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法国卡昂时间:第二零三章 烽烟如荼、佳人如故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朱璃一言,吕奉先顿感畅然。

无论是古今、中外,对任何人来说,获得别人的肯定,都是值得欣然的。

人毕竟是群居为主,得到他人的中肯,无疑是一件畅快的事情。

当然,我们也不要为此就丧失自我,活在别人的眼光中。

朱璃身怀山海经,他自己知道,只要是英魂重生的武将,就值得绝对信任,可吕奉先不知道啊,能在第一次见面,就能得到朱璃如此信任,吕奉先还是小有感动的。

朔州牙兵对于朱璃的命令,从不质疑的,朱璃话音刚落,他们就立刻解开了莫贺咄身上的绳索,将其释放了。

片刻之后,两名彪悍、强壮的室韦勇士,快步跑到朱璃一方的军阵之前,将重伤的莫贺咄,小心地背了起来,转头就向室韦的军阵中走去。

等他们经过朱璃、吕奉先驻马而立的地方,莫贺咄连忙示意身下勇士稍停一下,转过头看向吕奉先,焦急地道:“奉先我儿,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以你的勇武,这个唐将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吧,何必顾惜老夫,让自身白白受制于人呢?”

吕布闻言,跃下战马,走到莫贺咄身边,先是小心地帮他检查了一番他的伤势,发现莫贺咄确实受创不轻,却没有性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恳切道:“父汗不必担心,还是赶紧养好身体要紧,奉先省得在做什么,只是儿子以后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要保证身体,若是有人欺负上门来,就立刻派人通知奉先,儿子一定马上赶来?!?/p>

这番谆谆之言,朴实而真挚,听了让人十分舒心,仿佛是即将远离的游子,对孱弱老父的叮嘱,让人感触莫名。

这一世的吕奉先,和前世的吕布,显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若是人人都可以重活一次,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活得更加精彩。

朱璃感怀之下,劝慰道:“若是你们父子情深,难忍别离,蒙兀部不妨就将王帐,迁移到高阙北边驻扎,那样的话,也方便你们时常往来?!?/p>

父子二人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竟然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中和四年,八月末,朱璃回师丰州。

在朱璃北上的这段时间,中原大地上的各方势力,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关中。

凤翔节度使李昌符,联合延节度使朱玫,共击河中王重荣;王重荣得到李克用的支持,双方在关中爆发了数起大战,战火绵延数百里,不幸再次祸及长安,迫使僖宗皇帝,不得不再次外逃出走,在宦官田令孜的蛊惑下,僖宗临幸凤翔。

河东。

尉迟槿化名的韩槿,率部攻克壹关,进而挥兵黎城,直逼潞城,河东东征大军,差不多要将孟方立的势力,彻底逼出了潞州。

至于河阳节度使诸葛爽,被驰援韩槿的李存孝,一箭射死;河阳大将刘经、张全义二人,不敢继续挑衅,立刻率部回师河阳,拥立诸葛仲继位。

徐州。

韩雉向东逼降了王敬武,王敬武、王师范父子,举族投降。

韩雉麾下大将杨师厚,一路东进,将青州、莱州、登州、密州、以及海州等地,尽皆收归囊中。

扫平东垂,韩雉解除了后顾之忧,手握十余州之地的他,陈兵济、徐、兖三州边境,虎视朱全忠,大有扑上去咬一口的架势。

河南。

朱全忠联合杨行密,共击秦宗权,秦宗权双面受敌,岌岌可危,要不是忌惮韩雉的关系,让朱全忠一直不敢用出全力,秦宗权怕是早就溃亡了。

即便是溃亡,秦宗权也可以自傲了,无论是朱全忠,还是杨行密,可都是名传千古的枭雄,现在合起伙来欺负他,他难道不值得骄傲吗。

西川。

受命增援陈敬的王建,迅速崛起。

王建受到田令孜的委派,前去支援西川节度使陈敬,可是到了西川,趁着杨师立、李思恭二人,同陈敬斗得如火如荼之际,王建却一反常态,初据壁州,招集溪洞酋豪,迅速占领成都西南各州,俨然一副白手起家,也要做老板的派头。

等陈敬、杨师立等人觉察到动静的时候,王建已经成了气候,西川也由二虎相残之局,变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幽州。

