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天气预报:第二三四章 灾厄频发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赤坞堡,既然是朱温的势力,我就让再兴协助你,直接端掉?!敝炝袂椴簧?,冷冷地开口道。

继而又接着道:“至于那波契丹人,若是他们规规矩矩做生意,就不要多管,一旦他们有所图谋,但凡接近岩母斤、月里辛二人府邸的,来一个你就给我处理掉一个?!?/p>

“诺”荆铭立刻拱手应道。

“还有,尽快找到那些匠师,最好能够挽救她们的生命?!敝炝е遄琶纪?,凝重地道。

“诺”

送走了荆铭,安置了赵敬,朱璃这才带着尉迟槿去见父母,随后两人一起去见了尉迟老夫人。

看到消失了将近一年多的女儿终于归来,老夫人激动得热泪盈眶,母女二人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一聊就是没完没了,彻底将朱璃忘得一干二净,害得他在客厅独自待到很晚,最后发现,人家母女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才告辞而回。

夜色撩人,最易感伤。

在这凄迷的十月寒夜中,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独自俏立在将军府门口,“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

月如水,人憔悴;白霜飞,望君归;那痴痴的守候,为在谁?

一个如此娇柔、恬淡的女孩,站在门口守望着他,怎么不让朱璃心疼和悸动呢。

“娘子,你怎么在这里?”莫名的感动,只能默默地留在心底,心有一人,足慰平生,感情的事情,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朱璃只能佯作若无其事地问候道。

王月瑶早就看到晚归的朱璃,见到那人,她的唇角,不自觉地就勾勒出一抹甜蜜,闻听那人问候,连忙柔声回道:“将军凯旋而归,每次都是偷偷摸摸返回府中,直到晚间,奴家才知道将军早已回府了,因此特地在此守候,以便......以便能见上将军一面?!?/p>

朱璃即便是白痴,王月瑶说的这么露骨,他也应该知道对方的心意了,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彷徨、越是揪心。

美人恩重,奈之若何?

正在朱璃思量着,该如何作答之际,他骤然感到大脑一阵轰鸣,继之而起的,就是一阵尖锐得足以裂金穿石般的嘶鸣声,响彻意识海。

那本古色古香的山海经,震颤而出,瑟嗦得犹如寒冬的枯叶,整个意识海的世界,仿若末日般的摇晃起来,天地似乎都要倾覆一般。

“哇”意识海中的突然变故,带动着朱璃整个人突然一阵颤栗、形若一个垂死之人,连站都斩不稳一般,身躯一阵摇晃,一口逆血毫无来由得突然夺口而出。

银月浩荡、清辉如霜,天寒十月、夜霜缟素,在如此的环境下一道冷艳的血花飞溅而出,显得格外刺眼,又怵目惊心。

血溅喷涌之下,朱璃的迷离地望着王月瑶,身躯【爱尚小说 更新快】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就像狂风中的木桩,无助、突兀地直直地倒了下去。

“将,将军,将军!”骇然的一幕,就这样突兀地发生在了王月瑶的眼前,让她的思维瞬间一片空白,她不明白为什么,只能梦呓般地惊呼出声,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想要将那个男子接在怀中。

“将军!”无数的牙兵看到这一幕,同样惊惶了起来,数道身影合身向着朱璃扑来。

“将军怎么了,将军”

......

只是一瞬间,将军府门前就喧闹一片,王月瑶和数位牙兵惊恐地呼喊着朱璃的名字,乱糟糟地无所适从。

继而就是杜鹃啼血般的哭泣声,突然从王月瑶的口中呜咽而出,在这喧嚣嘈杂的午夜中,显得更加凄厉而怆然。

听到声音的将军府中之人,很快就陆续赶来,星辰子、董凝阳师叔侄率先到来,董凝阳二话没说就从王月瑶的怀中,接过朱璃,认真地检查了起来。

星辰子皱着眉头,认真谨慎地观察了一遍周围的环境,万分确定不是刺杀后,他才走上前去,和董凝阳一起,为朱璃检查起来。

继而朱淳夫妇,带着凝儿、朱?m相继到来,看到朱璃一脸惨白地倒在王月瑶的怀中,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渍时,郑氏当即就晕了过去,朱凝儿也满脸惊恐地抽泣起来,进而就是朱?m茫然地嚎啕大哭起来。

朱淳双眸通红,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可两行浊泪,还是不争气地漫过唇角,年近四旬的他,站在这霜寒十月的风中,显得十分凄凉、萧瑟。

