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沙发 旗舰店:第二四零章 请贼捉贼、身陷囹圄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鬼卫有三个头目,荆铭被尉迟槿派出去协助杨再兴,围剿赤坞堡了。

赵五也被下了死命令,待在将军府,隐在暗处,密切关注着将军府中的仆役动向,根本无暇旁顾。

对于王月瑶离开将军府之事,下面的鬼武士,只好将消息上报给了王冲,他负责的就是紧急策应。

王冲收到消息,眉头瞬间就皱成了川字型,十分不解地看向那名鬼卫道:“王家娘子,带着一名女侍出去了?”

“是的,都尉?!蹦敲媳ㄏ⒌墓砦涫苛⒖炭隙ǖ?,神情一片肃然。

站在王冲的角度,他是想不明白王月瑶这个时候,出去做什么的,脸上的神情一阵变幻,继续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她们向哪个方向去了?”

“东南闹市?!惫砦老攵济幌?,就立刻回应道,语气十分笃定。

“闹市?”王冲更加狐疑起来,身体抱恙的王月瑶,即便离开将军府,也应该回到王府将养着才对啊,她去闹市做什么?

虽然疑惑不解,可王月瑶没有回府,王冲就不能不管,因此立刻下令道:“走,你去叫上两队兄弟,我们立刻跟上看看?!?/p>

“诺?!惫砦涫课叛?,不敢迟疑,立刻领命而去。

不怪王冲紧张,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这些朱璃亲近的人,谁都不能出问题,否则,朱璃若是醒了过来,他们将如何面对自己的主君。

更何况,一直坐镇鄯阳的大将杨再兴,现在根本不在城中,让戍守鄯阳的府卫,无形中就少了一些威慑力,这个时候,更加不能轻忽大意。

王月瑶出门也就罢了,若是多带一些府卫牙兵,他倒也不用如此慎重,可她就带着一名女侍,真不知道这位娘子是怎么想的,王冲十分费解。

王月瑶走出将军府,并没有第一时间打道回府,而是不出朱丝所料地、直奔翠微阁而去,显然,她是打算借助翠微阁的力量,在这个时间段中,做点事情了。

翠微阁,依旧还是老样子,前面是兜售女性贴身小衣的商铺,商铺后面的小院,就是雇佣密探和暗谍的地方。

时值十月,小圃还在,只是生机勃勃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的满园翠色,早已不再,到处都是寒冬将至的萧瑟之态,整个小院,都显得十分颓然。

翠微阁的阁主,侍渔娘子,依旧一身朴素的装束,待在竹楼中,好似正在聚精会神地纺织着布匹。

王月瑶是翠微阁的大主顾,几乎翠微阁的一应女婢,都认识她,很快她就在翠微阁女婢的指引下,来到了竹楼中,不等侍渔向她问候,她就一副急不可待地道:“侍渔娘子,奴家有两件事要拜托娘子?!?/p>

对于王月瑶的请求,侍渔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几乎都没有离开过织机。

对方的这副形态,并没有让王月瑶感到不妥,兀自继续道:“第一件事,就是我河朔的军功技术,似乎走漏了消息,引得其他势力的觊觎,奴家想拜托娘子帮忙追查一下,到底是哪个势力这般下作?!?/p>

“还有,两天前,有人在将军府投毒,毒死了将军新近提拔的赵书佐,奴家想拜托娘子一并追查此事?!?/p>

“这两件事,娘子若是能够赶在尉迟槿之前,查出真相的话,我会付给翠微阁五倍的酬劳,绝不食言?!蓖踉卵低?,目光灼灼地望向侍渔,神情急切而又充满了期待。

张口就是五倍的酬劳,这样的报酬着实丰厚,整个河朔,敢这么任性、能这么任性的人,还真是不多。

仍旧是一身朴素打扮的侍渔,终于将视线从织机上移了开来,第一时间,她并没有看向王月瑶,而是皱了皱眉头,望向王月瑶身后的朱丝。

朱丝出现在了这里,让她意识到大事不妙。

将军府的一名书佐被人毒死,她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猜测出朱丝可能把事情给办砸了。

现在正值将军府风声鹤唳、追查正紧的时候,朱丝却出现在了翠微阁,不用问,她就知道,对方是怕了,畏罪潜逃而来的。

可惜,朱丝不走出将军府还好,她这一走出将军府,可就完全暴露了,连带着整个翠微阁,也将跟着倒霉。

在这样一个敏感时期,河朔那两位多智近乎于妖的谋主,岂能放过任何一个擅自离开将军府的仆役。

即便只是怀疑就够了,为了将军府的安全,侍渔相信,那两位绝对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不管河朔的百姓如何赞颂那两位,可永远不要忘了,他们的本质可都是谋士。

谋士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来自于一群“学而优、却不能仕”的人,衍化到了后期,真正的谋士,除了主君,什么人都能算计、也敢算计,如果能够帮助主君成就大业,甚至包括他们自身,都可以用来设计,更何况一个极有可能对主君造成生命危险的人呢,朱丝又算得了什么。

郭奇佐、郭崇韬二人,以前不动翠微阁,非是不能,而是不愿朝廷给朱璃扣帽子,现在有了朱丝这档子事,他们还会再有顾虑吗?