岳鹏举水设伏,大败李全忠。

高远、李罕之二人,乘势率部攻入檀州;岳鹏举、张归牟兵进蓟州,李全忠、李匡威父子,退往平州,和沧州王处存抱成一团,严防死守,眼看翻不起太大风浪了。

他们苦等的援兵,因为朔州赵敬的出使,竟然没有出现,直接让这爷儿俩,栽了一个大跟头,李全忠郁气攻心,已经卧床不起了。

回到丰州,朱璃见到了高肃、高思继、张敬达等人,得知述律婆姑投降了,被高肃收为义子,留在身边听用。

述律婆姑的投降,带动着整个述律部举族迁入丰州,给广袤的丰州增添了不少人气,当然,这些述律部的人,全都被高肃打散,散居于汉人百姓之间,有容乃大,原则不能变。

莫贺咄接受了朱璃的建议,将王帐迁移到了高阙北面,这样一来,莫贺咄所部室韦,就能和高阙守将张敬达,形成前后呼应,互为奥援了。

更深一层,室韦部落,矗立在高阙北边,也给丰州的安全,加上了一层保障。

没了后顾之忧的吕奉先,带上麾下四健将,一同投靠了朱璃,四人分别是莫贺皋、莫贺、季逵、盖洪。

在室韦部落中,吕奉先除了传授过莫贺咄武艺,莫贺咄的两个弟弟莫贺皋、莫贺,也同样被他指教过,身手同样不俗,虽然不能跟莫贺咄相比,但也是当之无愧的悍将。

至于盖洪、季逵,这二【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人乃是黄巢旧将,黄巢溃灭,他们就逃到了塞外,几经辗转,投靠到了吕奉先的麾下,最近一、两年,也时常接受吕奉先的调教,进益非凡

除此之外,一起跟过来的,还有室韦的五千骑兵,被吕奉先誉为狼骑的精锐骑兵,皆是百战老兵,莫贺咄、吕奉先父子,依靠着这五千精锐狼骑,无数次击溃其他狄人的进犯,实力绝对不俗。

在丰州,朱璃除了看到了这些领军大将,还看到了郭奇佐、莘七娘、以及王月瑶等人。

朱璃北伐,一去就没影了,得到鬼武士传来的消息,知道朱璃进入了茫茫戈壁,倒是让郭奇佐等人担心不已,戈壁可不是说进就进的地方,进去容易出来难,谁也不能保证全身而退,无奈之下,郭奇佐等人,这才跑到丰州来守着。

现在见到朱璃平安归来,大家自然开心不已,尤其是王月瑶,那一抬头、一扬眸的风情,当即就迷翻了不少人,绝色倾城,美艳无匹。

瞬间沉沦的人中,自然是以吕奉先最甚,看到了王月瑶,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魂牵梦绕般的人儿,那个让他倾尽所有,都不舍不弃的貂蝉。

二人都是绝世独立、风情无限,却春兰、秋菊各占胜场。

那绝美的容颜,就如夜空中的明月一般,给人以谜一样的倾慕,只是一瞬间,吕奉先的心中,就被这精灵般的女子,给填实塞满了,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姿容和倩影。

他那灼灼的目光,以及火辣辣的眼神,看的王月瑶十分不舒服,只见她俏脸一肃,冷哼一声,神色十分不善。

美人如花却非花,鲜花共赏自无暇,伊人不求举世名,愿得一心共朝霞。

在王月瑶的心中,自己的美好、温柔,有一个人欣赏就够了,至于其他人怎么想,她不稀罕,更不在意,吕奉先当着朱璃的面这么看她,她当然不悦,这声冷哼,虽然不大,却让在场之人都听在耳中。

朱璃诧异地看了一眼王月瑶,自从认识这位娘子后,对方都给他以淑婉、娴静的印象,类似今天这种冷傲如冰的形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感觉别有一番风味和傲气,实在让人惊叹不已。

转过头来,朱璃继而又向吕奉先看了一眼,这家伙,不会又看上王月瑶了吧?

凭良心说,吕奉先确实不错,无论是身形外貌,还是勇武痴心,都是众多女子渴望的夫君模样,而其人用情极深,也值得任何一位女子真心相对,坏就坏在,跟着他,总是让人担惊受怕的,不敢奢求善终啊。

若是对方能够改掉前世的毛病,就值得多数女子托付终生了。

朱璃对于王月瑶的感情,十分复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人求偶就看中颜值,后世的社会,很多人戏称是个看脸的年代,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若想得到一份真挚、永恒的爱情,可不是拥有美貌的人,就靠谱的,毕竟心性、品质才是一个人的内在。

不过,若是吕奉先一直保持现在的这副脾性,起码善终不是问题,若是他能打动王月瑶的芳心,对于心系尉迟槿的朱璃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