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修真->山海横流->章节

摩纳哥vs卡昂分析:第九十八章 斩将夺旗

热门推荐:天下第九不灭龙帝剑徒之路绝世药神神医凰后至尊重生遮天逆天邪神超级兵王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大战骤然爆发,不管平叛军愿不愿意。

只是现在的情况下交战,对平叛军不利,董瑾立刻组织人手阻击、断后。

他率先挑选的大将,就是吕晨。

即便是同为吕用之麾下,很多人都不喜欢吕晨,董瑾同样不喜欢此人。

吕晨犹如躲避在暗中的毒蛇,稍不留神,就会被他咬上一口,入骨三分,非死即伤。

如今毕师铎造反,矛头直指吕用之,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吕晨身为吕用之豢养的恶犬,为吕用之尽忠、拼命,责无旁贷。

这个时候让他来断后,即便他心生不满,相信也不敢多言。

“吕晨,你率五千镆邪都卫断后,不要让对方冲进大军之中,否则,后果你清楚的?!倍槐呋游枳哦玖?,砍杀着蜂拥而来的叛军,一边冷眼看向吕晨命令道。

吕晨双眸迷成一条缝,转过头,阴狠地看向董瑾,手中的双刃戟挥动不停,顺势挑杀了一名叛军卫士,咬牙切齿道:“好,将军走好,只要吕某不死,必然不会让叛军前进一步?!?/p>

“好,吕将军忠心可鉴,董某一定会据实禀报都尉,为你请功?!倍亢敛辉谝舛苑降难凵?,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打马就向大军后方驰去,远远地留下一句半真半假的承诺。

董瑾只不过想教训、教训吕晨罢了,让他吃点苦头,他哪里知道,叛军之中,早有一双凶狠的目光,瞄准了吕晨,若吕晨随着大军后撤,也就罢了,毕竟在朱璃心中,再如何想要杀掉此獠,也要先清除眼前的阻碍吧。

可有时候一念之差,造成的结果就大相径庭,董瑾嘱咐完吕晨,就忙着去组织大军后撤了,而许戡同样率部后退,既然有吕晨断后,他还留下做什么。

吕晨憋着一股郁闷之气,大声吆喝着,率领着本部镆邪都卫顶上,竭力阻击毕师铎等人的攻击,而他自己的眼神,却游目观察着,尽量避免和叛军的大将对上,因为他知道,一旦被对方的大将缠上,再想走脱,可就难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犹如修罗场中杀出的鬼面魔王一般,长矛挥出,横扫一片,镆邪卫士随着那人的长矛,瞬间就被扫空了一大片。

无数卫士的身躯,被那人击飞到了空中,犹如骇浪拍岩激起的无数浪花,那人显然不求杀伤卫士,策马奔腾,目标所向,正是吕晨的立身之地。

来人十分悍勇,吕晨心下一紧,眼中【爱尚小说】浮现一抹疑惑,此人是谁,为何要带着面具,可是此时再想这些有用吗?

顾不得再想这些,吕晨立刻就对左右牙兵叫道:“去,给我拦住那人?!?/p>

数十名牙兵,接到命令,毫不犹豫地冲向朱璃,可是在朱璃的眼中,这些牙兵,和那些普通精锐,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见他右手一伸,单臂旋矛,重达一百八十斤的长矛,瞬间就被他戏耍得,犹如一枚极速旋转的轮盘,那些刚刚冲到他近前的牙兵,只要被长矛碰到、磕着,就身不由己地倒飞了起来,无一例外,非死即伤。

吕晨刚刚派出一波牙兵,正准备调转马头杀向别处,就感到眼前一空,一道身

影,骤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面对此人,他丝毫没有面对敌将的感觉,这人就像一尊地狱逃脱出来的索命鬼王,但凡那人策马奔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横尸无数,无尽的血腥气味,弥漫在整个空间,闻之令人作呕。

一矛无声,了无踪迹,犹如天外飞仙,又似长空电闪,只是半个呼吸不到,就已杀到了他的面前。

如此突兀、如此诡异的一矛,骇得吕晨肝胆俱裂、冷汗涔涔而下,他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就条件反射般地全力挥舞着双刃戟迎了上去,不得不挡、不能不拦。

“咣”

“噗”

只听一声巨响,随着兵器交击的声音响起,一柄双刃戟“倏”的一下凌空抛飞而起,赫然已失其主。

同一时间,吕晨经不起那股大力冲击,倒飞而起,凌空向后跌出,那抛飞的身体上空,还有一朵凄艳的血花,夺目辣眼,让人心寒,那是吕晨的一口逆血。

一击磕飞吕晨的兵器,朱璃并不罢休,纵马飞掠,疾如行风,追在那抛飞的身体下方,手中长矛再舞,自下而上,一矛燎天。

“噗”

又是一道细微的声响,追上吕晨的朱璃,一矛捅出,悍然贯穿了吕晨的身体,长矛自吕晨的后心处刺入,直接贯通他的身体,矛头从对方的前胸处钻出,带着斑斑的血迹,看得无数卫士两股战战、肝胆俱裂。

