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 女鞋2013:第一六一章 一舞倾城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朔州的新政非常细致。

譬如新政明确指出:只要身有战功的男子,若身在军中,其妻耐不住寂寞,同他人有染,一旦事发,男子阉割、??嘁凼?;女子若是得到丈夫原谅,可无事,否则毁容,??嘁凼?。

新政禁止兼并土地,无论是士族、大阀,还是地方土财主,良田百亩足矣,超过百亩,土地没收入官,强制执行,没有道理可讲。

若想拥有更多的良田,也不是不可以,获取功勋吧,只要获得王爵的爵位,就可以拥有良田十顷,一公顷土地,就是百亩良田,只要你有本事,勋田任你来取,而且勋田的税收十分低廉。

新政还在军中推行了十律五十四斩,在民间也制定了相应的律法,譬如强奸、通奸、逼良为娼等罪行,一经查处,判罚皆是男子阉割,苦役五年;女子毁容,苦役五年。

更让人难以预料的是,新政支持有才能的女子为官,进一步提升了女性的地位。

唐朝的开放风气,本来对女子的约束不是很大,及至到了宋朝,对女子的约束,才变得苛刻起来,为了免去女性同胞,以后近千年的苦楚,朱璃力排众议,支持女子为官,提高女子地位。

朱璃控制的地区,本就是被狄**乱多年的边地,推行新政,十分顺利,这里的世家大阀非常稀少,只有那么一小撮,对于他们的反对,很快就被打压了下去了,不过以后要想将新政推行到中原,可以预料,绝对压力山大。

新政推行后,朱璃也终于获得了一段闲暇时间,他仍旧没有忘记那位莘先生的事情,一得空就再次前去拜访那人。

“使君,为什么你一定要拜访那位莘先生呢?”身为书佐的王月瑶十分不解,就连牙将李罕之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朱璃第一次宴请那位莘先生,人家愣是没给面子;第二次去拜访,却被拒之门外,加上这次可就第三次了,他这么用心地拜访一个人,自然就会引起麾下的好奇了。

对于来自后世的朱璃来说,他了解的东西,比一般人要多上不少。

后世的游牧民族,都非常温顺、淳朴,为什么呢,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生存的时代好,五十六个民族一家亲。

若是只从时代发展变革、以及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威胁程度来说,显然是游牧民族失去了仗之以纵横的獠牙,为了适应社会,不得不做出变通的缘故。

铁骑、弯刀、长弓,来去如风,是历史上游牧民族,欺压农耕民族的三件犀利法宝,为什么到了后世就不行了呢?

我们不妨想想,若是数万游牧民族,还像以往一样,骑着骏马、提着弯刀、背着弓箭,前来中原劫掠,农耕民族只需要架上一百架机关枪,在子弹充足的情况下,保管他们来多少都是送菜,这是来劫掠呢,还是来自杀呢?

可见连发性武器的重要,对于枪支弹药这些东西,朱璃不是神,不知道怎么制造,可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连发型的武器也有很多啊,如诸葛连弩就是其中之一。

而这个莘先生能改造长弓,如果能够请动这位出山,在一应条件准备充分的条件下,这个人能不能把连弩给弄出来呢,有了这个神器在手,再对付起北

方狄人来,就要轻松得的多了。

可是这个原因,朱璃自然跟王月瑶、李罕之解释不清,机关枪的大名,后世几乎每个人都耳熟能详,可要说它的制作原理,除了法律允许的专门人员,其他人恐怕很少知道吧。

朱璃也不知道,自然就没办法解释。

“我是想请莘先生帮忙研制一些东西,有大用?!敝炝嗳坏?。

“哦”一听朱璃这么说,王月瑶马上失去了兴趣,李罕之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再继续追问了,万一是什么机密性东西,他岂不犯忌了吗,新政刚刚发布不久,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朔州城中有一条小河,是郭奇佐等人,花了三年多时间,引沧头河而开凿而出的河流,名曰朔河,朔河从朔州西北部,一直贯通大半个朔州,主要是为了灌溉良田而开凿的。

【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 朔河两岸,杨柳依依,犹如缠绵的情人,倒映在清澈的河流之中,更显婆娑,景色如画。

如此优美的景色,自然引起了某个人如诗般的情怀,王月瑶突然出声道:“使君,我们歇息一下可好?!?/p>

“怎么你累了?”朱璃怔怔地问道,甚至那看向王月瑶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出现这个反应,自然是被后世的女性带偏的,后世的很多女生,若是和她们一起爬山、行路,就会知道,这些姑奶奶走两步就叫苦连天;可一旦到了商场,累得你腿肚子抽筋,人家依然神气活现的,可以说很多男性朋友都深有体会。

王月瑶这一说歇歇,他自然就想到了曾经不堪回首的一幕,目光自然怪异起来,可惜王月瑶没看到,便轻“嗯”了一声。

好在城内的河道边,尤其干净整洁,朱璃等人,就站在河畔柳的树下,一边歇息,一边欣赏起周围的景色来。

“使君,如此美景不妨赋诗一首如何?”王月瑶宜嗔宜喜地提议道。

朱璃苦笑了一下,无奈道:“诗以传情,情动韵生、意境自现,方可成诗,眼下我满腹心事,怎可成诗?!?/p>

王月瑶闻言一愣,俏脸有些黯然,转头望向远方,努力抑制住内心翻涌的醋意,佯作淡然地随口问道:“是为了槿儿妹妹吗?”

