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穿越->北頌->章節

文布具卡昂寺:第0209章 劉娥調兵

熱門推薦:透視醫圣三界紅包群不滅龍帝神醫凰后超級兵王逆天邪神詭秘之主至尊重生人皇紀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寇季出了匠人們所在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剛脫下了熊皮大衣,準備洗漱,就見寇忠匆匆進了門。

一進門就急聲道:“小少爺,您快去看看吧。您關在柴房里那廝,已經快瘋了?!?/p>

“誰?”

寇季剛提起的熱汗巾,掉落到了水里,一臉疑惑的質問。

寇忠趕忙道:“就是那個叫張華的?!?/p>

寇季哎呀了一聲,驚叫道:“這幾日忙著朝政,居然把這廝給忘了?!?/p>

“快帶我去瞧瞧!”

說話間,寇季套上了熊皮大衣,就往外走。

寇忠急忙跟在身后。

寇季一邊走,一邊問道:“這廝怎么會瘋了呢?”

寇忠不確定的道:“大概是在柴房里悶壞了?!?/p>

寇季疑惑道:“柴房里有窗戶,門外有侍衛,有人陪他說話,也有光亮,他怎么會被悶壞了呢?”

寇忠解釋道:“您審過那廝的第二日,那廝就在柴房里罵您。門口的侍衛聽不下去了,就釘上了上戶,封上了門,把柴房堵的死死的。

除了每日送飯的時候,會從窗戶上開一角,給他扔進去外,平日里侍衛們都不跟他說話?!?/p>

寇季倒吸了一口冷氣,沉聲道:“這是關了十多天的禁閉啊……”

“什么禁閉?”

寇忠疑問。

寇季晃著腦袋,低聲道:“沒什么……”

尋常人要是關個三五日的禁閉,比狗子都乖巧。

關個十天半個月的,要么得瘋,要么得自殺。

寇季趕到了柴房所在的院子,就看到了張華披頭散發的癱坐在院子里,雙眼無神的盯著天穹。

在他身邊,圍著三個侍衛。

寇季湊上前,聞到張華身上一身的惡臭,又往后退了幾步。

“張華?!”

寇季呼喊了一聲。

張華無動于衷。

寇季疑惑道:“真瘋了?”

寇忠、那三個侍衛,齊齊點頭。

寇季吧嗒了一下嘴,低聲道:“可惜了……給他一個痛快的,扔到城外亂葬崗上去?!?/p>

侍衛點了點頭,抽出了腰間的彎刀。

一點刀光借著驕陽,閃入了張華眼中。

張華眼中多了一些神采。

他大叫一聲,“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侍衛揮刀要砍。

張華順地一滾,滾了三圈,滾到了寇季腳下。

他猛然抱住寇季的大腿,驚叫道:“放過我,放過我,你讓我做什么都行。我給你當牛做馬,我給你為奴為仆……”

見寇季不為所動,張華急忙又道:“你就當我是條狗,當我是條狗……高興的時候賞我一塊骨頭,不高興的時候踹我出出氣……”

說話間,張華還抱著寇季的腿,蹭了兩下,汪汪了兩聲。

此時此刻,他張華哪還有一點兒當初的傲氣。

此時此刻,他張華已經卑微到了骨頭里。

可他不得不這么做。

他想活下去。

他腦子里一切不切合實際的幻想,隨著這十幾天的禁閉,都煙消云散了。

若不是他求生的玉望夠堅定,恐怕早就在柴房里自盡了。

在關禁閉的最后幾天里。

他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見寇季,在寇季面前乞命。

只要寇季能讓他活下去,他做什么都行。

當張華學著狗的樣子,躺在地上,四腳朝天,并且掀開衣服,露出肚皮的時候。

寇忠喃喃的道:“人還可以賤到這個地步上?”

寇季瞧著張華胸膛上那一道潰爛的疤痕,微微皺了皺眉頭,淡淡的道:“你進去關十天半個月的,出來也這樣?!?/p>

若是換作以前,寇忠一定會弱弱的反駁寇季一句。

可看到了張華那模樣,他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口。

事實勝于雄辯。

寇季目光在寇忠、三個侍衛身上盤桓了一圈,冷聲道:“此事禁止外傳,也不許你們用這個法子對付府上的人。

不然,別怪我不講情面?!?/p>

寇忠、三個侍衛,心頭一顫,齊齊躬身答應道:“喏……”

