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雪地靴旗舰店:第二九一章 形若新生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大好春色,周然岂能错过。

可是正待他要仔细望去时,突然一声怒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地乍响当空:“淫贼无耻,受死吧!”

随着声音,只见漫天的水花,好似追魂夺魄的利箭一般,猛地向他疾射而来,猝不及防的周然,瞬间就被打了个正着。

“噗通”

“哎呦、??!”

毫无意外,细瞅不成,骤遭一顿水箭袭击,让周然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痛呼失声。

水乃至柔之物,竟然被人当做利器来使用,可见那人的手段,有多高明,远远不是他周然能够想象得到的,更是比不了。

现在他的胸口、脸上、小腹处,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疼痛,犹如被真实的硬物抽打过一般,骇得他脱口就骂道:“娘的,什么鬼东西,谁是淫贼?”

可是,不等他骂声音落,远远的又是一声羞愤凄厉的暴喝:“该死的淫贼,还不承认,今天不将你剁成肉酱,姑奶奶我就不姓文了?!?/p>

娇叱怒极,撕裂苍穹,好似远空的白云,都被这一生怒斥,给震碎开去。

循着声音,小池中一道水花,急溅而来,那情景,就好像一条巨大的游鱼,贴着水面飞掠一般,沿途在水面上,激荡起一条湍急的水浪,直接向着周然的方向,电射而来。

虽然没有看清这个小娘的面目,可是对方光凭水箭,就差点将他击成内伤,周然眼瞅着对方向自己杀来,他岂能坐以待毙。

只见他一骨碌爬了起来,根本就顾忌不了身体上的不适,转身就跑。

美人入浴没看到,竟然杀出一个女罗刹,这到底是艳福,还是横祸?

周然脆弱的心灵,是崩溃的,若不是母夜叉追的急,他都要指天骂娘了。

心中暗暗发苦的他,腹诽不已,不就是解了个大号吗,又不是刻意偷看的,分明是这两个小娘自己送上门来的,怎么现在又怪到他头上来了,欲哭无泪,都不知道该向谁说理去。

暗中抱怨着,周然脚下可不敢停留,一流烟地,就向着远离池塘的方向跑去,突然,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

衣服,确切的说,是女人的衣服!

即便周然再笨,也突然明悟了起来,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两堆,叠放整齐的衣服,肯定就是小池中的两个女罗刹的。

看到那两堆衣服,周然一双老鼠屎般的小眼睛,立刻骨碌碌地一转,娘的,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对方不仁,就休要怪小周不义,只要对方没有衣服穿,看她们还怎么来追周大将军。

一念萌生,周然瞬间化作一阵小旋风,疾风走马、风卷残叶般地向着衣服冲去。

两堆衣服距离他并不远,眨眼之间,周然这阵小旋风,就席卷到了衣服跟前,他没有卷起漫天的残叶,却瞬间卷走了两堆衣服。

“啊,混蛋,天杀的淫贼,快放下衣服?!?/p>

小旋风远去,背后却突然传来,怒窒苍穹般的悲愤之音,那滔天的怒气,好似连这初夏的美景,都被震得一阵颤抖。

无论背后怎么尖叫,远去的小旋风,头也不回,远远地还传来周然幸灾乐祸的回应声:“天杀的母夜叉,竟敢得罪你家周将军,你们就等着在水里泡一辈子吧?!?/p>

声音缥缈,小旋风瞬间跑了个没影。

杨柳依依,小池翠浓,此刻,再也没有了欢快的笑声。

少顷之后,一道怯生生的声音突然响起,不无担忧地道:“文旖姐姐,没了衣服,我们该怎么怎么去和大宫主会合???”

“该死的淫贼,最好不要让我再碰到他,否则,我一定将他碎尸万段?!币徽笠а狼谐莸纳?,继而响起,随后就是苦涩的叹息声。

放眼看去,平静的水面上,只有两颗青丝如瀑、秀美绝伦的美人脑袋,在大眼瞪小眼,满脸苦涩的对望着,一筹莫展。

良久,其中一个细眉如月,琼鼻???,美若西子般的女子,突然开口道:“别怕,玉露,义父这么急切地征调我们增援,应该绝不止我们一路,文兰那丫头,说不定也会前来?!?/p>

“前往玉垒山,这里乃是必经之地,我们就躲在芦苇中,等看到文兰,再向她借两套衣服?!闭飧雒廊粑髯影愕呐?,看来就是文旖宫主了。

她不提文兰还好,一提起文兰,玉露立刻没精打采地耷拉起脑袋,一脸郁闷地咕哝道:“文旖姐,你和文兰都是宫主,可差别怎么那么大呢?!?/p>

“文兰那丫头,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着的人,一见到好吃的,十头耕牛都拽不走;她要是到了茂县,还不知道要胡吃海喝到猴年马月,指望她,我看那,还不如指望天黑?!?/p>

“再看看文旖姐你,风里来、雨里去,洗个澡,都被人家看个精光,连衣服都被人抢走了,难道这就是命吗?”

