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法国卡昂现在的时间:第一零八章 摊逃税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徐州,古称彭城。

北接兖州,东临沂、泗二州,西连宋、亳两地,南望濠州,隶属河南道。

徐州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后世有“五省通衢”、“东方雅典”之称,更是汉高祖刘邦、楚霸王项羽的故里,浩浩华夏,曾有九位帝王出身徐州,因此徐州又有“九朝帝王徐州籍”之说。

为了重温故土的温馨,朱璃过泗州而不歇,直奔徐州而去,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里都是他的故乡,乡土情深,无法割舍。

丰县雍凤里,朱璃的祖地,这里原本是个小镇,可现在却是断壁残垣、十室九空了。

偶尔有衣着褴褛、满脸菜色的乡人,偷偷地探出头来,向着朱璃等人张望了一眼,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现在的百姓,不但畏惧官府,更畏惧军汉,朱璃一行,大多高头大马、持枪配剑,由不得乡人不害怕,这怯懦的一幕,让人徒生悲凉。

自乾符六年,朱璃同父母逃离了家乡,迄今为止已经四年过去了,他从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成长成了一名十六岁的将军,眼瞅着就要过年了,过了年他就十七了。

可是故乡呢,比起记忆中的情景,似乎更加不如了,融合的记忆中,那时的故乡,也没有现在这么穷困、破落。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望之令人心冷。

突然,斜刺里,一个人影冒了出来,破旧的被褥,已经肮脏得分不出颜色,被这个人整条裹在身上,只见他踉踉跄跄,无头苍蝇一样,向众人一头冲来。

来人脚步不稳,三、两步就是一个跟头,短短的距离,竟然让他摔了四、五跤。

这种情形朱璃再熟悉不过了,记得在流民的队伍中,经常有人,就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是被饿的,饥寒交迫之下,让人头昏脑涨、四肢发虚,连走路都走不稳。

一看到来人,朱璃连忙跳下马背,快步迎上那人,口中还急切地提醒道:“小心?!?/p>

声音未落,他就迎到了那人身边,毫不介意对方身上的脏臭,一把抱住了他的肩头,稳稳地扶住了来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小郎,他满脸都是厚厚的污垢,嘴唇发干,双目无神,嚅嗫着,似乎想要开口说话,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再兴,我们找个地方,烧点热水,将馒头泡上?!闭庵智榭?,朱璃知道该怎么处理,人饿得狠了,不能直接给他馒头,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让对方噎死,这是曾经留下的经验。

朱璃的一声嘱咐,众人不敢怠慢,连忙选择了一个较大的院落,院中早已杳无人迹,一伙人直接入驻到其中。

寻柴的寻柴、搭锅的搭锅、烧水的烧水,匆匆忙忙,十分迫切,马车中的女眷也走下了马车,有手熟的小婢、小厮,连忙上前搭手,其他人开始打扫、清理房间。

朱璃搂抱着那个快要饿死的小郎,在杨再兴的帮助下,整理出了一张空床,将小郎平放在床上。就连忙拿出一个馒头,细心

地撕成小块,一块、一块地喂到了小郎的口中。

对方已经饿得半死不活了,朱璃生怕不等热水烧开,这人就会死掉,那就白忙活了,还是先让他进点食吧,小心一点就好。

一群人,忙活了大半天,终于将这个饿得半死的小郎,从鬼门关上抢了回来,这小家伙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连汤加水的馒头,他一口气吃了十七个,就连一直以饭量著称的杨再兴,都被对方的能吃,惊得目瞪口呆,这是饿死鬼投胎吗?

吃完饭,小郎也有了精神,看向朱璃等人的眼神,说不出的感激,他从未想过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会接济于他,他只是饿极了,想出来找点吃的。

“你怎么饿成这样,镇上就没有人家有吃的吗?”朱璃眉头微皱,好歹也是乡里乡亲的,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乡亲,直接饿死,没人理会吗?

