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雷恩卡昂:第二四四章 苏醒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契丹使者,就在郭奇佐充满硝烟的口气中,拂袖而去了。

当尉迟槿、郭奇佐走出大殿,这才接到王月瑶被秘书监贼人劫走的消息。

二人听到这个消息,脸色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尉迟槿立刻回头看向赵五,疾声厉色般地喝令道:“赵都尉?!?/p>

“属下在?!闭晕逡仓朗虑檠现?,立刻恭声应诺。

“现在将军府周围,还有多少鬼卫?”

“原本有八百人,王冲兄弟,若真是只身一人向贼人追去,并未带上一兵一卒,现在应该还是八百人?!闭晕逯皇锹砸凰尖?,就立刻回应道。

“你立刻率领四百弟兄,前去支援王冲,无论如何,都要救下王......王书佐?!蔽境匍纫涣乘嗳?,神情十分凝重。

“诺”赵五想都不想,就立刻拱手领命而去,救命如救火,希望能够来得及,他心中暗暗思忖道。

王月瑶出事,在场最急的人,不是郭奇佐,也不是河朔文武的任何一人,这个人就是尉迟槿。

王月瑶对于朱璃的心思,河朔的文武谁人不知,尉迟槿更是知之甚深,这二人,可是从当年的富阳,就开始互看不对眼的。

正如王月瑶将尉迟槿当成生平头号大敌一样,尉迟槿也将王月瑶视作心中头等大患。

可二人再怎么相争,争的也不过是,朱璃心中的一个位置,谁都没有奢望对方能够离开,或者退出。

时下可是唐末,朱温、杨行密、陈敬?、王建、李思恭等人,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的,在两个传统的女子心中,都认为对方也会成为朱璃的女人,她们相争不过是谁大谁小而已。

如今尉迟槿执掌将军府,王月瑶恰好又在这个期间出事了,以后朱璃醒来,他会怎么想?

那些街头巷尾、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会怎么想?

若是王月瑶真的不测,一个善妒、阴狠的罪名,尉迟槿怕是怎么也脱不掉的。

朱璃作为河朔首屈一指的人物,他的情事,更是百姓津津乐道的韵事,谈起他们爱戴将军的情事,这些百姓不怕曲折、更不怕惊险,就怕太简单了,这是绝对可以肯定的。

若是王月瑶在这个期间出现意外,尉迟槿绝对会被杜撰成无数版本的毒妇,而且越传越邪乎,只要能让百姓听得过瘾,那些说书的什么不敢说。

一旦到了那个地步,即便尉迟槿本着“清者自清”的念头生活着,可是她的家人呢?

她的母亲一定会被人冠以“教女不淑”的恶名;她的兄长也会被人指指点点,戳脊梁骨,走到哪里都比别人矮上半头。

千万不要小瞧流言,流言是一把杀人不见刀的锐器,不但会摧残别人的精神、折磨别人心灵,最后还能夺走别人的性命。

“心不妄念,身不妄动,口不妄言,君子所以存诚”,就是这个道理,少搬弄一句是非,有时候真的可以挽留一条生命。

尉迟槿即便不为自己着想,她也要为家人着想啊,她又怎么可能不急呢?

在者,尉迟槿和王月瑶是情敌,却并非死敌;面对温柔似水、娇美如莲一样的王月瑶,谁又会真的舍得让她凋零呢?

最了解你的,通常都是你的对手或敌人;最敬重你的,也是你的对手或敌人,正因为这样的人存在,自强者才能不断进步、不断地改过自新,变得更加强大。

历史上很多著名的政敌或对手,在一方遇难,另一方都会毫不犹豫地伸手拽上一把,将其救起,这样的佳话数见不鲜,这才是胸怀、这才是风雅。

王月瑶要求自己,只要尉迟槿具备的优点,她就一定也要具备;可对尉迟槿来说,她又何尝不暗暗地在向王月瑶偷师呢,所以从这一方面来说,尉迟槿也不希望王月瑶出事。

更重要的是,朱璃是否喜欢王月瑶,尉迟槿不清楚,可在她想来,一定是喜欢的,既然朱璃喜欢王月瑶,她就不能让醒来后的朱璃伤心,王月瑶就更不能出事了。

基于这种考虑,尉迟槿才会如此焦急,几乎当即立断,就让赵五支援王冲而去。

见到尉迟槿如此做派,无论是郭奇佐、还是河朔的文武,都微微地点点头,继而又略显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点头,是他们对尉迟槿,将来成为河朔主母的认可;皱眉,是为鄯阳的安危而担心。

在以前,鄯阳外有杨再兴坐镇,内有荆铭、赵五、王冲暗中策应,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可现在,为了剿灭朱温的赤梁卫,杨再兴、荆铭被尉迟槿派往右玉城;王月瑶**爆发后,王冲只身跟随,暗中寻机驰援;现在连赵五也被尉迟槿派去营救王月瑶了,整个鄯阳城,已经没有一个重量级的大将了,他们自然就十分担心。

担心之余,众人不免看了看贺回鹘和程怀信二人,无他,这二人新近才投降,众人不放心他们,也是人之常情。

这种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尉迟槿的厉害,河朔的文武可能不清楚,可贺回鹘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上源驿站的那场大火,若不是有尉迟槿这位娘子,河东节度使还不知道会落在谁的头上呢,至少肯定不会是李克用。

