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和里尔:第一九四章 蓄谋一击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遥远的高台上,一脸铁青的岩母斤,搀扶着一脸惨白的月里辛,难以置信地望向远处,望向战场之中,那个犹如凶悍狂龙一般、纵横无忌的朱璃。

述律婆姑到底有多么勇悍,岩母斤心知肚明,耶律撒剌在世的时候,与之对战,几乎从来没有胜过对方。

这也是岩母斤千方百计,邀请他出山,仗之对付朱璃的王牌,可就是这么一个悍勇的人,现在却被朱璃一矛猛掷,坠马受擒了,可想而知,这个朱璃到底有多悍勇,他还是人吗?

“三麽格,我们败了?!痹吕镄聊课藿咕嗟赝蚯胺?,苦涩无比、有气无力地出言道。

即便月里辛不说,岩母斤也能看得出来。

乌拉山下,述律婆姑被擒,李仁福立刻变得岌岌可危,这个党项人的首领,现在根本就不敢再和高思继纠缠,高肃的增援,让他惶恐无比、惊惧莫名。

只见他拼命一击,拼死逼退了高思继,趁机拔马就走,那神情,犹如火烧屁股似的,哪里还有心思,帮助岩母斤等人抵御唐军。

至于黄河之畔,张敬达长矛在手,早已有条不紊地指使着河内唐军,追杀起契丹溃兵来。

这些契丹精锐,在失去月里辛的指挥下,惶惶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现在只落得鸡飞狗跳、抱头鼠窜的份了,很多人,甚至连抵抗的勇气都丧失了,彻底吓破了胆。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月里辛率领的契丹人,率先溃败;加上蛮龙一样的朱璃,横冲直撞、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哀嚎遍地,促使着这股溃败之势,急速到来。

岩母斤不甘心,却也不得不承认,她们败了,自从这个朱璃,这个杀了她丈夫的唐人将军,甫一出现在战场上,河朔大军就疯魔了,不仅顷刻就扭转了战局,还有一股撕破苍穹、冲杀九霄之势。

人的名、树的影,朱璃的盛名,对于河朔将士来说,就是神话般的存在,只要听闻他在前方,河朔将士立刻就会变得气焰炽烈起来,甚至连蛊惑、怂恿都省了。

一名横冲无敌的大将,果然有可能影响一场大战的结果,如此想来,她的丈夫耶律撒剌、以及月里辛的丈夫慕容霸,憋屈地死在清凉谷,对于契丹人来说,绝对是无法想象的损失。

悍将的重要,绝非空言,史载,五代时期,契丹一位高姓大将,仅仅以五百精锐,就冲垮了后唐二十万大军,斩杀后唐数名大将,这就是铁一般的史实啊。

“撤吧,立刻撤往五原,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带上鲁婆、和月理朵那个丫头,只要述律婆姑的妻女,还在我们手里,即便他被唐人生擒,也应该不会为其所用吧?!毖夷附锿蛑炝?,一脸苦涩地安慰自己道。

她身为契丹宰相剔剌的女儿,身份尊贵,又嫁给了耶律撒剌,这个契丹第二大部族的勇士,一切都很完美,美好的人生一片绚烂。

可不想,一次惯例似的南下劫掠,就让她的丈夫就葬身关外,美好的一切,随之成为泡影。

丈夫的身死,带给她的影响是巨大的,她不甘心,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

幸福,就这样夭折掉。

既然丈夫战死,那本来属于丈夫的荣耀、以及他的威名,就让她这个做妻子的来维继吧,岩母斤满腹野望。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天下所有母亲,大多都是如此,岩母斤同样是一个坚强而倔强的女子。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所以岩母斤来了,来到了丰州,她要杀掉朱璃,为丈夫报仇的同时,也要证明自己,自己绝不输于任何男儿。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踌躇满志而来,结果还是败了,不但在智计上败了,在勇武上,更是败得彻彻底底。

看来,传闻朱璃曾击败慕容霸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如此悍勇的男人,绝世少见,也只有这样悍勇的男人,才能让慕容霸败北吧。

岩母斤感慨不已,却深深惋惜,为何如此英雄的男子,却偏偏生于日薄西山的大唐了呢。

随着岩母斤的命令,契丹大军率先逃离,至于头领被抓的回鹘人,现在的岩母斤和月里辛,根本就没办法照应周全,回鹘溃卒们,也只好自求多福了。

岩母斤、月里辛带头逃窜,整个狄人大部轰然溃败,至于党项人,逃得比契丹人还早,能活着离开的,早就跑得个没影了。

一看岩母斤逃跑了,朱璃就纵马来到了高肃的身边,从其手中接过钢矛,一脸肃然地开口道:“这里的后继事宜,你和张敬达商量着处理,我去追岩母斤?!?/p>

话音未落,朱璃不等高肃回应,就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同行的,还【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有两千余牙兵,以及牙将高思继,只留下高肃、张敬达二人,一脸懵懂地站在风中,徒自凌乱、迷惑不已。

