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雪地靴旗舰店:第一零五章 梁缵投诚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中和二年,十一月十五,吕用之突然暴毙。

身在江都城中,和毕师铎暗通款曲的姚归礼、俞公楚二人,立刻纠集麾下牙兵、牙将近千人,暗中联系叛军,准备襄助他们入城。

吕用之的骤然死去,让他的那些麾下,惶惶不可终日,亏心事做多了,睡觉都不踏实,如今他们头上的大树倒了,这些人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感到担忧。

人心惶惶之下,防备自然就松懈不少,在俞公楚、姚归礼的接应下,双方里应外合,毕师铎、秦彦等叛军,一举攻破城门,攻进了江都。

叛军入城,大索全城,捉拿到吕用之同党共四百余人,这些平日里作福作威、丧尽天良之人,全被愤怒的毕师铎腰斩于闹市,以张守一、诸葛殷为首的吕用之一党就此覆灭。

吕用之麾下大将,董瑾、秦稠等人,在城破之际,挥军西逃,投靠到了庐州刺史杨行密的麾下,并鼓动杨行密东进,讨伐叛军。

杨行密在谋士袁袭的撺掇下,秣兵历马,准备在开春之际,就和毕师铎等人誓师开战。

这场暴乱,梁缵身为高骈麾下的第一大将,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掺和进来,只是在叛军囚禁高骈时,面见了高骈最后一次,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

高邮,原吕用之府邸,现在对外宣称严府的宅子中。

五位不速之客闯入了这里,这五个人,是两波客人,只是正好不期而遇,就一同携手而来,进入了这座府邸中。

其中一人,是一位貌比宋玉、颜比西子的银甲小将,只是这位小将脸色看起来,并不太好;只见他柳眉微蹙,凤目含煞,一进入府邸,不待严可求相迎,就长驱直入、大模大样地进入了客厅,甚至毫无顾忌地坐上了主座,游目四顾,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外人。

对此,严可求十分无奈,关键是那些被朱璃留下来、戍守这座府邸的鬼武士,一看到来人,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除了努力表现出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神态来,竟然对银甲小将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甚至唯恐避之不及。

鬼武士不理会,严可求一介书生,如之奈何。

更何况这位小将军,还带着两名一脸横肉,壮若狮虎般的大汉,他们一人提着两把面盆大小的斧头,一个提着两把冬瓜大小的锤子,神情说不出的凶狠。

三人身后还跟着一名四十多岁、棕发深目、高鼻阔嘴的大汉,一看就不是中原人;大汉身后跟着一名三十来岁的儒雅书生,神态有些忐忑。

不明所以的严可求,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银甲小将,神情略显迷惘,但还是硬着头皮拱手道:“请问这位小将军,为何要无故闯入严某府中?!?/p>

这位小将不是别人,正是从郭奇佐那里逼问出朱璃下落的尉迟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被蒙在鼓里,岂能不怒,现在确定朱璃无恙,她不亲自来看看,心里着实放不下。

尉迟槿闻言,轻睨了严可求一眼,

闷闷地道:“朱璃呢,让他来见我?!?/p>

“啊”严可求有点傻眼,这位谁啊,这么牛气。

不过,严可求可不是一般人,从鬼武士的异状,就可以推断出这位小将怕是不一般,极有可能是将军的故人,一想到这里,他就安下心来,态度愈发和缓起来,温声道:“将军现在不在府中,出去处理一些事情,估计要过段日子才会回来,不知小将军有什么事情,若是方便的话,严某可以代为转达?!?/p>

“哼,只怕我家小......将军的话,你转达不了?!蔽境匍然刮蠢吹眉盎赜?,一旁的谢天,就瓮声瓮气地就嚷嚷道。

说起来,这兄弟俩心里也有火,他们在朔州只等朱璃凯旋归来,和自家小娘子一成亲,那他们就能顺理成章地加入到朱璃的麾下了,到时候,就可以像霍青、高肃一样,统兵镇守一方、走上沙场。

对于高肃、霍青,这兄弟俩可早就羡慕得眼红,口水流了几大缸。

可他们巴巴地守着,却并没有等到朱璃凯旋归来消息,反而获悉朱璃被朝廷、李克用等人给逼入了渭水,生死不明;一心驰骋沙场的美梦,瞬间破碎,倒是让二人失落、伤心了一阵子。

不料在尉迟槿的逼迫下,郭奇佐不得不道出实情后,二人就更生气了,原来朱璃没挂,他竟然呆在南方逍遥自在、乐不思蜀了,枉他兄弟还悲伤了一场,肚子里没有怨气才怪。

谢天之言,让严可求不明所以,这个时候,那个四十多岁的大汉开口道:“小将军莫急,以梁某所见,朱使君应该志不在扬州,想必很快就能回来?!?/p>

“冒昧打扰,在下梁缵,这是在下的随军书佐韩中,不瞒诸位,在下此次冒昧前来,是向使君投诚而来的?!?/p>

“梁缵?”严可求心下一惊,这货面对高骈的死活不闻不问,现在竟然找到了这里,声言还要投靠将军,这到底是咋回事?

