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玄幻->對著劍說->章節

卡昂沙发2012新款:第二百章 今時不同往日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詭秘之主天下第九三界紅包群人皇紀超級兵王逆天邪神遮天透視醫圣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花匠不甘于現狀,渴望有更高功績,是為了報效風武王,還是為了實現內心的愿望?”李天照不急于說明意圖,而是先了解花匠的追求。

“這有什么差別?”花匠卻也心有防備,更多的是疑惑,不知道如今聲名赫赫的最年輕王將跑來找他,到底為了什么。

“千戰將如果是為了報效風武王,理當設法擺脫困境,才能實現抱負,讓武王知道你的忠勇;如果是為了實現內心的愿望,更應該明確目標,把如何獲取功績放在第一位?!崩釤煺棧八低曄?,花匠忍不住笑?!骯巒醯乃搗?,不論我為了什么,都沒有差別了吧。而孤王,就是能讓我擺脫困境,獲得更高功績的人了?”

“原本有區別,但花匠既然不甘于現狀,不惜經營了一年的梅花林,料想也不是那種甘心被規則束縛套牢,無論如何不愿意掙脫的人。所以也就沒有本質的差別了?!崩釤煺章暈⑼6?,才有繼續說:“天下的戰士都是為功績生,為功績死。除了父母,即使夫妻也未必都能為彼此拼上性命。是以,追求功績的目標,理當明確無疑的置于相當高的位置?;ń誠氡厝峽??!?/p>

“……孤王說這么多,無非是想告訴我,若你可以給我擺脫困境,獲得功績的機會,我就不應該拘泥于立場的差異,是嗎?”花匠迅速抓住重點,因為他覺得自己,不需要孤王用這些話勸說鋪墊。

他當然明白功績是第一位,雖然從沒想過會跟敵人合作,但是,如果這能擺脫困境,他現在就能立即做出決斷。

因為,他不想等老了,還在當種花養草的千戰將!

守護城當初出現異變,數百后天混沌??鴕幌χ淶?。

可是絕大多數都在進攻南邊城的時候被殺戮千影斬殺,因為都是些十戰將,在編戰士程度的混沌???。其中也有活下來的,卻至少也是百戰將級的戰印,花匠最在意的是一個老千戰將,本來幸運的覺醒成了后天混沌???,然而,因為身體已經衰老,竟然如那些十戰將,百戰將一樣,沒能有命回去。

花匠不想一直種花養草,更不想等得到機會的時候,身體已經不在年輕力壯,空有一身本事卻無法發揮出來。

“我喜歡花匠的爽快。我可扶植你的功績,甚至給你情報幫助你建立自己的影響力,而我要的,也是你給予同樣的情報提供。雖然現在你還沒有人力能夠做此事,我卻愿意給你時間?!崩釤煺湛椿ń趁揮惺裁闖僖?,也就可以直接說明了。

“……如何肯信我?”

“天下都信之法?!?/p>

“對著劍說?”花匠微微一怔,有一絲遲疑,這就意味著,以后都被孤王拿捏在手里了?!叭綰沃?,孤王將來就不會將我棄之如履?”

“這就是你此刻需要抉擇的難題了,就如我選擇你,也無法預知你能否成長起來,能否順利的為我提供相當的信息。在此之前,我是在單方面的供給情報,讓你成長。我有承擔的風險,你也有。是否相信,敢不敢跨出這一步,就是你的選擇?!崩釤煺罩?,這一步是心理上的難關。

談什么信任,當然不切實際。雙方立場敵對,又沒有很深的了解,對方憑什么拿生死攸關的問題去隨便信任?

如果花匠會同意,那也不是因為相信他李天照。而是——比起繼續種花養草,他寧愿選擇賭一把去相信李天照。

花匠考慮片刻,突然嘆道:“我哪里還有別的選擇?”

花匠說著,橫劍面前,如李天照要求那般,對著劍說出了誓言。

這結果讓李天照很滿意,而且,他對花匠的印象也不錯,他喜歡這種目標明確的人,不容易迷惑,而且清楚選擇,才能舍得割舍與目標相違背的、必然不可得的事物。

見李天照收起了他立下劍誓的戰印,花匠又問了句:“我若不答應,肯定不能或者回城吧?孤王不會讓人四處宣揚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p>

“你是因此才答應?”李天照有點想笑,卻忍著,其實他沒這打算,雖說是敵人,殺之毫無心理負擔,但并沒這種必要。

是否有人宣揚,沒什么差別,因為,本來有心人就心里明白,只是,旁人不知道助力是誰就行了,一些閑言議論又不會說死了黑玫瑰,更不會說的黑玫瑰自己跳出來暴露自己。

“這只是一個理由,最重要的,還是為了功績??!”花匠說著,取出火折子,點燃了一棵棵梅花樹。

“可真舍得?!崩釤煺斬季醯每上?,因為本沒必要燒掉。

“既然從此以后當以功績為重,又哪里還有時間在這里消耗,又哪里需要再話時間來這里?可是這片梅花林又花費了不少心血,一時半刻恐怕難以割舍,唯有一把火燒干凈了,才能放下的快又徹底?!被ń晨醋嘔鶘樟似鵠?,慢慢退出了梅花林。

李天照覺得這番話,真是把花匠的想法詮釋的很徹底。

他對花匠未來的發展心懷期待。

但是,他此番還要見下一個南邊城的千戰將。

原本李天照計劃把九個目標都見了,沒想到,挑選的前四個目標,全都順利的達成了合作的約定。

李天照覺得太順利了,忍不住問第四個千戰將,問他為何如此痛快,因為從黑玫瑰給的信息來看,接觸的第四個目標本是疑心病較重的人。

那千戰將直說:“我不需要考慮孤王是否可以信任,我只需要知道孤王旗下的戰士,的的確確功績提升的飛快;我更知道自己不甘心當種花養草的千戰將。那么,還有什么道理拒絕?”

