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vs波尔多:第三一五章 道法自然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咔嚓”一声,兵器碎裂的声音,突然传出。

那落天而来的霹雳电光,和那璀璨到极点的银光,倏然之间,就碰撞到了一起。

光束一触即崩,猛地炸裂、崩碎了开来,那爆发出来的毁灭之光,炫耀九天、天地失色。

在那炸碎的流光之中,一道身影,就像弹射的跳跳球一样,猛地倒飞弹出,几乎瞬间就撞在了一堵围墙上。

“轰”

小巷震颤、天地轰鸣。

无数碎石飞溅而起,漫天烟尘滚滚涌荡而出。

远处的观战众人,无法相信,这种崩山裂石般的轰动,竟然是由两个人的对战,而造成的。

少顷,烟尘散淡,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一道手持断刀、赫然而立的身影,犹如一尊神?一样,磐然屹立在那里。

其人如神,百战不败;其形如山,风雨不惊。

看那身形,其人绝不是一直大显神威的春风??娃慕?,而是那位,一直被弈江南死死压制着的朱璃。

朱璃雄姿英发、睥睨亘然,双眸警惕,死死地望向对面的围墙。

循着他的目光,众人向那围墙望去,只见一个“大”字形的孔洞,赫然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而视线【爱尚小说】所及之处,那位势若无匹、形若利剑般的弈江南,早已消失了踪迹。

不用想,那个“大”字形的孔洞,应该就是被弈江南撞出来的,众人心中,不言自明。

看到这一幕,朱璃一方众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继而就是振奋莫名。

其实,这些鬼卫来到川蜀,一听他们的将军,遭受了重创,很多人的心劲,瞬间就变得低落了起来。

他们是最忠诚的暗卫,虽然不至于心灰意冷、二志萌生,但懒懒的提不起精神来,也是事实。将乃兵心、将乃兵胆,一将受创,其兵必靡,这是人之常情。

外人是永远无法想象,朱璃在河朔军中地位的,河朔的普通士卒,私下里怼死别人的一句话,通常都是:“你厉害,你厉害怎么不去和我们将军比划、比划?”

由此可以看出,朱璃的勇武,是多么的深入人心,他的受创,对于麾下来说,无异于世界末日、天倾地陷般的打击。

可是如今,朱璃在万众瞩目之下,三战三胜,煊赫神武。

看在鬼卫的眼中,让他们无不以为,他们的勇悍无匹、百战不败的将军,又回来了,这些忠诚的将士,又岂能不振奋呢。

想比于朱璃一方的振奋,龙鹄宫一方的士气,显然降到了谷底。

在龙鹄宫,在弟子们的眼中,莫凌天这位师尊,就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神。

莫凌天之下,就是几位师兄了,而其中最受师弟、师妹崇拜的人,就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了。

现在连他们眼中,神一样的二师兄都被人给打飞了,四位师妹,又岂能不憋屈,不愤懑、不沮丧呢?

那位一身黑纱、面罩黑丝的娇柔女子,放眼一望,没有看到弈江南的身影,就立刻飞身,向着那个“大”字形的孔洞钻去。

其人不是别人,正是茯苓药师杨正见,龙鹄宫的女神人物;弈江南的消失,让她意识到二师兄的下场,担心之下,立刻就前去探望、救助。

而两小幺文兰和阳光,则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狠狠地瞪着朱璃,小虎牙咬得咯咯响,但考虑到几位师兄都被揍趴了,她们也只能干瞪眼、不敢过去,担心被揍。

等朱璃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后,这两丫头,齐齐小脚一跺,小脑袋一甩,就像两只傲娇的小松鼠,小尾巴似的,跟在杨正见身后,钻进了孔洞。

而身为大师兄的李天府,此刻望向朱璃的眼神,有点诡异。

只见这位龙鹄宫的大师兄,一脸无悲无喜,淡淡的眼神,深藏着致命的威胁,看得朱璃,一阵毛骨悚然。

李天府的三个师弟,被朱璃揍趴一对半,李天府能不怒吗?

只是他观察了朱璃的出手,尤其是朱璃最后施展的两项绝技,都是他见所未见、威力奇大的招式,现在三位师弟身受重创,若是他贸然上前,今天只怕想要全身而退,都难上加难了。

身为大师兄,他不能不考虑这些,因而他望向朱璃的眼神也一直在变化。

惊疑、审视、继而犀利、凌厉了起来。

而随着他眼神的变化,四周的气流也随之涌动不定,躁动、紊乱、最后疯狂、狂暴,气流成风,逐渐升级,和风、大风、狂风、暴风,直到飞沙走石、沙雾弥天,李天府似乎终于有了决定。

而处于李天府注视下的朱璃,感觉周围气流的变化,以及空间的不断凝滞、压抑、甚至窒息般的感觉,他就猛地转过身,直视着李天府,悍然道:“喂,拿葫芦的大个子,难道你也想和我打架吗?”