由不得严可求不惊,要知道他可是算计过这位,现在人家突然出现在眼前,他心中没有鬼才怪。

梁缵看了一眼严可求,温和道:“这位就是严先生吧,一手逼反毕师铎、掀翻高骈、铲除吕用之的幕后谋主,实在让梁某佩服不已?!?/p>

面对梁缵的恭维,严可求惊疑不定,开口道:“严某只是一个落魄之人,应该并非梁将军所说的那个人吧?!?/p>

“先生过虑了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梁某并无恶意,只是梁某为高骈东征西讨了一生,到头来,一腔热血,付之一炬,实在让梁某心寒不已?!绷虹谝涣晨嗌?,情绪略显低落。

这般神情,看得尉迟槿、严可求等人,惋惜不已,任谁一腔热血,错付非人,都难免心伤。

好在梁缵的这种神情,并未持续多久,便继续道:“梁某只是一个蛮夷之人,身后亦无庞大强悍的部族支撑,以梁某现在的年纪,若是让梁某重头来过,倒是几无可能了?!?/p>

“好在天可怜见,让梁某暗中觉察到朱使君的动作,既然高骈扶不起来,梁某自问,也不曾愧对

于他,趁着还有一点精力,也要为族人、部下考虑一下了,所以这才不请自来,向朱璃将军主动投诚?!?/p>

梁缵十分坦诚,没有丝毫作伪之处。

尉迟槿眯着美眸,淡淡地道:“梁缵,西戎人,原昭义军大将,投靠高骈之后,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号称高骈麾下第一悍将,如今为何却要舍弃高骈,而选投朱璃呢?”

“梁将军应该知道,朱璃不过就是个小刺史,现在还顶着叛逆的名头,将军的选择,实在令在下好奇?”

尉迟槿大大咧咧地评论朱璃,倒是让梁缵意识到,这位银甲小将,怕是和朱璃关系匪浅,否则绝不会如此妄言他人,一念至此,他愈发显得坦荡起来。

“哈哈,小将军说笑了,若梁某没有猜错的话,夏绥银节度使高肃,就是朱璃将军的部下吧,而且是个十分忠诚的部下;云州刺史武悼,乃朱璃将军的恩师,如今二十四州尽皆平定,细数起来,朱璃将军拥有的实力,让人心惊,更难得的是,他本人又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梁某不选择朱璃将军,还能选择何人呢?”

“更何况,朱璃将军控制的区域,异族不少,党项人、沙陀人、契丹人等等,几乎全有,将军既能容得下他们,自然也能容得下我西戎人?!绷虹谔谷凰党隽俗约旱男纳?,尤其是朱璃对于汉人、异族,一视同仁的态度,让他动了心,所以才主动上门投诚的。

历史上,五年后毕师铎造反,梁缵被杀,那个时候他差不多将近知命之年了,估计也是有心无力了,只能一棵树上吊死,可现在不同,他现在起码还能再奋斗几年。

尉迟槿闻言,点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说辞,转而问道:“梁将军刚才说,朱璃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是不是真的?”

梁缵闻言,认真地点点头:“其实这个问题,小将军不该问在下,严先生应该最为清楚,扬州现在的时局,就是先生一手策划的,自然清楚朱璃将军什么时候会回来?!?/p>

听了梁缵的话,尉迟槿转而看向严可求,径直道:“我是尉迟槿,朱璃难道没有向你提过我?”

严可求一听,神色立刻变得精彩了起来。

怪不得这些鬼武士,看起来如此古怪,那精气神劲儿,装得那么高亢,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尉迟娘子啊。

朱璃虽然没有跟严可求提过尉迟槿,可不代表荆铭这些来自朔州的人没提过,身为一个谋士,有些情报他总是会提前打听一些的,比如面前的这个尉迟槿,所有朔州麾下公认的未来夫人,他怎么可能忽略这个。

确认对方身份,严可求倒是没有隐瞒,几乎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和盘托出,几乎有问必答,生怕将朱璃卖得不够彻底,神态说不出的谄媚。

这副神情,看得梁缵、韩中、谢天、谢地等人,嘴角直抽,暗下决心,以后还是少跟这家伙有牵扯,否则连一天换一条内裤这种事情,都会被这家伙给宣扬出去,那才真是后悔莫及。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