“将军为何要追岩母斤,只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而已,有什么要紧的?”张敬达不明所以,疑惑地看向高肃,不解地问道。

高肃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将军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的,既然将军要追那岩母斤,那只能说明,这个女人绝非一个寡妇那么简单?!?/p>

“好了,赶紧收降俘虏,整军进发,如果高某所料不差的话,五原应该早被将军拿下了?!备咚嗤胖炝г度サ谋秤?,高深莫测地出言道。

“何以见得?”张敬达不服气地顶了一句,似乎埋怨他没有解释清楚似的。

高肃抬起手,猛地拍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对于这个和朱璃差不多大的小郎,他确实喜欢的紧,没好气道:“将军只带两千余越骑,如是没有拿下五原,怎么可能会贸然追上去,骑兵虽然是战场上的大杀器,可凭借两千月余越骑,就想要拿下五原,绝对不可能,更不要说抓住岩母斤了?!?/p>

张敬达闻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似乎认同了高肃的猜测。

岩母斤、月里辛带着契丹残余的万余骑兵,一路西北,直奔五原而去。

远远看到那城头上飘扬的旗帜,依旧还是回鹘的哪杆大旗,岩母斤、月里辛不知为何,尽皆松了一口气,二人不约而同地扭头对视了一眼,神情

十分复杂。

是她们两个一度唆使,让述律婆姑率部出击丰州的,可现在大仇未报,却把述律婆姑给赔了进去,心情怎么可能不复杂。

在五原城中,还有述律婆姑那倚门殷望的妻女,她们又将如何面对她们呢?

细说起来,岩母斤和述律婆姑还是亲戚,他们两家,既是未来的亲家,也是姑婿和兄嫂的关系,耶律鲁婆是耶律阿?;墓霉?,岩母斤和耶律鲁婆正是姑嫂啊。

现在一着不慎,姑爷都被人给活捉走了,这种尴尬、愧疚心情,确实不足为外人道哉。

一路疾行,岩母斤一行,终于来到了五原城下,不用岩母斤示意,一名契丹裨将就打马上前叫门。

“喂,三麽格率部回城,尔等还不赶快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去?!?/p>

大喝一声后,裨将突然发现,好像没有人搭理他,疑惑的同时,他不禁又次大喝道:“你们这些天杀的夯货,三麽格回城,还不赶紧出城来迎接、活腻了吗?”

只是一语未落,就见城头上那迎风飘荡的回鹘大旗,倏地一下,就掉了下去,继而一面冽风凛凛的唐军大旗,冉冉高升而起。

这诡异的一幕,看得翘首以待的所有契丹勇士,都傻眼不已,心中无不暗自嘀咕,这些回鹘人,在搞什么?

尚未等他们回过味来,城头上,突然涌现无数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无一例外,几乎个个都是一身轻甲,弓矢在弦,赫然正是唐军装束。

甫一露面,就听“绷、绷、绷......”之声不绝于耳,继而漫天箭雨、扑头盖脸地向着城下笼罩而下。

这突发的一幕,骇得岩母斤、月里辛等人,脸色骤白、目瞪口呆。

突逢巨变,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些契丹宿将,二女身边,立刻窜出几名悍将,只听“仓啷、仓啷......”之声骤响,他们腰间的弯刀瞬间出鞘,顷刻之间就将二女簇拥在了中间,?;ち似鹄?。

“两位麽格,五原被夺,还请速离?!币幻醯ご蠼?,一边挥刀格挡羽箭,一边大喝一声,提醒二女。

“快走,两位麽格,我们断后?!绷硪幻醯ず方?,一边打马窜到岩母斤、月里辛前面,将手中的弯刀,耍弄得泼水不进,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喝道。

......

大将呼喝,相继而起,让城下的其他契丹人,这才明悟过来,五原已失,城中的是唐军,打出回鹘大旗,只是为了诱使他们靠近,真是阴险。

只是明悟到这一切的时候,稍稍晚了些,很多归来的契丹勇士,因为那面回鹘大旗的缘故,一早就放松了心神,猝不及防之下,满天箭雨落下,“噗”、“噗”、“噗......”响作一团,无数血花,立刻迸射而出,在五原城下,上演一出喷泉齐涌的壮景。

“啊,怎么会这样?!庇衅醯び率?,濒死之际,不甘心地嘶吼出声。

“快逃啊,阴谋,阴谋,这是唐人的阴谋?!庇衅醯と?,声嘶力竭,骇然惊呼。

......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