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vs巴黎圣日耳曼:第三二八章 比武招亲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就在段不仁,殷勤地引领着李文旖等人,向着大军将的府邸走去之后,邪龙县的城门口,就出现了三道风尘仆仆的身影。

只见当先一人,身长七尺开外、器宇轩昂、英姿勃发,正是朱璃。

朱璃的左手边,站着一位一脸阴鸷、眉头紧蹙的大汉,大汉腰挎长剑,一脸肃然,正是鬼卫的三大头目之一,荆铭。

他的右手边,站着一位形若车轱辘、一脸憧憬、神采飞扬的青年,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周然。

接到尉迟槿的信息后,原本朱璃一行,是要前往剑川,去和尉迟槿会和的,可是人到半路,一行人中的有些人,就打起了小算盘,这个人显然不是别人,就是周然。

自从上次尉迟槿莅临会川,挑选大将前往南诏,当时的周然,就曾主动请命,可惜他的拳拳盛意,却被尉迟槿无视了。

将不知兵,乃兵家大忌。

舒贺、王佥一行人,千里投奔,一片赤诚,自然会将自己的履历,主动汇报给尉迟槿。

通过他们的自我陈述,尉迟槿知道,几个人中,只有周然尚未经事,在攻伐南诏的关键时刻,尉迟槿岂敢任用一个小毛头,这无关信任与否,而是对个人能力的评估,人之常情。

可落在周然眼中,他就以为,自家夫人看不上自己。

他这样想,可就错怪了尉迟槿,若是尉迟槿看不上他,会允许他和朱璃待在一起吗?

可周然一旦有了这个猜测,就非常失落,同时这位毛头青年,立刻开动脑筋,另谋他途;一行人前往剑川,周然估摸着,即便到了剑川,他应该也没有出头的机会。

不能出头,自然就谈不上建功立业,不能建功立业,就没办法养家糊口啊。

要知道,现在的周然,可不是纯情小处男,吃掉了齐妙戈,他就转正人夫了;温柔似水、缠绵难舍,可带来的家庭问题,显然就够他喝上一壶。

齐妙戈可不是一人,这位娘子拖家带口几十号人,要养活这么多人,周然这个未来的家主,岂能不着急。

离开了会川,他连敲诈黄景的机会都没有了,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拼搏,去奋斗;若是尉迟槿看不上他,身在军营,他还有奔头。

俗话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一路上都在思考着,如何养家糊口的周然,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天大的主意,主意只有一个,却需要担负极【爱尚小说 更新快】大的风险,以他的身手,想要实现心中的抱负,显然千难万难。

想来想去,整个队伍,只有朱璃这个傻子似的主君,最好忽悠,于是周然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朱璃一行的队伍,刚刚开进剑川境内,趁着小解的机会,周然就开始蛊惑起朱璃来。

什么千里走单骑,斩将夺城,光辉无比、英雄无双,一通吹嘘,小孩子心性的朱璃,还真让周然给忽悠住了。

为了成为周然口中的英雄,朱璃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打算死心塌地和周然干把大的。

二人出溜之际,正好被荆铭给察觉了。

要知道,荆铭和王冲这两个人,无论在任何时候,总有一个人,会就近守护在朱璃的身边,换句话说,就是朱璃上厕所,荆、王二人,也必有一人在不远处守着。

可是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呢,朱璃鬼迷心窍,完全被周然给带沟里去了,一心相当英雄的他,哪里是荆铭能够劝得住的,无奈之下,荆铭也只好一路跟了过来。

一路上,荆铭和周然吵吵闹闹,不知不觉,三人就窜到了永昌之地,继而,来到了邪龙城。(邪龙县:今云南蒙化县)

刚进城,看着一脸憧憬、斗志高昂的周然,荆铭脸色十分难看了,仍旧郁愤难明,咬牙切齿地向着对方道:“小轱辘,荆某在此声明,他日荆某见到夫人,必然要告你一状?!?/p>

“你胆子可真不小,竟敢蛊惑将军,深入敌人腹地,置将军于危墙之下;将来若是夫人得知此事,哼哼,即便有将军护着你,你也别想好过?!?/p>

荆铭出言毫不客气,带着对周然胆大包天的愤慨,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幽怨。

面对着荆铭的牢骚,周然脸色有点难看,可这家伙可不是怕事的主,干了都干了,现在还怕啥,因此立刻反驳道:“荆兄,若是这次,我小周砍下了敌将的头颅,帮助夫人夺下永昌,立下不世之功,相信他日,夫人即便知道此事,也不会为难我的吧?”