在贺回鹘的眼中,尉迟槿绝对是一个上马能战、下马能治、红妆为良妇、戎装冠三军的娘子,文武全才,巾帼豪杰。

众人的神色,尉迟槿自然看在眼中,她只是微微地向郭奇佐点点头,示意无需担心;毕竟,郭奇佐也算是她的老朋友了,河朔的其他文武或许不知道尉迟槿的厉害,郭奇佐却一定知道。

见到了尉迟槿的示意,郭奇佐转瞬就变得云淡风轻起来,转身就走,一派洒脱和悠哉,他的这副神情,看在其他的人眼中,倒是让很多人皱起的眉头,渐渐地舒缓了起来。

连郭奇佐都不担心,他们瞎操那个闲心干什么,很快这些人都十分悠然地告辞而去。

朱璃还在沉睡、王月瑶尚未救出,追踪的鬼卫只传来一个消息,声言侍渔等人,被他们堵在了太行山,现在动弹不得,就没有了下文。

就在尉迟槿担忧王月瑶、并忙碌于河朔政务的时光中,中和四年缓缓地流逝在岁月的风雪中。

唐末的历史翻去了旧的一页,新的一年终于开始了。

中和五年,后世的僖宗,大唐的皇帝李儇临幸凤翔,为了给唐室挽留最后一点民心,李儇施行大赦,改年光启,中和五年,也就是光启元年。

二月,群臣给僖宗奉加了尊号,尊称为至德光烈皇帝。

同月,蔡州贼秦宗权暗通杨行密,并于双丘大败朱温,朱温和秦宗权势力,瞬间发生逆转,沦落到被蔡州贼压着打的份儿了。

三月,自李克用北归晋州后,势单力孤的王重荣,不知许诺了什么好处给朱玫,朱玫突然调转矛头,率部反攻李昌言。

同月,盘踞在河西的归义军,在镇将张淮深的率领下,出兵凤翔,凤翔告急,求告无路;大太监田令孜破格提拔博野镇将宋文通,为神策军指挥使,并赐名李茂贞,率部迎击归义军。

徐州方面,韩雉倒是安分,一心稳定地方,同时小心防备的东面的朱温,以及南面的杨行密。

川蜀,王建后来者居上,不但偷袭斩杀了陈敬?,还打败了李思恭、杨师立的大军,将二人彻底赶出了西川,王建自封西川节度使,率部对峙东川的李思恭和杨师立二人。

鄯阳将军府,朱璃的卧室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之声,侍候在外间的一名小丫头,听到声音,蓦然瞪大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刚要前往内室查看一下,一道虎威凛然的嘱咐声,就赫然从内室传了出来:“菁儿,去将阿娘、阿郎请来,就说我有事情,要和他们商量一下?!?/p>

只是听到那道声音,小丫头菁儿的脸上,就立刻腾起了两片红霞,激动得脱口惊呼道:“将军,将军,是你醒了吗?”

说着就要伸手去拉门帘,准备冲进去看看,是不是朱璃真的醒了过来,可是,不等她完成动作,朱璃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带着一副急切的口气道:“不要进来,菁儿,我还没有穿好衣服,你进来不方便【爱尚小说】;拜托你先去请我阿娘、阿郎吧,对了,只叫他们两个人过来,对于其他人,先别声张?!?/p>

“嗯,好的,将军,我这就去?!毙⊙就份级?,虽然没有看到朱璃的面,但依旧兴奋异常,立刻小鸡啄米般的自顾自地点点头,开心地跑出了房间。

卧室中,两道身影相对而立,他们彼此看着对方,正在不放过任何地方地相互打量着。

其中一人漆发如瀑、星眸凝威,大有一股威凌四海、威加海内般的凛然之气,这人不用说,正是朱璃本人了。

另外一人,同样漆发如瀑,只是生得一双烨烨生辉般的凤眸,雄壮得犹如一只成年老罴一般,他的面容,除了眼睛之外,倒是和朱璃十分相似,此人正是山海经器灵,塑造出来,准备预防不测的火种。

贸然多出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来,朱璃必须要跟父母通个信,也好对这个冒牌货有个安置,最重要的是身份。

盏茶功夫,朱淳、郑氏就匆匆赶来,刚一进屋,就看到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儿子,站在了卧室的床边,这下可真将二老吓得不轻。

朱璃看到二老怔怔的神色,立刻解释道:“阿娘,阿郎,这位是.......,是我的一位兄弟,他是个孤儿,我看他和我长的十分类似,就将带了回来?!?/p>

这漏洞百出的谎言,朱璃不仅说得支支吾吾的,还言辞闪烁不已,这样的神情,朱淳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个说话的小郎,就是他的蠢儿子没错了。

虽然不知道另外一个十分神似自己儿子的人是谁,但儿子要替这个人隐瞒,朱淳自然也不会点破,轻轻地点点头,转向火种道:“好雄壮的小郎,若是不嫌弃,你就在府中住下吧,我们府中,断断不会少得了一口吃的?!?/p>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