朱璃单手持矛,奋力一举,大声喝道:“吕晨已死,还不投降?!?/p>

一直护佑在朱璃身侧的杨再兴,长枪飞舞,极力抽打向四周的镆邪都卫,迫使他们不得靠近朱璃,骤然听到朱璃大喝,连忙抬起头来。

只见身前的不远处,自家的使君,那燎天而立的长矛上,生生地挂着一个人的尸体,银盔玄甲,赫然正是对方的一名大将,虽不知那人是否真是吕晨,但杨再兴自然不会去管他,立刻就跟着高喝道:“吕晨已死,降着不杀?!?/p>

缀在最后面的陈珙,同样看到了这一幕,朱璃的强悍,彻底震彻了他的心灵,他原以为杨再兴已经够厉害的了,朱璃最多也就和杨再兴差不多吧,可是今天,他终于见识到了朱璃的悍勇,那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在世魔王啊。

吕晨的武艺如何,陈珙自然知晓,起码他自己不是对手,可就是这么强悍的吕晨,在朱璃手上,根本走不出一合,这让他情何以堪啊,要知道,他好歹也曾以悍将自居过,可相比之下,自己这也算悍将吗,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对自己怀疑了起来。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怀疑自己的时候,他也是久经战阵的老将,随着杨再兴的出声附和,他同样连忙大喝道:“吕晨已死,降着不杀?!?/p>

三人此起彼伏的呼和,终于惊动了毕师铎等人,远远看到那名面罩鬼面的武将,朝天竖起的长矛上,挑着一具银盔玄甲的扬州大将,毕师铎等人根本不管真假,立刻跟着吆喝起来:“吕晨已死,降着不杀?!?/p>

随着将领的带头,叛军无数卫士立刻附和:“吕晨已死,降着不杀?!?/p>

“吕晨已死,降着不杀?!?/p>

“吕晨已死,

降着不杀?!?/p>

.......

随着无数叛军卫士的附和,留下断后的镆邪都卫,瞬间变得仓惶起来,将乃兵胆、将乃兵心,胆破心失之际,谁还能让他们镇定下来?

断后的镆邪都卫,随着吕晨的丧命,立刻就崩溃了,兵败如山倒,五千人可不是小数目,他们这一逃,瞬间就惊动了正在竖旗聚兵的董瑾等人。

从董瑾离开吕晨,到好不容易竖起帅旗聚兵,连半盏茶的功夫都不到,可结果呢,断后的大军轰然崩溃,这突然的一幕,让他始料不及。

甚至他都能清晰地听到,那“吕晨已死,降着不杀”的吆喝声。

听到叛军的吆喝,董瑾、许戡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他们刚刚勉强整出一个阵容,那边溃逃的大军,就迎头冲了过来。

“啊,混蛋,快拦住他们?!倍吹嚼L拥娘倚岸嘉?,被叛军驱赶着,冲向己方的大军本阵,险些气疯了。

“娘的,还愣着做什么,不要让他们冲进来?!毙黻擦Υ笊獾?。

可是外围的卫士,一看逃窜而来的都是自己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该刀枪相向呢,还是任由其冲入本阵。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他们只是这么一犹豫,董瑾、许戡好不容易整肃起来的成果,立刻分崩离析、大军顷刻之间,再次乱成了一锅浆糊。

而就在这个时候,朱璃挑着吕晨的尸体,纵马奔驰而来,他左有杨再兴、右有陈珙,三人似乎十分默契,敌人阵脚已乱,此时不趁机杀上一把,更待何时。

朱璃长矛一甩,就将吕晨的尸体,甩了出去,三人以朱璃为锋刃,连成一个三角,纵马冲进乱作一团的扬州大军之中,而毕师铎三人,率领部下也不怠慢,立刻顺着朱璃三人留下的缝隙,冲杀了进去。

长矛纵横、横扫无敌;长枪飞舞、突刺如雨;长刀匹练、挥斩如幕。

朱璃三人,悍勇无敌,径直杀向中军帅旗的方向,许戡一看不好,这三人想干什么,莫非他们想要学那万军丛中、斩将夺旗的戏码吗?

一念浮现,许戡不敢怠慢,立刻纵马飞出,横刀相拦。

许戡的武艺,和吕晨半斤八两,吕晨都挡不住朱璃的一击,许戡难道就成吗,显然不成。

朱璃纵马扬矛,长矛夭矫,犹如怒龙横江,只是一个抽击,就将许戡连人带刀,抽飞了出去,那抛飞的身影,鲜血飞溅,好不凄艳。

大将许戡,不堪一击,无数阻拦在帅旗正面的卫士,更是无能为力,董瑾想要护住帅旗,不想却被斜刺里的杨再兴盯上,长枪如龙,飞刺缠抽,压得他根本腾不出手来。

一马凌空,长矛轮天,自上而下,犹如天柱倾塌,狠狠地轰击向帅旗的旗杆,那马上之人,面罩鬼面,好似死神降临,纵横无敌。

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董瑾睚眦欲裂,双目赤红,奈何有心无力,悲愤莫名。

只听“咔嚓”一声,帅旗瞬间绷断,朱璃落马横矛,顺手倒拖起折断的帅旗,睥睨八方、煊赫无敌,仰天大喝道:“董瑾已死,还不投降?!?/p>

相邻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邪王追妻药门仙医花娇齐欢卡昂正品真皮凉鞋万里苍穹万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