燕山师叔侄,一番检查,毫无头绪,脸色相顾难看了起来,无奈之下,只好招呼众人,先将朱璃抬进府中。

不久之后,杨再兴、郭奇佐、郭崇韬等人,匆匆而来,这些留守鄯阳的文武,无不神色惶然,神情凝重,出事的可是河朔的“天”啊,由不得他们不担忧。

朱璃的住处,星辰子、董凝阳师叔侄,进入到房中,反复检查着朱璃的身体。

院中,无数人翘首以待,郑氏此时已经悠悠地醒转过来,在朱淳、凝儿、王月瑶的照拂下,努力地抑制着自己的悲恸,她生怕自己的哭泣声,会影响道房中的燕山师叔侄,进而影响到长子的性命。

郭奇佐、郭崇韬、杨再兴等人,面面相觑,满脸阴沉,同样一言不发,沉静地等待着。

偌大的院落,灯火齐明、人影攒动,却一丝声响都没有。

时间似乎很慢,又似乎很快,过了大概将近半个时辰,星辰子师叔侄,才满脸凝重地从朱璃的房中走了出来,他们刚刚一走出房门,郭奇佐等人就立刻簇拥了上去,郭奇佐小声而急促地问道:“怎么样,到底怎么了?”

星辰子神情沉凝,迟疑了良久,才缓缓地道:“将军脉象很微弱,形若濒危之人,幸亏他身体强健,才勉强吊住一口生气?!?/p>

“现在有没有生命危险?”郭崇韬一脸紧张地出声道。

星辰子迟疑了一下,不确定地苦涩道:“应该没有,不过这种脉象,谁也说不准啊?!?/p>

“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将军昨日归来,一直都不是好好的吗?”杨再兴虎目闪烁,十分惊疑地问道。

“哎,老道也不清楚啊,当时在场的只有王家娘子和数名牙兵,将军只是和娘子说了句话的功夫,就突然仰身倒地,还吐了一口血,情况十分诡异?!毙浅阶油恳苫?。

其他人闻言,眉头紧皱,怎么也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什么症患?”郭奇佐不确定地道,这种情况,不由得他不怀疑。

“应该不是,将军的的这种晕厥,和遭受内创的情况差不多,具体是怎么造成的,老道也不理解,最好派人前往桑干,去请武将军前来查探一番?!毙浅阶又迕?,率有所思地道。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将军府的牙兵匆匆赶来,抬眼扫视了一圈众人,就径直向郭奇佐走来,到了近处,连忙拱手道:“先生,大事不好,住在府中的赵书佐,被人毒杀了?!?/p>

“什么,哪个赵书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郭奇佐神色十分难看。

竟然有人在将军府中投毒,还杀了一名朔州朝官,这个消息不但让郭奇佐脸色难看,列位的所有朔州文武,尽皆郁愤难明,这是**裸的打脸啊。

“就是从范阳来的那个赵书佐,赵敬,曾经出使过渤海的那个?!毖辣馐偷?。

郭奇佐闻言,抬头望向星辰子、董凝阳二人,这二人一直坐镇将军府,如今出现这种事,自然要看看他们怎么说。

星辰子闻言,神情一愣,连忙转向那名牙兵,肃然道:“什么时候的事?”

牙兵闻言,神色有点迟疑,不过,最后还是拱手道:“从尸首的僵硬程度、以及温度来看,应该就在将军出事的前后?!?/p>

“你确定?”

牙兵思忖了少顷,毅然道:“属下确定,属下以前就是县衙仵作出身,这种事情绝不会看错?!?/p>

众人闻言,神情一片怔然,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同一个疑问,莫非朱璃的事发,也跟下毒有关?

他们的神色,自然一丝不落地落在了星辰子的眼中,这位老道连忙道:“不可能,老道反复检查过,将军的绝不可能是中毒?!?/p>

“道长确定?”郭奇佐严肃地看向星辰子。

“郭先生放心,是不是中毒,老道绝不会判断错的?!毙浅阶邮煮贫?。

郭奇佐闻言,神色更加阴沉,继而嘱咐身边的一名牙兵道:“去,通知荆铭、赵五、王冲三人,让他们立刻来见我?!?/p>

“诺”那名郭奇佐的牙兵,领命后,立刻转身匆匆而去。

郭奇佐召见的这三个人,都是鬼卫的头目,鬼卫成立至今,三大头目一起被召集,还是首例,可见事态的严重,牙兵岂敢怠慢。

“将军的状况,有没有办法治愈?”郭崇韬突然出声,问出了众人最关心的事情。

星辰子闻言,和董凝阳对视了一眼,才认真地道:“至于怎么治愈,老道也不知道,不过,我们两个,会全力稳住将军的状态?!?/p>

“郭先生,还要麻烦你派人将莘署令找来,这位娘子的药石造诣非常了得,或许她会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毙浅阶铀档氖挚仪?。

“没问题?!惫孀粲α艘簧?,立刻就派人前去通报莘七娘。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