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家具百科:第二三八章 有鱼在网、欲掀风浪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朱实、郑氏原本就是老实、本分的百姓,习惯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劳作。

就说做饭吧,膳房的厨师在做饭之时,郑氏就会有事没事地在一旁,吆五喝六似的指挥一通,一个不合意,她就立刻会将厨师推到一边,亲自操刀上阵。

这种习惯,也直接导致鄯阳将军府中,仆役的数量并不多,加起来,总共也不到二十来个人。

可不要小看这一小撮人,他们八卦起来,用铺天盖地、满城风雨来形容,也不为过。

最近总有一些婢女、小厮,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议论着什么。

内院的天井中,三名小丫头刚刚从一间小厅中走出来,一名胖乎乎的小丫头,就立刻神秘兮兮地、向着另外两人嘀咕起来:“听说了吗,毒害赵书佐的那个人,就在我们中间;尉迟娘子好像找到线索了,这个人很快就要原形毕露了?!?/p>

一名身材颀长、年龄稍长的小娘,满脸不屑地瞪了她一眼,嗔怪道:“又来了,又来了,杜琦燕,你就不能消?;岫?,你又不是尉迟娘子,你怎么知道?”

“玲姐,我说的可是真的?!毙⊙就范喷嘁涣橙险?,那煞有介事的模样,看起来比后世的传销人员还敬业:“玲姐你也知道,人家可是跟着凝儿小娘、和黑儿小娘的,这个消息可是她们两个亲口说的,人家亲耳听到的,那还有假吗?”

“唔,两位娘子怎么说?”一听胖丫头这么说,另外两人也来了精神,三颗小脑袋,瞬间就凑到了一块儿,接着就听胖丫头杜琦燕,好像算命先生逮到了个傻子似的,可劲地瞎掰了起来......

外院的青石道上,一名探头探脑的小厮,一副做贼的模样,一把抓住一个路过的小胖子,张口就神秘地道:“一山啊,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胖子满脸憨厚,不解地问道。

“傻了吧,一山,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以后出去,可千万别说是咋将军府的?!毙∝艘涣潮墒拥赝排肿?,不屑地嘲讽道。

“到底什么事啊,我子腾兄?”

“赵书佐不是被人毒死在我们前院了吗?”

“嗯,是啊,怎么了?”

“那个下毒的人找到了,保不准,马上就会有府卫来拿人了?!毙∝艘涣乘嗄碌氐?。

“真的假的?”小胖子满脸憨厚的神情,瞬间不翼而飞,八卦的嘴脸立刻跃然而出。

“我要骗你,我杜子腾的名字就倒过来念”

【爱尚小说】......

放眼将军府,漫天牛乱飞,这种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的,甚至到了后来,有心人若是编纂起来,都可以出书了。

在这种有的没的乱说一通的情况下,一名年约二九的娘子,每过一刻,她的脸色都会愈发阴沉几分。

此女眉目如画,只是双眸之间,隐隐带有一股阴鸷的煞气,赫然将她的娇美破坏殆尽,徒留凶厉的模样,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朱丝。

朱丝是翠微阁派往将军府,密切关注朱璃动向的唯一细作,从朱实夫妇进驻鄯阳,她就混入府中了,可以说,她是在将军府潜伏最久的细作,连之一都没有。

因为一直贴身侍候着郑氏,她的地位不低,甚至连尉迟槿、王月瑶、郭奇佐等人见到她,都得客客气气的、敬称对方一声朱大家。

在后世,打工打到这份了,也算出人头地了,正是春风得意马蹄急的时刻,眼看就可以申请提前退休,过着知足常乐的悠哉生活了,可一道翠微阁突如其来的命令,将她推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

翠微阁得到风声,河朔军方似乎掌握着一种重要的技术,具体什么技术他们也不清楚,只知道这种技术,似乎跟赵敬有关系,这还得多亏刘氏追杀赵敬的行径,正是因为刘氏彪悍的行径,才引起了翠微阁的注意。

悍妇逼的赵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终不得不征得朱璃的同意,进驻到了将军府;如此良机,翠微阁的侍渔怎么可能错过,他们在将军府可是有人的。

侍渔立刻勒令朱丝前去查探,最好马到功成,能够从赵敬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接到命令,朱丝不敢怠慢,当晚就借机来到了赵敬的住处。

俗话说,利令智昏,色授魂与,朱丝身为一名长相娇美的娘子,岂能不利用自己先天优势呢,一出活色生香、赵兄真坏的戏码,就在赵敬的住处发生了。

朱璃总是远征在外,作为朱璃新近提拔的书佐,赵敬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可是做着河朔的官,怎么可能不对一些关键人物没有了解呢。

赵敬显然知道朱丝的身份,这可是朱璃母亲身边的得力之人,虽然打起精神和朱丝逢场作戏了一场,可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玩过界。