張華這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他們眼前,他們哪敢違背寇季的意思。

寇季低頭看了一眼晾著肚皮,四腳朝天的張華,皺眉道:“帶他下去,找府上的大夫診治一二,再洗漱一番,換一身衣服,然后送到我的院子里?!?/p>

寇忠答應了一聲。

寇季甩了甩袖子,離開了院子。

寇忠令三個侍衛夾起了張華,送到了府上大夫所在的院子。

寇季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扔下了熊皮大衣,用銅盆里的涼水,洗了洗臉,捏著凍成條的汗巾,感慨道:“一代奸雄,變成現在這個模樣,也不知道是好是壞?!?/p>

寇季一邊說著,一邊捏著汗巾往臉上抹。

汗巾**的刮的他臉疼,他扔下了汗巾,沖著門外大喊,“來個人,給我換一盆熱水?!?/p>

院子外的仆人聽到了寇季呼喊,趕忙進了院子,幫寇季換了一盆熱水。

寇季簡單的清洗了一下,坐在房里發呆。

良久以后。

寇忠匆匆進了院子,稟報道:“小少爺,府上的大夫說,張華那廝胸口的刀傷潰爛了,需要刮去爛肉,重新敷藥,等到新肉長出來以后,才能恢復如初。

大夫把他留在了醫堂,說是診治好了以后,再給您送過來?!?/p>

寇季目光幽幽的盯著寇忠身后。

寇忠一愣,猛然回身,就看到了臉色慘白的張華,站在他身后。

他嚇了一個哆嗦。

但也僅僅是一個哆嗦,并沒有太多過激的反應。

寇忠皺著眉頭道:“你不是應該在醫館里待著嗎?跑到這里來做什么?”

寇忠心里有些不悅,他才跟寇季說了,張華在醫館養傷,張華就出現在了寇季面前。

這不是打他臉嗎?

張華略顯呆滯的道:“小奴的傷勢不要緊,小奴急著趕過來伺候主人?!?/p>

寇忠眉頭皺成了一團,寇季也略微皺了皺眉。

寇季吩咐道:“從今日起,你改名叫做張元,先在府上做一個抬泔水的雜役,以后我需要用你的時候,再召你?!?/p>

張華規規矩矩的向寇季一禮,呆呆的道:“多謝主人賜名?!?/p>

“下去吧?!?/p>

寇季擺了擺手,張華退出了寇季的臥房。

寇忠沉吟不定的問寇季,“小少爺,這人是不是廢了?”

寇季思量道:“那倒未必,此人跟旁人不同,奸猾的很。你背地里派個人盯著他,他若是有異動,你就派人告訴我?!?/p>

寇忠意外道:“小少爺的意思是,此人剛才的模樣,有可能是裝的?他明著投靠小少爺您,背地里有可能會反復?”

寇季緩緩點頭。

寇忠沉聲道:“那老仆得派個機靈的好好盯著他?!?/p>

“理應如此!”

寇季說了一句。

寇忠想要告退,剛準備拱手施禮,似是想起了什么,疑問道:“小少爺,這人看著也沒什么特異之處,為何你如此看重他?

他在鄉間的時候,倒是有幾分才名,可拿到了汴京城,根本不夠看。

不說其他地方,就是投效在咱們府上的那些讀書人,學問也比他好?!?/p>

寇季簡單的解釋了一句,“此人特異之處,不在文采,而在心計?!?/p>

寇忠意外道:“小少爺是說,此人有異于常人的心計?”

寇季緩緩點頭。

寇忠若有所思的道:“真要是如此,小少爺到也可以收服他,留在身邊,做一個長隨?!?/p>

寇季點頭道:“我就是這個想法?!?/p>

寇忠認真的道:“不過此人有反復的可能,不如小少爺把他交給老仆,老仆調教他一二,一定能讓他乖巧的跟在小少爺身邊?!?/p>

寇季愕然的盯著寇忠,驚奇道:“你還有這手段?”

寇忠不好意思的道:“老仆跟隨老爺多年,過手的仆人、丫鬟,少說也幾千人。若是沒點手段,如何能壓服他們?

以前的時候,這種臟事,老仆不敢拿出來污了小少爺的耳朵。

如今見識了小少爺的手段,了解了小少爺的心思,老仆這才敢在小少爺面前提及?!?/p>

寇季翻了個白眼,嚷嚷道:“咱們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手段,就應該如實告訴我。省得我想用人的時候,找不到合適的人手?!?/p>

寇忠陪著笑臉道:“小少爺教訓的是?!?/p>

寇季瞪了眼寇忠,道:“人我就交給你了,有什么手段,盡管【愛尚小說 www.jxqsqh.com.cn】施為。如果調教的不好,我用的不順手,小心我打你板子?!?/p>

