地击溃了李思恭和杨师立,结果却被自己青睐的好战友顾彦朗,摘了桃子,只得气鼓鼓地跑回西川老巢,学着朱玫在院中画圈圈去了。

光启元年,就在烽烟四起、天下大乱之中,走到了时光的尽头。

光启二年,犹如闪亮登场的插足者小三,招摇妩媚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二月,兴元府杨守亮的部将石君涉,在受命?;べ易谑?,受不了李茂贞的颐指气使,毅然弃守镇城,投奔朱玫而去。

三月刚至,中原藩镇,就像约定好似的,立刻厉兵秣马、挥军勇进,大战再次爆发在各地。

而在同一时间,南诏的阳苴咩城城下,尉迟槿兴兵二十万精锐,兵围皇城。

城门之上,权臣杨登、原龙川节度使释?咙、大慈爽段义宗等人,拱卫着南诏国主隆顺,亲临城垛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远眺围城大军。

话说南诏这个国度,也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国度。

它的身上带着老朽不堪的气息,无数年来,它穿过了岁月的长河,饱经了历史的更迭沉淀,时至今日,也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所以尉迟槿来了,还带来了数万大军。

国主隆驾临城墙,抬眼就看到那无边无际的旌旗,还有那浩若林海般的刀枪,以及那渺若沧海般的巾盔时,瞬间就被吓得颤如筛糠、口不能言。

若不是大慈爽段义宗,还有宫中的几位近侍见机得快,连忙托上他一把,这家伙一准都能瘫软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南诏的众文武,也无人有暇,去看他们的国主一眼,无论忠奸,尽皆一脸肃然,满脸阴沉地望向皇城外,那浩如**般的围成大军。

城墙之下,一面数丈长宽、漆线纹绣的“朱”字大旗,猎猎招展。

旗帜之下,尉迟槿早已摒弃了蛮人的伪装,银盔银甲、玉面盈辉,英气逼人、更是飒爽无限,如此武将,如此郎君,若不是西贝货,必然天下罕有。

尉迟槿身周,簇拥着六名女将,个个娇若春花、美若琼玉,英姿卓越、妩媚不群。

这六人,当然就是杨柳叶、查书尘、杨正见、李文旖、莫文兰、以及莫阳光六人了。

年前,邪龙城破,尉迟槿秘密地进入了邪龙城。

她见到朱璃的同时,也见到了朱璃身边,那六位卓越多姿、丰韵娉婷的娘子;而且这些娘子,个个体态轻盈、温婉柔美,吓得她差点就想将朱璃拉过来,给活撕了。

知道了解情况后,尉迟槿才放下心来,继而立刻听从了潘炕的建议,当天就将几位娘子忽悠进了军中,就地成立了她自己的独属卫军,简称鸾卫。

现在这六人,可都是尉迟槿的牙兵亲将,就连邋遢小娘,也被尉迟槿要了过来,做了贴身亲随,一个娘子都没给朱璃留下,大大地让其他人开了一回眼,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霸道。

两大教主杨柳叶、查书尘原本是没必要加入凤卫的,可朱洽也在,作为神使的朱洽带头支持,两大教主也只好憋屈地坐起了女将军来。

龙鹄?m四女倒是好办,她们总算找份差事,混口饭吃,也能让几位师兄有个安稳的地方养伤,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岂有不应之理。

六女左边,伫立着大将耿?m,右边乃是一众蛮将,这些人都是投靠尉迟槿的人。

这个时候,皇城上的释?咙,突然站了出来,向着城下的尉迟槿,愤懑地喊道:“尉迟槿,哼,阁下果然好手段,不到一年时间,阁下就能啸聚四海、荡平天下,老夫真是瞎了眼,当初没有认出你这条真龙?!?/p>

面对释?咙的嘲讽,尉迟槿依然恭谨有加,只见她纵马上前,拱手向着释?咙朗然道:“大军将当初青睐之义,在下没齿难忘?!?/p>

“不敢?!笔?咙不等尉迟槿说完,就不咸不淡地回应道。

对方的语气,尉迟槿还是没有放在心上,仍旧拱手道:“南诏立国之初,始有六诏之地;自蒙舍诏皮逻阁,一统其他五诏,总领云南之地,南诏势雄,卓立西南?!?/p>

“阁罗凤时,南诏大将王毗双、罗时奉命攻川,陷?q州、掠?;?,始设清平官;自此,南诏屡屡向大唐表臣,又屡屡肆意攻川?!?/p>

“时至今日,大唐建国也有两百七十余载了,两国之间的战火,却从未彻底断过;难道大军将就没有统计过吗,在这两百七十余年的时间中,南诏百姓、和川蜀百姓,因为上位者的野心,到底有多少人,曾殒命于战火之中?”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百姓久处离乱,民心思定;我尉迟槿并非蓄意兵围皇城,而是整个南诏的百姓,不希望继续生活在硝烟之中了,大军将难道还看不明白吗?”

“尉迟槿只是侥幸,登高一呼、天下云集,不是我尉迟槿要灭南诏,而是南诏的当权者,自取灭亡,大军将以为然否?”尉迟槿凤眸微眯,直视着城墙上的释?咙,义正言辞,铿锵而言。

尉迟槿话音刚落,就立刻得到了无数南诏将士的附和,山呼海啸般的吆喝声,瞬间爆发:“杨登当诛、隆顺当亡?!?/p>

“杨登当诛、隆顺当亡?!?/p>

“杨登当诛、隆顺当亡?!?/p>

.......

人心都是肉长的,自古以来,君民相得、天下安乐;君奢臣靡、王朝必沦,这是天意,也是极道。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