任凭朱丝使尽手段、牺牲色相,赵敬依旧恪守君子之道,调笑可以,动手动脚还是免了吧,脑袋和以后的性??啥夹谝幌咧?,他岂能不把持住,不过朱丝的这番作为,倒是引起了他的怀疑。

再说朱丝,在一个不熟悉的人面前,卖弄风骚、极尽谄媚,不但没有达到目的,眼看着还引起了对方的怀疑,自然就激起了她的愤怒。

虽然表面**,心中却是将赵敬的十八代祖宗,都骂的狗血喷头:娘的,有贼心、没贼胆的蠢货,姑奶奶这都送货上门了,这家伙都不敢动,那她还怎么完成任务。

赵敬非但没有动她,反而言辞闪烁,似乎有了探寻她目的的倾向,这就让朱丝起了歹心。

她是郑氏身边的人,根本不怕别人对她的怀疑,但这些人中绝对不包括朱璃。

而不巧的是,赵敬恰恰就是朱璃身边的人,只要赵敬向朱璃嚼下舌根,她就吃不了兜着走。

心中有鬼的人,是最经不起查的,几乎一查一个准。

她还年轻,大好的年华刚刚开始;她还有远大的前程,侍渔曾亲口承诺过,等侍渔离开鄯阳,就将鄯阳这边的翠微阁,交给她打理的,朱丝绝不允许自己现在出意外。

让一个人闭口的方法很多,可最直接、最保险的方法,就是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所以赵敬死了,死的很憋屈,如此君子如此行,犹被放逐野狗岭,天理,何在???

朱丝杀了赵敬,再听到将军府的谣言,显然成了惊弓之鸟,神情不难看才怪呢。

不过,身为一个资深的细作,越是这个时候,朱丝就要越抑制住自己不能发慌,一旦慌乱,等待她的必然就是万劫不复。

一番思量之下,让她眉头一扬,计上心来。

这个时候,继续待在将军府,已经不安全了,对朱丝来说,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当然就是翠微阁了。

如何在这种风声鹤唳的环境下,走出将军府,进入翠微阁呢,她显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内院,王月瑶因为朱璃昏厥,而悲伤莫名,几次哭晕了过去。

朱淳、郑氏对她疼在心中,妥善地将她安置在一处幽静的阁楼中。

四下里,静悄悄的,只有一名女婢,轻手轻脚地侍候着,生怕惊扰了这位悲伤莫名的娘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闯了进来,女婢瞅见人影,正欲出声呵斥,却突然看清了对方的面目,正是朱丝,就立刻将吐到嗓门的呵斥之言,咽了回去。

朱丝可是资深女侍,一直侍候在郑氏的身边,在这些女婢、小厮的眼中,朱丝简直就和后世的ceo差不多,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月儿,有人来了吗?”王月瑶的声音,适时响起,显然是朱丝的动作,惊醒了她。

小丫头,一听王月瑶的询问,就要开口回应,朱丝却不等她开口,就立刻告罪道:“惊扰了娘子,奴家不请自来,实在唐突,还请娘子恕罪?!?/p>

只是看她的神情,哪里有一丝唐突不安的惶恐,惊醒王月瑶,显然正和她的心意。

“原来是朱丝姐姐啊,该抱歉的是月瑶才对,将军抱恙,月瑶却什么也帮不上,还要麻烦府中姐妹照拂,实在惭愧?!蓖踉卵锎煅?、自艾自怜地叹息道。

她倒是想和尉迟槿一样,在朱璃突然出现状况之后,挺身而出,主持大局,也好给心中那人,分担一些责任。

可是一见心上人生死不明、气若游丝,她就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连带着整个人,都像丢了魂似的虚不着力。

“娘子无需见外,再说娘子也是因为将军,才变得如此憔悴的?!敝焖苛拔?,满脸关切,那神情,就好似五、六十岁的老妇,在心疼自己的宝贝孙儿一般。

这种关怀,王月瑶这几天,见得实在太多了,别人越是如此,她心中就愈发难受。

王月瑶同样是一位十分好强的娘子,这个时候,别人越是关切、呵护她,她就愈发感到难受,更加自责不已。

这副神情,被朱丝看在眼中,正中她的下怀,于是她佯作不经意道:“娘子只需养好身体,就是对将军最大的帮助了,其他事情,且放一放又如何?!?/p>

“再说了,府中不是还有尉迟娘子在吗?”

提到尉迟槿,显然是朱丝故意的,别人不知道,她身为翠微阁的小头目,可是门清的很,王月瑶外柔内刚,一直就不甘心被尉迟槿比下去。

这个时候提到尉迟槿,不但不是安慰,反而是一种刺激。

果然,一听朱丝提到情敌,王月瑶原本摇摇欲睡的娇躯,瞬间绷直了一些,夜明珠般的美眸之中,闪烁着不甘的火焰。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