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卡昂摇摇鞋真皮:第一零二章 剧毒藏蛊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只见他仰身卧倒,顺势一滚,一招懒驴打滚被他用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从而也堪堪躲过了,老道那落天必杀的一式。

“懒驴打滚”这一招可是古今通用,人人都会,朱璃更是无师自通,毫无顾忌地用了出来,根本就不顾周承晦、以及燕山老道的眼神。

朱璃好歹也是一方高手,竟然如此不顾形象,连这种无赖招式都用,老道除了憋屈,还能如何。

老道乃是世外高人,所修剑技更是精妙无比。

杀得朱璃狼狈不堪,岌岌可危,可越是到了这个时候,朱璃越是不肯放弃,眼看他气喘吁吁、体力不济之时,意识海中的山海经就震动了起来,洪钟大吕般的声音不断响起:“仑者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毂而赤理,其汗如漆,其味如饴,食者不饥,可以释劳,其名曰白,可以血玉?!?/p>

一种如漆如饴的东西,闪现而出,凝现在意识海中,乍现倏散,瞬间化为莹光沉浸到朱璃的身体之中,朱璃顿感精神振奋,疲态尽去,体力蓦然恢复如初,再次奋战不已。

老道动作倏忽,快到极致,朱璃应付不暇时,山海经再次轰鸣而出:“招摇之山,有兽焉,其状禺而白耳,食之善走?!?/p>

宏然之音方歇,一只浑身雪白,好比白猴似的异兽闪现而出,随即化为莹光,消散沉浸到朱璃的身体之中,朱璃当即就觉得动作灵敏起来,奔走、出手更加迅捷,犹如神助,速度堪堪追上老道,毫不逊色。

......

朱璃的锲而不舍、艰难搏命,无论是看在周承晦的眼中,还是落在燕山老道的双眸中,都让他们惊讶莫名、震惊不已。

明明老道已经榨干了他的力气,刚想顺势取走他的性命时,朱璃只要稍稍不济,身体就是一震,继而又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

明明朱璃的动作,已经跟不上老道的剑速,甚至勉强抵抗都难,可转瞬之间,他又健步如飞、速度骤然提升,丝毫不慢地和老道对攻起来。

这一幕幕神奇的变化,简直费人所思,更让人骇然的,却是大战持续了这么久,以朱璃和老道出手的频率,他的伤口流出的血液,照理说也该流尽了,可是朱璃的脸色,直到现在,也只是稍白而已,丝毫没有大量失血的征兆,这也是山海经不断涌现出灵果、老参补充的结果,而外界两人,却无从得知。

这违反常理的一幕,看得周承晦、燕山老道,胆战心惊、惊骇不已。

从三人的脸色上来看,毫发未伤的老道,脸色竟然比朱璃还白,至于周承晦,他现在早已止住鲜血,神情闪烁不定,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站在远处,似乎在寻找着致命一击的机会,可是一直都没有得逞。

大战持续之中,三人似有似无地嗅到一股馨香,开始三人并未在意,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味愈发浓郁,如梅似兰,好像还夹杂着甜腻的味道,暗香浮动,满腹香郁。

只是这股芬芳的盈香,甫一进入朱璃的

鼻孔,朱璃脑海中的山海经就立刻暴动了起来,宏大的声音再起:“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p>