小郎怯怯地看了几人一眼,终于开了口:“都没有,官府将所有的余粮都收走了,大家只能躺在屋里挨着,饿了就揉几个雪团应付,这样能多坚持一些日子?!?/p>

“所有的粮食都收走,官府就不管你们死活了吗?”严可求不解,插口问道。

小郎有点怯懦,转头偷看了他一眼,小声道:“没办法管,听说感化军又开战了,军粮是不能拖欠的;还有,就是我们上交的只是我们应该交的?!?/p>

“应该交的,什么意思?”朱璃不解。

“就是我们的收入,都用来交税都不够?!鄙倌昵优?,说话声音都更低。

收入全部用来交税都不够,什么税这么重,这真是一个地方父母官,能干出来的事情吗,若真是如此,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感化军节度使时溥,是不是想让百姓自杀啊。

疑惑的自然不止朱璃一人,其他人也十分困惑,严可求皱着眉头,开口道:“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若损百姓以存其身,犹割股以啖腹,腹饱而身毙?!?/p>

“开国之初,大唐以《租庸调法》为收税标准;安史之乱爆发后,由于户口大量流失,土地兼并严重,德宗采纳杨炎的建议,从田而税,俗称“两法”;据严某所知,无论是《租庸调法》,还是“两法”,都不曾出现过,倾尽百姓全部收入,来交税都不够的情形啊,除非......”严可求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见大家不相信自己,小郎有点惶恐,生怕被当做扯谎的坏孩子,连忙出声提醒道:“先生没有听说过摊逃税吗?”

“摊逃税?”朱璃神色愈发疑惑。

可这三个字一出,朱璃一行中的好些人,神色巨震,脸色立刻煞白了起来,给人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严可求也是这副模样。

“先生知道这种税?”朱璃皱着眉头,看了严可求一眼,狐疑地问道。

严可求自然是知道的,他们父女就是因为不堪这种税务的拖累,才沦落成黑户的,到了最后,不得不沿街乞讨,才勉强活了下来。

狠狠地吞咽了一口吐

沫,严可求低沉地道:“将军,这种税务,在大唐前期就出现过,只是到了后来,越来越严重了?!?/p>

“究其根底,是土地日益兼并的后果,土地兼并严重,让百姓的赋税越来越繁重,到了最后,只能落得个无以为生的下场,这个地方活不下去了,百姓只好背井离乡,化作逃户?!?/p>

“不错,贞观之治以后,逃户就没杜绝过,可地方官府根本不管这些,为了保质保量地收足赋税,官府就将逃户的课役,分摊给邻伍来负担,这种赋税就被称为‘摊逃税’,摊逃税的实施,也迫使大唐的逃户越来越多,百姓越来越穷困?!焙薪庸峡汕蟮幕?,继续补充道。

朱璃闻言,久久无语,难怪留在小镇上乡人,生活如此困苦。

当初遭受兵灾,镇民逃走了几乎十之八、九,试想一下,百姓原本每户上缴一石粮食,就足够抵税;可九成的人逃走之后,他们就需要上缴十石粮食,才算足税,赋税暴涨十倍,不饿死才怪。

说起来,这些乡人这么困苦,也有自己一家的原因,让他感到十分愧疚。

可根源却不在逃走的乡人,而在地方官府,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怕是小镇中残留的其他乡人,遭遇的境况也不会太好吧。

朱璃【爱尚小说 www.jxqsqh.com.cn】不敢怠慢,立刻吩咐杨再兴、荆铭二人,带领近百鬼武士,到附近比较繁荣的城镇去买粮食,同时让申及、许戡二人探查一下小镇,统计一下,还有多少乡人留在这里,并亲自带着尉迟槿前去安抚、探望一番。

虽然这些乡人,几乎都不认识他了,他也叫不出对方的名字,但这些人,毕竟都是他的乡亲,打着骨头连着筋的关系,他必须要管。

忙碌了一、两天,小镇剩余的五、六十个乡亲,总算吃饱、穿暖了,也有了一丝生气,朱璃这才放下心来。

破旧残败的小院中,朱璃看向严可求,认真地道:“先生,我的这些乡人,当初都逃了,后来竟然又回来了,显然是故土难离所致;我无法将他们带离,若是放任他们待在这里,最终的下场,肯定很凄惨,我该如何救助他们呢?”

严可求闻言,眉头微皱,拱手道:“将军,感化军节度使乃是时溥,此人残暴、诡诈,更有陈等贪吏助纣为虐,若想改变这些百姓的生活,非杀时溥、陈等人不可,否则,即便将军能救助他们一时,也必然不是长久之计?!?/p>

朱璃面色阴郁,却不得不承认,严可求说的极有道理,根源既然出自官府,那就只好给百姓换个父母官,这才是治本之道。

朱璃沉默,显然认同了他的见解,于是严可求继续道:“属下曾闻,去年,前武宁节度使支详,派遣时溥、陈等人西进关中,镇压草贼;大军行至河阴,时溥矫支详之命,屠戮河阴、袭掠郑州,随后回军彭城,逼走支详,自称留后,可见这人绝非善类,有这种人坐镇徐州,徐州百姓焉能不苦,只要其人在位一天,徐州百姓就别想好过?!?/p>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