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淑女 女鞋:第二五三章 一矛爆发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可若不曾借力,为什么又能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威力呢?

朱璃的眼中出现了一刹那的迷惘和不解,继而就是慢慢地思索开来。

同一时间,他还要分出七成的精力,全都放在了刘敖的长戈之上,这位赫连勃勃的在世之身,乃是对方三人中,对他最具威胁的一个,由不得不上心。

至于乌知义、屈突诠二人,虽然不弱,但还不能对朱璃造成致命的威胁。

面对三人的轮番攻击,朱璃的处境,十分?;?。

惊险之处,用刀尖上跳舞、绝壁处??崂葱稳?,也不毫不为过。

分心参悟记忆中的陆吾崩山图,也是迫不得已。

眼下局势十分严峻,朱琊虽强,可缠住他的那两个契丹大将,也丝毫不弱,简直就是这个时代的超级bug,让强悍的朱琊根本腾不出手来帮他。

而朱璃若想破局,就必然从最具威力的崩山九式上入手,这是最显然不过的道理。

这也是他不得不冒险的原因,险中求胜,若非情非得已,谁都不愿意去尝试吧。

意识中,陆吾九尾崩山的场景,一遍又一遍的划过脑际,那九尾连绵、律动不已、疾如闪电、震颤不休的动作,就像铭章刻印一般,在朱璃的心底深处,愈发深邃、愈发清晰了起来。

不得不说,生死之间,是最能催发一个人潜力的时刻,以前朱璃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却在如此?;氖笨谈用髁?,最让他在意的,还是陆吾九尾蓄力的状态。

陆吾那形似九条丘陵一样的尾巴,挥动之际,显得无比凝练、无比内敛、而又无比沉寂。

所谓的沉寂,不是形态的沉寂,而是力量的沉寂;陆吾以九尾轰击雄山,必然力惯九尾,可尾部的力量沉凝得犹如死火山一般,枯寂而冷然。

力量充盈,为何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呢?

带着这个疑惑,朱璃无比认真地开始探索了起来,直到他再一次目睹,虎尾击打在雄山上的刹那,他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为此还差点被刘敖一戈击中了要害。

众所周知,山脉是人畜无害的,踏足山峰,心中无比踏实,欣赏美轮美奂的山景时,我们很少担心脚下山岩会发生什么。

可一旦爆发了火山,那种情形,就让人望而却步、悚然动容了。

火山的爆发,狂暴而凶猛,简直就是无物不吞、无物不破的毁灭之景。

凝练、内敛、沉寂的虎尾,甚至没有一丝力量外泄,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个问题,朱璃现在终于找到了答案,它在蓄力、它在凝练、它在压缩。

姑且将陆吾的九尾分开,只选择其中一尾来观察,那么它所保留的外在形态,就是律动、疾挥和震颤,显然少了连绵不绝的一环,这才是陆吾九尾真正的外在形态。

因为陆吾有九尾,逐次挥动起来,才会给人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若是连这种情态都参悟了进去,就会让人对陆吾蓄力的奥秘,产生了误解。

只看其中一尾的形态,才能参悟出陆吾蓄力最本质的奥义。

律动是对力的深压、挥动是对势的积蓄,震颤是力量凝练到达了极点,难以自持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颤动。

一朝顿悟,满心空灵。

崩山九击,它攻击的奥义不是借力、借势,而是压抑到极点的爆发,是的,就是爆发。

以前,由于九尾连绵不绝,层层递进,让朱璃歪打正着,领悟出了借力借势的崩山九击,还好,那种错误的领悟,让创出的威力同样不俗的攻击手段,极尽之处,连神仙般的人物谭峭,都能一击轰飞,可见威力相当不凡。

但那样的攻击,有个致命缺点,就是在对峙速度极快的对手、或面对众多敌人围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将连续的借力施展到极尽之处。

再次领悟陆吾的九尾攻击,让朱璃终于领悟到了其中一丝真髓,也许,这才是陆吾要教给朱璃的运力之法。

压抑、凝练、蓄势后的爆发,才是陆吾九尾崩山的真正奥义。

朱璃的绝招暴刺连击,虽然也有一个暴字,却不是真正的爆发。

暴刺连击,是朱璃通过的内息、暗劲的相互作用,震颤疾刺,内息、暗劲相互激荡,才给人一种暴动的假象,本质上还是震荡的运用。

那么何谓爆发呢?

陆吾想要交给朱璃的真正爆发,又是什么?

