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2019摩纳哥对卡昂比分预测前瞻:第一九一章 俘虏月理朵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在怀朔和沃野驻兵,那是朱璃为了以防万一,免得被别人抄了后路。

五原,是一座古老的城池,地处丰州腹部。

相传,大禹治水时期,洪水退去后,在高埠出现众多丘状原所,其中有五个较大的原所,华夏的先民们,就在上面辟田、造屋、繁衍、生息、耕作等等,五原之称,自此而来。

开唐之初,这里被突厥占据,贞观四年,李靖、徐茂公驱逐突厥,五原重归中原治下。

可是现在,这座历史悠久,承载着无数汉人血泪的古城,再一次落入了狄人的手中。

五原必须拿下,现在的岩母斤、月里辛等人,皆在乌拉山对峙高肃、张敬达二人,五原空虚正是夺取古城的最佳时机。

天赐良机,岂能不取。

朱璃故技重施,亲自混在回鹘游骑中,前去诈开城门,城头守军见到了这队回鹘人,加上他们身上,有着明显厮杀过的痕迹,根本就没有质疑他们的身份,立刻就打开城门,准备放他们入城,毕竟现在,在这座城中坐镇的人,就是回鹘一族的族母,述律婆姑的妻子。

城门打开之际,朱璃连人带马骤然化作一道飞鸿,径直杀向城门两侧,鱼贯而出的狄人勇士,顷刻之间,数十名蜂拥而出,准备接应他们的狄人勇士,甚至连朱璃的身影都没看到,就捂着脖子,满脸诧异地轰然倒了下去。

城门洞口,一片殷然,冷艳的鲜血,飞溅飙起,骇得无数张望过来的狄人勇士,一片错愕,继而惊呼迭起、骇然不已。

在他们的眼中,只见一片红云,拖着一抹玄光掠过,就见前去城门口例巡的兄弟,以及那名城门守将,顷刻就倒在了血泊中,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那名守将也太废物了,竟然跟其他勇士一般,丝毫没有一丝挣扎的机会,就率先倒在了地上,看得其他回鹘勇者,扼腕不已、大骂守将无用。

【爱尚小说 更新快】 实不知,以朱璃现在的武艺,普通悍将,在他眼中,和一般府卫、小卒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与此同时,跟在朱璃身后的回鹘府卫,立刻射出响箭,通知暗中埋伏的朔州牙兵,以及越骑、府卫。

上万大军,瞬间奔腾冲出,城头的狄人守军,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立刻有人大呼道:“不好了,中计了,他们是唐军假装的?!?/p>

“啊,唐军怎么会杀到这里来了,快,快拦住他们?!庇腥嘶褂套圆恍?,对于唐军骤然杀到五原,他们还恍在梦中。

......

五原城头上,骤然乱做一团,有自恃悍勇、忠心可嘉的狄人,径直跑下城墙,向着城门洞口的方向奔杀而去。

还狄人的部分弓手,就直接站在城墙上,对着城下的朱璃等人,举箭就射,当然也有看到刚才、朱璃秒杀守将一幕的部分狄人,此时却变得战战兢兢、犹豫不决,不知是该冲上去呢,还是就此逃窜比较好。

朱璃暴刺连击施展而出,顷刻之间就清掉了,前来打开城门的一波狄人勇士,肃清障碍,他立刻马不停蹄,带着身后的回鹘府卫,瞬间闯进了城门洞中,从而也避开了城头上的弓矢。

对于那些从城头上冲下来,杀向城洞

的狄人勇士,朱璃自然不会手软,钢矛频挥,玄光乱舞,在那交织如网的玄色光幕中,冷艳的鲜红,频频飞溅抛洒,置身其中,犹如置身于一片雨幕之下,不同于天空的雨幕,这里是一片血雨的世界。

这些普通狄人勇士,即便来得再多,对于朱璃来说,也只是动动手而已,不足为患。

少顷之后,轰鸣的奔袭之声,从背后传来,震得整个城门洞,都震颤不已、簌簌落尘。

刚刚还蜂拥如潮、前赴后继杀向朱璃和回鹘府卫的狄人勇士,一看大势已去,五原城破已成定局,认知到这个事实,所有人立刻轰然一下,四下奔逃起来,那狼狈的样子,比起被人踩到尾巴的丧家犬,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军入城,朱璃直接杀向都督府。

都督府门外,朱璃又遇一波悍不畏死的回鹘勇士,但这些冲杀,对他来说,依旧没有形成阻碍。

不过,看对方的势头,似乎城主府中,有着什么重要人物似的,只可惜,悍不畏死,只是勇气可嘉罢了,却根本阻止不了朱璃的深入。

都督府的后院门口,一行匆匆奔逃的女眷被朱璃等人,堵了个正着,为首的一名女子,漆发如墨,深目高鼻,面容白皙,若是放在后世,绝对是个网红级的美女。

妇人的手中,还牵着一名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她同样黑发深目,面容白皙,只是她的头发和妇人不同,妇人的发丝笔直垂落,而这名小女孩的头发,自然弯曲,显得十分温柔,但二人相貌却十分相似,极有可能是母女。