朱璃的这种幼稚般的质问,在李天府看来,极具有欺诈性,只见他双眸虚眯,朗然道:“阁下明明是一方高手,却要装疯卖傻;先是戏耍我两位师妹,继而又接连打伤我四师弟、三师弟,还有现在的二师弟?!?/p>

“身为他们的师兄,我与阁下,还有什么好说的,今日,说不好李某要与阁下做过一场了?!崩钐旄?,语出淡然,神情冷厉。

回音未落,风暴急速增强,转眼之间,这片区域,似乎只剩下李天府和朱璃。

受到李天府气势的倾轧,朱璃感觉,好似有一座绵亘万里的大山,在无形中,缓缓地向他压来;他的身躯,都在这样的压制下,出现了一丝不由自主的颤栗。

红尘酒客李天府,凌天不出,谁人可阻?

李天府游戏红尘,志在天道,放眼天下,除了龙鹄宫大宫主、也就是他们的师父莫凌天,谁能够阻止这位龙鹄?m大师兄,做任何事。

其人天资超绝,绝世风骚。

三岁吟书、五岁入道,九岁无双、十三绝世,现年二十六岁的李天府,就已勘破至武,步入天玄,乃是武道界,不世出的奇才。

天道无为、为在众生;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岂是那么好突破的吗?

李天府身为天玄高手,尚未出手,其势倾天。

这风雨欲来、势必倾天的气势一出,朱璃一方的众人,惊喜的表情,尽皆凝固在了脸上。

身在威势中心的朱璃,感觉更加明显。

朱璃表现出来的能力,绝不亚于绝世巅峰的修为,可绝世巅峰同入玄相比,虽然一线之隔,却天差地别。

面对一个名副其实的天玄高手,朱璃感觉自己,就像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那一艘无助的孤舟一般,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处境艰难,但朱璃逆势凝眸,倔强地挺直了脊梁,一脸毅然地对上了李天府的双眸。

有道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直面一名天玄高手,还是朱璃心智未复之际,无论在谁看来,这都是大祸临头的征兆。

可对现在的朱璃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天大的机遇呢。

通常人都知道,求生之道在于圆融,所以趋利避害,乃是人的本性。

朱璃的性格,历经两世,尽皆都是宁折不弯、虽死无愧的品性,问心无愧,正是他的人生格言。

可是,无论任何时期,任何社会形态之下,若是仔细研究、细心观察,人们不难发现,但凡具备这样性格的人,要么潦倒一生,要么英年早逝,虽不绝对,却大多如此。

难道天道扬恶,人性沦丧了吗?

口口声声宣扬正义,提倡真诚,追逐光明,刚直无愧,难道不是这种主流趋势下,想要塑造出的人群吗?

造成这样结果的因素很多,有人性方面的、有文化影响方面的,也有社会方面的,等等。

可光从道的一面来说,天地不为、大道无形,万物生灵存于天地之间,若想活得好好的,活得滋润长久,他的选择、行事就要附和天地运转的规律。

万物生存,循道而为,方得自在。

至善若水,水善若道,可水态多变、百川入海。

可见大道多变,刚直无愧的性格,固然值得提倡,可是在很多情况下,若是不懂变通,其势必危。

这个世上,不但有阳光,还有长夜;不但有君子,还有小人;存在即是真理。

刚直无愧,君子之风;可君子往往斗不过小人,君子有矩而行,拘束太多,可有时候,君子行仁,人心不仁,君子必被反噬,岂能不落魄、又岂能不横死之理。

朱璃的格言、个性,已经限制了他对武道的体悟,踏上更高之境。

现在身受重创,记忆全失,现在又大战连场,零距离地对峙李天府,对他的武道增益,何尝不是一次天大的机遇呢。

何谓道,古老的修者,将道分有四境,自然、释然、当然、怡然,而入玄,就是入道的第一境。

天人合一,以人合天,就是入玄。

李天府势压朱璃,也让朱璃,有了近距离感受自然之境的机会。

不谙世事、唯独武道天赋??,在加上忘记一切,心若赤子,剖析李天府的气势,如鱼得水、酣畅无阻。

自然之道,在于圆融,在于和谐、在于契合,一番体悟之下,让朱璃对武道的理解,瞬间迈过了那道横亘已久的阻碍。

身心通透、一念豁达,就见外界的朱璃,在李天府的倾轧之下,肉眼可见般地逐渐轻松了起来。

甚至,他的身周自然而然,就凝聚起一股清风,循环往复、圆融无比,让一直注视着朱璃的李天府,原本冷厉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惊异、继而越来越瞠目结舌了。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