寇忠咧嘴一笑,“小少爺您就瞧好吧?!?/p>

寇忠也沒說什么自夸的話,拱了拱手,退出了寇季的臥房。

他這是有足夠的自信,才會有如此做派。

作為一個跟了寇準幾十年的老人,他要是沒點手段,早就被人給坑死了,還能留到現在。

平日里他不愿意顯山漏水,那是因為府里的仆人中,沒人能撼動得了他的地位。

一旦有人威脅到他的地位,他一定會讓對方見識一下什么叫做雷霆手段。

寇季瞧著寇忠離開的背影,吧嗒著嘴,感慨道:“府里還真是藏龍臥虎,平日里沒在意,所以發現不了。以至于錯過了許多的人才。

若是張華最初入京的時候,就交給寇忠調教,這會兒恐怕已經成為了我的得力助手了?!?/p>

感慨過后,寇季就在臥房里裝死狗。

直到寇準從宮里回來以后,他才離開了臥房,直奔正堂去見寇準。

等寇季到了正堂以后,就見到寇準手里捧著茶碗,面色陰晴不定的坐著。

寇季湊上前,沉聲問道:“祖父入宮議事,不太順利?”

寇準放下了茶碗,晃蕩了一下腦袋,伸手揪著雪白的胡須,喃喃道:“不是不太順利,而是太順利了,順利的讓老夫覺得有些不可思議?!?/p>

寇季意外的驚叫道:“劉娥答應了許折種兩家便宜行事之權?”

寇準點頭道:“不僅答應了許折種兩家便宜行事之權,還提議提前調遣兵馬,布置于西北一線?!?/p>

寇季道:“這可是大好事啊,祖父為何悶悶不樂?!?/p>

寇準瞥了寇季一眼,幽幽的道:“她未經老夫許可,許了丁謂監軍職權,又讓曹利用給了丁謂調兵遣將的文書?!?/p>

頓了頓,寇準捶打著寇公車,道:“她還盜用了官家的統兵虎符給了丁謂,讓丁謂于前日,去西北?!?/p>

寇季急忙追問道:“何人為帥,調動的是那個部分的兵馬?”

寇季并未見到京中有兵馬調動,那么劉娥要動兵,只能調集京城外的兵馬。

寇準沉聲道:“永興路馬步軍都指揮使、并代州路都總管、安撫招討使李昭亮為帥,著大同軍、感德軍、永興軍,六廂兵馬,由其調遣,著永興路、代州路各地鄉兵、藩兵,盡歸其調遣?!?/p>

寇季沉吟道:“已故中書令李繼隆的兒子,李惟賢的爹,李昭亮?”

寇準重重點頭。

寇季繼續說道:“大同軍、感德軍、永興軍,共十五萬人馬。再加上鄉兵、藩兵,一共得有二十萬人吧?劉娥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筆啊?!?/p>

宋朝軍制,一軍領兩廂,一廂兩萬五人馬。

三軍六廂就是十五萬人馬。

寇季疑問道:“二十萬兵馬的調動,劉娥不經過朝議,就敢擅自做主?”

寇季緊接著又道:“再說了,如今各地糧荒未平,她冒然調遣大軍,要是傳出去了,一定會生出很多謠言?!?/p>

寇準嘆息了一聲,“誰說不是呢?!?/p>

寇季問道:“祖父出聲阻止了?”

寇準晃了晃腦袋,低聲道:“老夫非但沒有阻止她,還幫了她一把?!?/p>

寇季一臉疑問。

寇準嘆氣道:“老夫在她調遣兵馬的文書上,簽下了姓名?!?/p>

寇季一臉愕然。

寇準解釋道:“雖說劉娥急著調兵,有些草率了??沙先縋鬮易嫠鎦八?,此番遼人征討西夏,對我大宋而言,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機會,一分一秒都不能錯過。

咱們祖孫之前還為劉娥不肯調兵而著急,如今劉娥肯調兵了,老夫要是出聲阻止她,給她使絆子。

老夫怕她剛提起的精氣神又縮回去。

這一股精氣神要是縮回去了,以后再想動兵,可就難了。

燕云未復,西夏虎視眈眈。

朝廷若是一直按兵不動,很容易變成沒了牙的老虎,到時候只會任人魚肉?!?/p>

寇季聽到了寇準的解釋,恍然大悟。

他點頭道:“祖父言之有理,既然有了動兵的念頭,那就不能再讓她縮回去。我瞧劉娥著急忙慌的調兵,大概也是為了搶功。

一旦讓她趁機咬下一兩塊肉,借此開疆拓土。

她在朝堂上的威勢,一定會重新樹立起來。

她大概也是想借此,重新出現在垂拱殿上?!?/p>

相鄰小說:我自地獄來我有一個庇護所精靈掌門人我可以無限融合最強狂婿超凡界線兵王無雙首席繼承人卡昂正品真皮凉鞋大王令我來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