“有这个原因,但最多的还是政务上的事情?!敝炝纪肺Ⅴ?,坦然道。

果然有尉迟槿的原因,王月瑶一见朱璃亲自承认后,心中自然涌起一抹苦涩,形容略显神伤。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开心了起来,若朱璃就因为尉迟槿救了李克用,就彻底忘记了她,那这个人就不是欣赏的那个朱璃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很多真正传统、善良、三观正的女子,一辈子所求,不就是嫁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吗。

既然所求就在眼前,努力争取未尝不能得偿所愿,又何必自寻烦恼呢,一念萌生,一抹浅笑浮现而出,柔声道:“杨柳依侬,绿水澄清,不如一舞?!?/p>

“一舞?”朱璃疑惑地看向王月瑶。

王月瑶转过头,直视着朱璃的双眸,点点头,慨叹道:“奴家自小习舞,每当心情大好的时候,就会独自舞动,除了家人,还从未有其他人品鉴过,眼下使君心中烦闷,正好一舞,为使君解烦?!?/p>

“就在这里

?”朱璃迟疑了一下,甚至有些迷惑。

“翠柳为伴,清风为和,此心昭昭,请君评鉴?!币挥锼低?,王月瑶就迤逦着娇躯、踩着细碎的脚步,去到一块空地上。

见此情景,朱璃连忙示意李罕之,让牙兵四下散开,自己却聚精会神地望向场中的伊人。

只见空地上的王月瑶,摘下圣贤冠,如云青丝随风盈荡,解下腰间丝绦,持在手中,长衫飘飘,丝绦翻飞。

脚步盈动,轻舞漫生,玉手纤纤鹅舒颈,玉肢摇曳柳舞空,回眸一笑百媚生,忘却红尘唯伊踪,问苍穹,是幻、是梦?

双目圆睁,形若冰冻,舞姿曼妙胜精灵,佳人倾国又倾城,嫣然一笑千心动,不知今夕几月中,叩心胸,是凰,是凤?

王月瑶一舞,天地震惊;王月瑶一舞,朔河无声。

不仅朱璃看得怦然心动,就连李罕之、周围的牙兵、甚至过路的贩夫走卒,全都看傻、看呆了,整个朔河畔,除了潺潺的水流相和,竟然所有人都痴痴呆呆了起来。

昔有赵飞燕,体轻能为掌上舞;开唐公孙氏,一剑盈动传千古;眼下王月瑶,一舞倾城唯水汩,美,美到让人忘却了一切烦恼,美到硕大的朔河之畔,天地失声。

舞初歇,伊人整装,几个呼吸时间的静寂之后,突然爆发出裂天破云般的欢呼和呐喊。

一些自认为在朔州有身份、有地位的靓公子、俏郎君,立刻蜂拥而上,大声吵着要结识王月瑶,那疯狂的劲头,比后世的追星族都凶猛。

人潮涌动,山呼海啸一般地冲向朱璃等人。

这般情况下,朱璃哪里还有机会继续去拜访莘先生,连忙一把拉过王月瑶,继而让李罕之,带着牙兵极力推阻着疯狂的人群,一路艰难无比地返回到刺史府。

回到刺史府后,众人相顾骇然,除了王月瑶,其他人无不狼狈力竭,几乎就要奄奄一息了。

挡在最前面的李罕之,身上的长衫早已变得褴楼不堪,比起乞丐装,还不如。

王月瑶神色讪讪,鹌鹑一样地垂着脑袋,受气小媳妇似的等待着朱璃的训斥。

朱璃震惊之余,又有些光火,可是再光火,也不忍向着这位娘子发吧,憋了良久,实在忍不住了,才叹息道:“你看看,即兴而舞,就造成这等场面,你也不想想,你一旦暴露出女装,是多么坑人的事情?!?/p>

王月瑶垂着头,不服道:“奴家只是想请使君评鉴一下,谁会想到,会有那么多的观看者?!?/p>

李罕之回头,怪异地看了王月瑶一眼,瓮声道:“娘子要是只想让使君欣赏,以后就在刺史府中跳吧,说实话,俺老李千军万马,都不曾皱过眉头,可今天,差点就被疯狂的人们给撕碎喽?!?/p>

朱璃闻言,一副心有余悸的神态,郁闷道:“在哪里跳都无所谓,关键是她的容貌太美了,富平城的一幕,犹如昨日,那可是差点引发兵灾的大事故,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p>

“以后要想让我带你出来游逛,最好一直男装,否则你就呆在府衙办公吧?!敝炝弈斡钟裘频厮档?。

不过,他这句话一说,王月瑶非但不恼,反而羞得满脸通红,不知想到了什么。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