当侍渔望向朱丝时,当着王月瑶的面,朱丝不敢贸然上前拜见这位顶头上司,只是谦恭地福了一福,神情略显急切。

注意到了朱丝脸上的表情,侍渔思忖了片刻,心中暗暗地长叹一声,对于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属下,她本想撒手不管了,可即便如此,翠微阁能避免被剿灭的命运吗,答案显然不能。

有了这番思量,只听侍渔悠悠地道:“北疆一行,转眼已有四载,说起来可笑,对于在这里生活,我倒是适应了,若是贸然离去,总是有点不舍?!?/p>

“娘子何意?”侍渔并未直接回应王月瑶,反而感叹起其鄯阳的生活,让王月瑶一阵懵然。

面对王月瑶的质询,侍渔依旧没有回应,而是对着小院的空出,朗声道:“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p>

正在王月瑶迷惑不解之际,以及朱丝骇然回顾之时,只见原本宁静的小院,突然从墙外,“蹭、蹭、蹭.......”地飙射出无数的人影,个个犹如身轻如燕的侠客一般,径直翻过院墙,进入到了小院之中。

“仓啷、仓啷、仓啷......”

尚未站定,这些一身黑衣,面罩鬼面的不速之客,尽皆利器出鞘,近百人围成一圈,缓缓地向着竹楼逼来。

看到了这一幕,王月瑶还处于混乱之中,可她身后的朱丝,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了起来。

有道是狗急跳墙,朱丝只是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一柄锋锐的匕首,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手中,只听“嗖”的一声,森然的寒光,划过一道电弧,瞬间架在了王月瑶的脖子上。

被逼无奈,朱丝终于对王月瑶出手了,这个时候,她就是一头猪,也应该知道王月瑶的重要了,若无王月瑶在手,翠微阁今日绝对难逃覆灭的命运。

随着鬼卫的出现,朱丝挟持的突然爆发,又有数道身影,从小院的楼阁中飙射而来,甫一靠近竹楼,她们就直接亮出兵器,满脸阴沉地戒备着包围而来的鬼卫。

“侍渔娘子,你这是何意?”对于朱丝的突然反戈相向,王月瑶心下一凛,一个令她吃惊的可能真相,突然明悟在心。

可她即便猜到了一些,王月瑶却仍旧不愿意相信,自己会那么愚蠢,既然会请贼抓贼。

侍渔肃然地环顾了一圈,打量着那些从墙外翻进来的身影,这些人即便是在大白天,也是一身黑衣、面罩鬼面,手中的长剑、长刀,迎着阳光,映射出刺眼的银光。

为首一人,异常彪悍,面带猩红獠牙鬼面、腰挎制式长剑,右手按在剑柄上,十分愤怒地看向竹楼中的侍渔,愤然道:“秘书监的贼子,我奉劝你们最好放开王家娘子,若是娘子少了一根头发,我保证整个长安城,都会鸡犬不宁?!?/p>

出言之人,正是王冲,可惜他来晚了,他绝对想不到,那个在夫人身边的侍女,竟然是翠微阁的人,当朱丝亮出匕首,架在王月瑶的脖子上的时,他就明白了。

王家娘子一定被人蛊惑了,这才有走出将军府,前来翠微阁的举动。

面对王冲的愤然威胁,侍渔非但不惊,反而变得更加泰然了起来,王冲越是愤怒,那就说明王月瑶越是重要,有这么重要的一个人质在手中,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只见她施施然地走向竹楼的窗口,不紧不慢地开口道:“鬼卫三大都尉,若是奴家猜得不错的话,荆铭正在右玉城,那阁下肯定不姓荆,不知姓赵呢,还是姓王?”

待在朔州四年多了,若是连老对手的姓名都不知道,她这个翠微阁的阁主,也就白混了。

“哼”王冲冷哼一声,他并不奇怪对方知道他们三人的姓名,毕竟他们三个的身份,也是半公开的,对方知晓并不奇怪。

“知不知道我是谁,对于侍娘子有意义吗?”王冲眯着双眸,冷然回道,继而又阴恻恻地道:“若是你们放了王家娘子,我会考虑一下,给你们留个全尸;否则,我必将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尝尝什么叫万蛊噬心、什么叫千刀万剐?!?/p>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