周然如此一说,光看表情,似乎和荆铭针锋相对、毫不示弱;可是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这家伙,其实心里虚的很,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想想朱璃和尉迟槿的感情,朱璃敢为尉迟槿剖心续命,一旦朱璃真的出了事,他也不敢保证,尉迟槿会不会发疯,一句话,周然其实就是在赌。

面对二人的争论,一脸严肃的朱璃,这个时候,突然转过头来,分别看了二人一眼,肃然道:“少废话,直接去找郑买嗣,或者段酋迁,砍下他们的脑袋才是要紧的?!?/p>

可别说,他如此这副模样,倒是真有点威风凛凛的样子,就连荆铭都有一刹那的错觉,以为那个曾经的将军,又回来了。

经朱璃一打岔,荆铭和周然,立刻三缄其口,再也不敢多言了。

朱璃的心智虽然有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正在不断地恢复着,众人很明显地就能感觉到,他的变化;至少最近月余,他再也没有让小红马撒尿,给他和泥玩。

就连说话做事,朱璃也都开始有模有样了起来,这些变化,看在众人眼中,喜在众人心头。

可是好景不长,眼看将军就要恢复了,周然却横插一杠子,荆铭岂能不郁闷担心。

现在这家伙,又将朱璃给带到了这里,若不是荆铭知道周然不可能有异心,他早就一剑,宰了这个小轱辘。

朱璃带头,荆铭、周然亦步亦趋,径直向着城内走去,可是走不多远,就见到无数百姓,潮水峰涌似的,向着一个方向,簇拥而去。

这种现象,让朱璃十分好奇,不知不觉中,他就顺着人流,向着人群簇拥的方向一路跟了过去。

时间不久,他们就来到了一处,连绵起伏的建筑群落之中,这里显然是邪龙城的富人区,居住的都是邪龙城有权有势之人,光从建筑物的体积,就可以看出来。

就在这片庞然巨大的建筑群落之中,屹立着一座异常雄伟的府邸,府邸的门前,伫立起一座简易的高台,而簇拥而来的百姓,就是向着那个高台而去的。

放眼望去,只见高台的两边,竖立起两根、二层楼高的旗杆,旗杆上飘荡这一副对联。

只见上联写道:“娘子妆成一枝花,欲摘此花露两下?!?/p>

下联写道:“丈夫梦觉半床月,想拥明月耍几手”

旗杆中间,还有一条大大的横幅,横批道:“比武招亲”

朱璃一行三人,来到近前,分开众人,就挤到了高台近前。

对于什么是比武招亲,显然引起了朱璃的兴趣,看样子,他要一探究竟了。

只见偌大的擂台上,站着一名膀大腰圆的小娘子,这位娘子,猪脑袋,斗鸡眼、蒜头鼻,鼻孔下方,还有一片黑乎乎的绒毛,清晰可见。

就在此时,只见胖娘子,伸出一只蒲扇大小的手掌,竖起了食指,抠起了鼻孔;她的另一只手中,提着一根硕大的铁杵,正顾盼自雄、舍我其谁的站在擂台上。

正在朱璃三人,刚刚来到擂台跟前,一位同样膀大腰圆的大汉,虎啸一声,猛地跃到了擂台之上,只听他大吼一声道:“段不义,我董老蔫来会会你?!?/p>

这二人往擂台上那么一站,一人持杵,一人持棍,身材相当,犹如公猪对上了小母牛,十分相称、天作地和。

听到那名男子的声音,胖娘子循着声音,抬头望了过去,她只是瞥了对方一眼,就十分不屑地道:“哼,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放马过来吧?!?/p>

这二人显然是认识的,胖娘子,似乎丝毫没将对方放在眼中。

被胖娘子不屑的神情一激,庞然大汉勃然大怒,只听他“呀”的一声,就挥舞起手中的铁棍,棍走龙蛇,脚踏七星,一路蛇行虎步,迅疾无比地向着胖娘子攻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个叫做董老蔫的汉子,棍法耍得确实好看,只听“乓”的一声,就见一道黑影,突然凌空倒射而出,迅疾得犹如被砸飞的皮球一般。

“轰”

黑影摔落,尘土飞扬,就连众人脚下的地面,都是一阵颤动。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就见那倒射而出,重重地摔在地上之人,可不就是董老蔫吗。

一合,仅仅只有一合,台上那位胖娘子,就将吨位不比她轻多少的一名大汉,给砸飞了出去,其悍赫然、望之却步。

这位娘子,可不是别人,她正是段酋迁的独女,段不义。

今天正是她比武招亲的大日子,虽然砸飞了董老蔫,引起别人的惊惧;可想做段酋迁女婿的人,想不劳而获、贪享荣华的人,显然不少。

继董老蔫之后,陆续又有数人踊跃而上,可惜这位胖娘子太彪悍了,几乎没有任何一位男子,能在她的手下走过十合,随着“轰”、“轰”......的不断摔落声,不断有挑战的男子,被段不义砸出擂台,可看在观众的眼中,却欢呼迭起、大呼过瘾。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