“你是何人,回鹘人,还是契丹人?”朱璃看了看二人的形貌,直接问道。

二人不可能是党项人,李仁福当初仓促北逃,随行的也只是一些勇悍的党项壮汉,在那种混乱的厮杀中,带出妻女的可能性非常小。

因此,朱璃判定,这二人极有可能就是述律婆姑的亲眷,述律婆姑作为回鹘的一支,却是非常特别的一支,因为他的这个部落,有和契丹人通婚的传统。

“大唐的将军,我是回鹘述律部首领、述律婆姑的妻子,耶律鲁婆,同时也是契丹迭剌部、南院大王磨鲁古的孙女,将军攻破五原,还请放过我等不通文武的女子?!币陕称趴醋虐ё约旱热说奶凭?,看那阵势,肯定是逃不掉了,反而让她冷静了下来,直视着朱璃恳求道。

什么述律婆姑、什么南院大王磨鲁古,朱璃通通不认识,可他对首领一词却十分敏感,既然对方是回鹘首领的女人,那么这个女人的分量就不轻了。

朱璃并没回应耶律鲁婆,而是双眸微眯看向耶律鲁婆身旁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面对他这种浑身杀气,满手血腥的战将,竟然也能神色泰然,显然心性不错。

遥想当初的朱凝儿,她在这个年龄,可就没有这份镇定,还是一个只知讨要好吃的小吃货罢了。

不过自己的小妹,比起这个小女孩,显得更加正常,而这个小女孩,如此表现,就显得十分突兀了。

朱璃的目光,让耶律鲁婆脸色稍变,再次出言道:“大唐的将军,只要你放过我们母女,我可做主,让这次出击丰州的回鹘勇士,撤回河西,同时还会向将

军,奉上一份不菲的厚礼?!?/p>

“厚礼?”朱璃闻言冷笑一声,“你回鹘的厚礼,不会都是从我大唐百姓身上搜刮到的吧,回鹘出兵攻略丰州,我汉人百姓,有多少人死在你们的铁蹄和弯刀下,又有多少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当你们将这种伤害,加诸在别人的身上时候,就应该想到,你们自己总有一天,也会落入这样的境地的,毕竟,杀人者,人恒杀之?!敝炝Ю淙欢?,毫不客气。

血债必须血偿,别人给你一个甜枣,你可以还之以鸭梨,这叫礼尚往来;可别人给你一刀,你何须考虑,直接还他一刀就好,狼心狗肺、丧尽天良之徒,讲道理有用吗?

想到这里,朱璃已经动了杀机,不过,对于这些人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他还犯不着屠戮,毕竟人和牲口还是有区别的,不过,他可以将这些异族女人全部丢到辖地境内,让汉人的男子娶回家,为汉人养儿育女,这就是强行融合。

不过正在他打算下令,将这些人俘虏看押起来,留待战后处理的时候。

耶律鲁婆再次开口了,也许她是见到朱璃神色不善,生怕对方会下令杀了她们,所以才急着讨饶的吧。

“大唐的将军,你不能杀我们,我是契丹贵族,我的女儿述律平也和契丹贵族啜里只,定下了婚约,你如果杀了我们,就等于同时结仇迭剌、述律两大部落,我相信明智如你,绝不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情的?!币陕称攀朱?,似在哀求,又似在威胁。

“啜里只?”朱璃闻言一愣,他并非是因为耶律鲁婆的威胁而发愣,而是因为“啜里只”这三个字。

史载,辽太祖耶律阿?;?,姓耶律,名亿,乳名啜里只,这个啜里只,难道就是那个啜里只?

“你刚说的啜里只,是契丹迭剌部的人吗,他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耶律亿?”心中有了怀疑,朱璃就立刻问道。

耶律鲁婆闻言,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大唐将军,对于她的威胁,竟然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提到了她的侄子,那个现在不过十来岁的小勇士。

对于朱璃是怎么认识一个十来岁的契丹小孩,耶律鲁婆可没有心情关注,她惊喜的是,事情终于有了转机,这才是她在意的。

闻言,耶律鲁婆连忙点头道:“正是,啜里只是我的亲侄儿,他的生母,就是岩母斤,而我的女儿月理朵,就是他的未婚妻,将军既然认识我那侄儿,就不会再妄动我们母女了吧?!?/p>

朱璃闻言,双眸晶亮,不可思议地看向那个,头发有点自然弯曲的小女孩,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断腕太后”。

月理朵应该是女孩的乳名,而述律平才是她的大名,这位小丫头,在历史上可不简单,辽太祖耶律阿?;篮?,小丫头称制摄政,掌理军国大事,间接统治大辽长达二十一年之久。

获得小丫头的身份后,朱璃心下惊喜莫名,他在得知岩母斤是耶律撒剌妻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辽太祖的生母,当时,朱璃就想抓住这个岩母斤,现在还没有抓住辽太祖的母亲,倒是把人家的未婚妻给俘虏了,他岂能不开心。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