“玉露!”一道阴沉冗长的女声,突然打断了玉露的抱怨,文旖那带着清晰的磨牙声,阴恻恻地道:“你屁股是不是又痒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原来不是周然一个人的专利,这个名叫玉露的小丫头,好像也有这方面天赋。

周然比较幸运,没有遇到文旖、玉露同行的那波壮汉,很快就追上了齐妙戈,当天晚上,他们就找到了朱璃一行人。

对于他们的到来,最开心的还是舒贺、王佥、折嗣伦三人,尤其是舒贺,望向齐妙戈的眼神,总有一种老爷子看孙媳妇的暧昧。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朱璃就悠悠地醒了过来。

看到朱璃醒来,众人无不欢欣鼓舞,那情形,若是那个时代有秧歌,估计大家都能毫无顾忌地扭上一段吧。

当然,这其中最激动、最开心的还是尉迟槿了。

一见珍爱的那人醒来,尉迟槿连忙走上前去,想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以缓解这几天的苦闷和担忧。

可是,不等她走到近前,就见朱璃一脸怯生生地向后退了几步,一手平举,作推出状;一手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顾头不顾腚大喝道:“哇,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妈妈说,漂亮的女人都是饿鬼,专吃男孩子的心肝,你这个漂亮的饿鬼,千万别过来?!?/p>

这突然的一幕,让欢欣的众人,脸上的神情,立刻凝固了下来。

继而,不知他们想到了什么,一个个的,突然齐刷刷地转向朱洽,形容阴狠,好似要将这老道士给生吞活撕了一般。

面对着气势汹汹的众人,尤其是冷面凝霜的尉迟槿,以及杀意滔天的耿?m、荆铭等人,朱洽的神情同样狐疑不定起来。

类似朱璃这样的重伤,在众生归望聚心阵的作用下,三天确实可以吊住对方一口生气,这个朱洽心里有谱。

可是在以前,三天一过,那些被救助的人,虽然性命无虞,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立刻醒过来的。

这个古老的神阵,用到了朱璃的身上,情况怎么突然变得诡异了?

现在,对方不但没有丝毫的性命之忧,反而立刻就能窜能蹦了起来,大大出乎了朱洽的预料。

他却不知道,朱璃曾经服用过不死之药,理论上,他就是不死的。

只是骤然失去了整颗心脏,五脏不全,身体运转的关键环节,缺失掉了,不死药虽然保留了他的生机,却永远不可能让他醒过来。

朱洽的众生归望聚心阵,从某种程度上,激发了朱璃的身体机能,让他的心脏重新生长了出来;可是,新生的心脏稚嫩、弱小,也让他成熟的心智,丧失殆尽,说话做事,形若小儿,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最震惊的不是外界的这些人,而是潜伏在朱璃意识中的器灵,器灵只是一道类程序的存在,他的种种作为,都是法宝炼制者预先设定的。

那位神通广大的高人,似乎预料到了朱璃,应当有此一劫,将会陷入永恒的沉眠,这才让器灵,预先制造出了朱琊,以图后继。

可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这个空间,竟然存在着,不在他推算之中的人物,这个朱洽,恰恰正是其中一人。

正是因为朱洽的出现,才有了众生归望聚心阵,朱璃的心脏才得以重新激生,再加上,山海经无数灵药的滋养,朱璃醒转过来,自然是必然的事。

器灵的震惊,源自那位法宝炼制者,他设定的程序,只能让器灵,按部就班地执行到朱璃剖心救爱之时。

若是朱璃重新活了过来,器灵就不知道,以后自己该干什么了。

就像后世的ai,虽然侵入了各行各业,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其实大可不必要;ai能取代的事情很多,但也有他取代不了的,比如研究ai的工程师,写小说的作者等等,ai统统取代不了,程序毕竟是有限制的。

器灵不知后续干什么,那么它唯有遵循以往的指令,朱璃受伤,它就必须倾尽山海经所能,给予搭救、滋养,朱璃遇到危险,它就必须加持更加狂猛的异兽给他,等等,可以预见,未来的朱璃,一定更加强大。

其实这个时候,朱洽他们设计寻找龙木的事情,完全可以不用做了,山海经中的灵药、灵果、异兽、珍禽,难道不比龙木来得强劲吗?

可是,对于一件法宝,朱洽的玄学修为再高,也不可能推算出来,类似智能机器的东西,怎么推算?

朱【爱尚小说 更新快】洽推算不出,外界自然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可是面对朱璃现在的情况,他又不能不解释,虽然他也非常糊涂,不过,为了免遭众怒,现在的他只好开始忽悠了:“诸位不必惊惶,朱璃将军的伤势,比老道预料的,恢复的还好?!?/p>

“大家也看到了,将军心智受损,形若小儿,我们必须立刻展开行动,争取尽快拿到龙木,难道诸位想要,一直面对这样的将军吗?”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