在后世,在朱璃没有穿越之前的那个年代,国歌就唱的很好,“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

无数人民,在旧社会的双重压迫之下,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不畏生死,不惧牺牲,都要掀翻那片,旧时代的天空,万众一心,一往无前,这才是真正的爆发。

同理,岩浆中含大量的挥发分,加之上覆岩层的围压,使这些挥发分溶解在岩浆中无法溢出,压抑达到顶点,一旦获得契机,挥发分就会急剧被释放出去,这才形成了火山,这才是真正的爆发。

积蓄、凝练、压缩到极点,最后一瞬间的释放,才叫爆发,产生的力量,几何倍数的递增,威力丝毫不逊于施展到极尽之处的崩山九击,这才是陆吾的攻击要义。

有压迫才有爆发,有压力才有爆发,而眼前处境,对朱璃来说,正是寻求爆发的最佳时机。

他被三个人围着揍,这就是压力,这就是爆发前的压抑。

一念恍然,朱璃的神情一片焕然,斗志十分昂扬。

只是一瞬间,刘敖、乌知义、屈突诠就突然感觉到,朱璃好像恢复了生气,却又莫名其妙地气馁了下去,不但不再反击了,还一味地防守了起来,俨然就变成了一个任打任愿的小媳妇。

这一发现,让三人大喜过望,莫非对方泄气了,还是朱璃没有了还手之力?

带着这个猜疑,三人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反而更加迅捷了起来,那劲头,简直就比媳妇给他们生了个小王,还要让他们惊喜。

这个惊喜,自然就是惊怒,加上喜当爹。

而被三人围在中间的朱璃,显然就被他们看成了老王,手中的兵器,锤打起老王来,那可真是不遗余力,不但欢实,还拼命地往死里锤。

而在三人围攻之下的朱璃,一脸沉凝,不断地尝试着如何蓄力,然后爆发。

放眼望去,众人只觉得朱璃更加岌岌可危了,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

站在城头上高远、张归牟、贺回鹘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阴沉,拳头都不自觉地攥得紧紧的;高远甚至还调集了弓箭手,以防朱璃稍有不测,他们就会立刻冲出去,在弓箭手的掩护下,死也要救回他们的将军。

而在狄人联军之中,李全忠、刘仁恭、吐勒斯、以及契丹统帅耶律蒲古等人,立刻喜笑颜开,那神情就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般。

随着刘敖等三人,不断地对朱璃进行敲打,朱璃输入到钢矛中的内息和暗劲,已经越来越多了,这些内息、暗劲在钢矛之中,形成了无数个涌动不已的循环,循环中的内息、暗劲,不断涌动,不断壮大。

到了后来,由于控制难度的提升,钢矛自然而然地震颤了起来,在朱璃的感知中,哪怕他再输入一丝内息或者暗劲,就有可能导致钢矛失去控制,这才让他果断地停止了输入。

半个时辰匆匆而过,朱璃不断地积蓄,不断地压缩、凝练,爆发一击,终于要迎来即将绽放的时刻。

在被人揍了半个时辰,都默默地不吭声,朱璃心中的怒火,同样积蓄到了顶点。

乌知义、屈突诠这两个奚人大将,朱璃对他们的小命,根本不在意,若不是刘敖当前,对上这两个奚人大将,虽然要颇费一番手脚,朱璃也有自信力斩二狄。

精心研究出来的成果,怎么也要选择一条大鱼来试验一下啊。

刘敖,这个前世的暴徒,毫无意外地就成了朱璃新招的试验目标。

铁抢、大戟、长戈,依旧挥舞不停,而在三件兵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朱璃一如颠簸流离的轻舟一般,似乎随时都会倾覆,可是在三人猛揍了半个时辰之后,朱璃竟然还是岌岌可危、【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却又屹立不倒的状态,也让围攻他的三人,心中不自觉就升腾起一股郁气。

就在三人心中的郁气,眼看就要壮大之际,那一直受气小媳妇般的朱璃,突然爆发而起,他的手中,一袭流光陡然飞掠而出,流光甫一惊现,就亮得刺眼,一如彗星掠过长空,又似极光划过天际,倏然而迅疾,快,快到一现即逝。

流光乍现,时空仿佛也在此刻,凝滞了下来,连四周的气流都来不及翻涌。

就在这极其短暂的一瞬间,埋头攻击的刘敖,突然浑身一颤,整个身躯,如置冰窟,浓郁的死亡气息,转眼就弥漫住了他的全身。

刹那芳华、璀璨无比,是一瞬,也是永恒。

而就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刘敖的意识,永远地陷入了黑暗,此后,世上再无刘敖,这个史无前例的暴徒,在他和朱璃的第一次邂逅中,就永远地归于冥冥之中。

有时候,声音来得很慢,但鲜血却飞溅的很快。

看在外人眼中,刘敖、乌知义、屈突诠三人,走马灯一般地围着朱璃,猛敲狠劈,正忙得不亦乐乎之际。

只见原本早就左支右绌的朱璃,却突然挥矛飙起,爆发出一抹暗淡天地的银光,银光爆发,十分突兀,极其耀眼,瞬间银华,光耀苍穹。

“蓬”

正在众人被那刹那银光,亮瞎了双目之际,一声铁棍砸在大西瓜上的声音,才倏忽而来,血花早已飞溅长空,豆腐脑似的粘白之物,飞溅而出,让朱璃所在的那片战场上,满目狼藉。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