朱璃的意识海中,一狐九尾,悄然凝现,莹光破碎,光雨潜入肌肤,深深地沉浸在体内,好像在朱璃的体内张网以待,阻拦着什么。

当那股盈香通过鼻孔、口腔,进入到他的体内时,盈香碰到晶莹的光点,好像白雪融阳似的,瞬间消弭于无形,彻底湮灭。

这诡异的一幕,倒是让朱璃暗自警醒,这暗香,怕是有问题,不然,山海经绝对不会凝现出九尾狐,来化解这股香味的。

而且随着香味不断侵入身躯,一些星星点点的细小奇虫,夹杂在风中,顺着盈香悄然而来,甫一进入朱璃的体内,就被九尾狐化作的光点湮灭、荡尽。

再看老道和周承晦,暗香浮动之中,两人顿觉心旷神怡、清爽无比,一抹惬意之色,浮现在他们的面庞之上。

站在一侧的周承晦,甚至还贪婪地狂吸几口,可是随着馨香不断传来,老道的步履渐渐变得迟缓了起来,甚至他出剑的速度,都比不上朱璃了。

要知道山海经加持给朱璃的,一般都是永久性的,既然在老道的逼迫下,朱璃的速度比之以往,增加了许多,就不会在降下去。

老道剑速跟不上朱璃,说明他要么累了、要么出问题了;而站在远处的周承晦,他的身躯竟然也有些摇摇欲坠、似醉非醉的趋势。

“不好,香味有毒,朱璃,你卑鄙?!弊钕确⑾忠熳吹牟皇俏涔ψ罡叩睦系?,而是一直窥视战斗、站在一侧的周承晦,一发现自己中毒,周承晦立刻骇然欲绝,暴怒了起来。

随着周承晦的暴喝,老道顾不得再和朱璃纠缠,一剑荡开朱璃长刀,逼迫朱璃倒纵而退,他自己连忙转身飘远,直到距离朱璃数米远的地方,才一脸凝重地停下身来。

老道神情不善,凝神运功一探,不善的神色再变,瞬间变得赤红,长剑前指,咬牙切齿道:“果然是个奸人,竟然暗中下毒,真是无耻?!?/p>

朱璃长刀拄地,大汗滂沱,粗喘了几口大气后,才不屑道:“暴徒?无耻?哈哈,真是可笑,你们两个,还有脸斥责朱某,难道你们不是为了刺杀朱某而来的吗?”

“身为刺客,还有脸说别人无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敝炝闹胁环?,却暗自凝神,事实证明,暗中确实有人下毒,没想到今晚真是一波三折,看来想要他命的人真不少。

对战悄然停下,三人各自凝神以待,神色复杂,就在此时,风声破空,一女飞纵如仙,翩翩而来。

“嘻嘻,二位辛苦了,竟然将奴家的任务目标,搞得如此狼狈,倒是省去了奴家不少力气,伽儿在此多谢了?!?/p>

甜腻、雀跃的话音传来处,一名白纱遮面,白衣如雪的窈窕女子,出现在了三人的视线之中。

女子的话,无疑暴露了她的身份,显然下毒之人并

非朱璃,而是面前的女子。

直到这个时候,周承晦、老道士才知道,他们错怪了朱璃,原来暗中还有人想要猎杀朱璃,他们两人忙活了半天,原来一直都在被人当抢使了。

老道脸色难看,望向徐徐飞掠而来的白衣女子,阴沉道:“小娘子,你是什么人,若要猎杀朱璃,犯不着连老道也一起算计进去吧?!?/p>

“就是,我们也是为了猎杀朱璃而来的,娘子何须对我等下毒?!敝艹谢薷胶偷?。

“嘿嘿,不好意思,刀枪无眼,剧毒无情,两位皆是高手,为了预防万一,奴家也只好委屈二位一下了?!卑滓屡酉残ρ湛?,撩人的笑语中,非但没有入骨的媚意,反而带有无边的阴寒。

“哈哈,小娘子,你以为这点毒,就能奈何得了老道吗,老道完全可以在剧毒爆发之前,将你斩于剑下?!崩系朗垦劢浅榇?,故作凶狠地道。

而站在一侧的周承晦,早已沉默了下来,只见他眼神闪烁,似乎正在思索着对策。

面对老道士的凛然杀机,白衣女子依旧淡然从容,清脆的声音响起:“道长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难道道长以为,奴家只有这点手段吗?”

“什么,难道不是吗?”老道闻言,心中更冷,惊惶之声,脱口而出。

“当然不是,剧毒是剧毒,剧毒之中,还有我南诏特有的蛊虫,这种蛊虫,潜伏在三位的体内,暂时不会致命,只要三位强行动手,毒蛊入血,那个时候才是最致命的?!卑滓屡犹鹩袷?,左手轻抚着右手,悠然自得地道。

老道和周承晦,骤闻他们不但身中剧毒,还中了毒蛊,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只是面色阴沉、神情不甘地呆立了起来。

白衣女子,袅袅娜娜、似水流云一般地走向朱璃,依旧无比悠然地道:“朱璃将军是吧,说起来奴家还要感谢将军,将军一手促成扬州各镇军阀,起兵讨伐高骈,而高骈和奴家仇深似海,你说奴家要不要感谢你呢?”

朱璃闻言,不置可否,神情闪烁,他除掉高骈,【爱尚小说】只是希望,历史上发生在扬州的惨剧,不会再重演,根本没有想过其他的。

女子见朱璃沉默无言,感觉无趣,继续道:“可是奴家又不得不杀你,李思恭许诺了优厚的条件,请求我们久赞出手,奴家也只是奉命行事,希望将军不要怪罪奴家才好?!?/p>

“久赞?什么东西?!敝炝Р唤?。

“嘻嘻,久赞不是什么东西,而是我王之下,最高行政长官,对了,你们中原人称之为‘清平官’,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若是没有的话,奴家可要请你上路咯?!卑滓屡?,也就是自称伽儿的南诏女刺客,一边说着,一便弯下腰身,从小腿的部位取出两把匕首。

随后,等她再次站起身来,只见她将手中的匕首一颠,双手立刻探出,反手抓住匕首把柄,两把匕首瞬间化作毒蟒口中的两颗獠牙,划过两道幽蓝色的寒光,骤然当胸刺向朱璃。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