李天照不得不說,相較于他,這些千戰將們都是歷練多年的老戰士了,而他升上千戰將的時候,還太稚嫩,才會懷揣著對武王的盲目忠誠。

這是好現象,所以李天照對于接下來要等的人,信心更增。

約定了合作的四個千戰將還是種花養草的處境,手里沒人,匆忙之間也只能召集起來舊部,還是沒有多少人。憑借這么點人,難以打探到什么消息,更無論說是,想去掌握南邊城城長手下部屬的諸多信息了。

所以,李天照還需要跟有影響力的副城長合作。思路如北風青云一樣,影響力跟城長接近,也就是城長的影響力弱下來后,就有機會取代的那幾個副城長,都有對合作感興趣的充分理由。

當然,李天照排除了那種野心不足,或者年齡太大,背景方面沒有進一步的動力,只愿意安于現狀的副城長。

李天照以秘密投誠者,有關于城長重要隱秘信息為由,給兩個副城長留了信。

他們未必一定會來,倘若不來,李天照只好再去。

天黑了。

李天照在城樓等候已久。

終于,第一個約見的目標來了。

剛見面,那人就吃了一驚,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按劍,又想到戰印的差距,加上實力,他反抗與否毫無差別。而李天照沒道理還會特意來刺殺一個千戰將,反而不拔劍才更好。

“孤王李天照!”

“你認識我?”李天照倒有些意外。

“當初你大鬧守護城時,我曾遠遠看見過你,這也沒有隔多久,當然記得?!蹦歉背淺た悸親?,又問:“孤王約見我這樣的敵對千戰將,所為何事?”

“互利互為,替你削弱南邊城城長之勢;需要你予我城長收下人的一應消息?!崩釤煺站醯酶庵指背淺ぞ筒恍枰迫ψ恿?,本來就是日常習慣了盤算利益的,大多都沒有什么心理負擔。

“這提議不錯!”那副城長眼睛一亮,末了又低聲說:“不過,孤王是否知道,一旦我采取行動,城長也必然會對我的人大開殺戒?”

“你是說,南邊城城長跟守忠,也有諸如此類的協商?”李天照頗為詫異。

“當然有。天下間諸如此類的事情本來就有,只是旁人都沒有孤王的千殺劍法可以教給部屬,也就沒辦法吃那么多獨功,功績也升不了那般快。我固然想跟孤王合作,但現在城長勢強,一旦行動,他很快就會意識到處境,必然對我及另外幾位副城長下手。只怕我還沒機會看到城長弱下去,就先沒命了,或者是我的人先被城長賣完了?!?/p>

“那你想要如何?”李天照以前其實就有這樣的疑問,是不是有別人,也會這么做呢?

“倘若孤王能傳我三兩招千殺劍法防身……”

“這不可能?!崩釤煺罩苯臃穸?,開什么玩笑,不說他的千殺劍法本有規矩,就說是他要傳了,這人只要用出來,被人認出,他就難以撇開干系。

“……若不然,孤王如有辦法保我安全,我也就能沒有后顧之憂。譬如說借我一枚萬戰將的備用戰印,又或者是尋人?;の業陌踩?。總而言之,這必須能夠自保?!蹦喬д澆彩竅氪儷珊獻韉?,說完,突然浮起一個念頭道:“聽說孤王跟殺戮千影有交情,據我所知,孤行人村里有萬戰將級的力量,如果能?;の乙歡問奔淶陌踩?/p>

李天照覺得純屬扯淡,就說他先考慮,約定了有消息會放在哪里之后,打發了這副城長走。

緊接著李天照又見了第二個,沒想到這人的顧慮,竟然一模一樣!

說起來,那副城長直說,南邊城城長素來心狠手辣,一旦挑戰其勢,必然會為了自保,直接對他這個副城長下手。而城里面,城長掌握的千戰將力量多,百戰將力量也更多,難以防備各種暗算。

“孤王如果能讓孤行人中有萬戰將力量的人?;?,此事就沒有問題了。再者將來不管誰要當城長,也都得能跟孤行人方面做好工作。現在他們其實跟兩城的城長都有私下約定,倘若助力任何一方,也難以成事!”那副城長透露的這番信息,才讓李天照意識到,他對這里的局勢判斷中,沒把孤行人考慮進去。

只是,過去孤行人哪里有這種影響力?

“孤行人村,不是在夾縫中生存么?”

“孤王有所不知,那是過去。孤行人的首領殺戮千影不知如何能弄到萬戰將級戰印,以及一些千戰將的戰印。一個萬戰將戰印何等厲害,孤王該是知道,孤行人若要到城里做非常之事,怎么防得???如今許多孤行人的村子,都可以左右邊境城市了!過去是他們設法跟我們交換物資,現在是城長主動熱情的給他們送東西維持交情!”

李天照不由覺得,世事變化,真的可以很快……

相鄰小說:生活系神豪超凡黎明網游之仙佛塔防世界大美時代咫尺之間人盡敵國贗太子龍城卡昂正品真皮凉鞋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