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玄幻->造夢天師->章節

卡昂松糕鞋团购:第七百一十六章 亂世將起

上一頁      章節列表      下一頁

熱門推薦: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轟!

虛空像是被打出了一個碩大拳印,凹陷下去,不斷的有力量浮沉涌動。

恐怖的氣血,帶著霸道無敵的力量,碾壓一切。

黑鱗龍天師被這一拳打的鱗甲崩碎,險些控制不住力量,被時空規則拉回未來。

蘇扶渾身被黑色紋路纏繞著,微微睜開眼,血絲密布的眼眸看到了那魁梧的身影,心頭頓時一松。

果然……

還是姥爺比較靠譜。

姥爺來救他了!

蠻天王從時空中走來,他的身軀鼓脹,周身氣血如猙獰雷霆四散,仿佛遺世而獨立,那些要影響他的時空規則,居然像是被一股強悍力量給排斥開來,無法靠近他的身軀分毫。

蠻天王,蓋世封王,依舊霸道無敵。

咔擦咔擦……

黑鱗龍天師身軀直挺挺的站立而起。

那些破碎的鱗甲,仿佛時光倒流,紛紛恢復。

猩紅的眼眸鎖定蠻天王,帶著幾許的驚容。

“蓋世之威……帝者之下第一人?!?/p>

黑鱗龍天師開口。

不是蠻帝,勝似蠻帝,若不是限于宇宙的限制,如今的蠻天王,可能已經可以稱之為蠻帝了。

就差一種靈魂層次的質變。

蠻天王胡子漂浮,裹著血淋漓的獸皮,淡淡的瞥了那黑鱗龍天師一眼,眉頭蹙起。

爾后,扭頭,目光落在了蘇扶的身上。

看著蘇扶被黑色紋路所纏繞,眼眸中流露出一股兇戾之意。

“你欺負俺外孫?”

蠻天王氣吐如龍,目光極致冰冷。

下一刻,肉身周圍的虛空,寸寸崩斷。

一拳朝著黑鱗龍天師便是打了過去。

黑鱗龍天師笑了起來。

身軀變得如夢似幻。

他可以無懼蘇扶的拳頭,因為蘇扶還太嫩,但是若被蠻天王轟上一拳還是夠嗆。

蠻天王與黑鱗龍天師頓時大戰在了一起。

雙方勢均力敵。

時空紊亂,不斷的轟鳴。

可怕的沖擊之力,不斷的涌動,不斷的沖擊著四周。

蘇扶跪伏在地上。

他的肉身之上,夢紋在蠕動著。

那黑色夢紋就像是一種獨特的催化劑,讓蘇扶鐫刻在肉身之上的龍族夢紋和夢族夢紋在劇烈的蠕動。

仿佛要活過來似的。

而蘇扶,也在承受著劇烈的痛楚,每一個細胞都在被改變,被沖擊。

蘇扶低吼著。

這黑色夢紋,似乎擁有靈智,雖然在逼迫蘇扶的潛力,但是,也無時無刻在侵蝕著蘇扶的意識。

一旦蘇扶抵擋不住,意識崩潰,可能會成為一具行尸走肉。

不過,若是能夠擋住黑色夢紋,他對永恒夢紋的掌握,則會得心應手不少。

蘇扶總感覺這是對方故意而為之。

仿佛那黑鱗龍天師在助他一臂之力似的。

但是,此刻的龍天師,蘇扶也不敢相信,因為……太邪惡,太可怕。

就像是從深淵中爬出來的惡魔。

因此,蘇扶唯有依靠自己,既然這黑色夢紋要淬煉他的肉身,那他就借助這股力量淬煉肉身!

滋滋滋……

龍族夢紋仿佛化作了一頭紫色的長龍,蜿蜒在蘇扶的身軀周圍,每一顆細胞都在蛻變。

崩裂之后,快速愈合。

崩裂愈合,重復了數萬次。

兩種夢紋越發的深入,甚至不僅僅浮沉于體表,往肉身深處涌動,附著在骨骼之上。

蘇扶的金骨,蘇扶的血液都在震顫。

發出暮鼓晨鐘般的巨響。

骨頭之中的骨髓,越發的凝滯,如金汞一般緩緩流淌。

金血,金骨,金髓……

金髓一成,便可為巔峰霸體。

蘇扶也是瘋狂,哪怕肉身在不斷崩潰重組,依舊淬煉著身軀。

他不敢將鬼族夢紋鐫刻到肉身之上。

以他如今的肉身強度,承受兩種永恒夢紋已經很吃力,若是在加上鬼族永恒夢紋,可能身軀要崩塌。

蘇扶沉下了心。

在淬煉**的時候,在周身構建了萬道夢紋,每一道夢紋都如雷霆和枷鎖一般的抽擊著他的身軀。

蘇扶的氣息越來越沉凝。

黑色夢紋的逼迫效果也消失的差不多。

剩下的,就是純粹的暴戾之意。

嗡……

一張黑色的,渾然無暇的夢卡飛馳而出。

正是蘇扶最早所獲的黑卡。

蘇扶光頭閃爍著光,瞇著眼,盯著黑卡。

黑卡中仿佛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將那黑色夢紋所殘留的暴戾之意不斷的吸收。

很快,黑卡閃爍深邃的黑芒之后,便沉淀了下去。

重新落回了蘇扶的手中。

而蘇扶肉身之上纏繞的痛楚也全部消失不見了。

蘇扶站起身,抓著黑卡。

他有些沉默。

這黑卡,是父母所留。

蘇扶原本以為,只是承載夢族傳承的黑卡,現在看來,并不盡然。

記憶中,父母有在他?;氖焙?,出過幾次手。

現在看來,很有可能和黑卡有關。

哪怕是以蘇扶如今的夢紋水平,地品夢紋師的實力。

也無法看透這張黑卡上所繪制的紋路。

那種深奧的感覺,就像是剛剛學完高中數學,面對世界級的數學難題一般的無力和抓狂。

收起了黑卡。

蘇扶沒有將心思放在其上。

他站直了身軀,看向了遠處。

那兒,蠻姥爺正在和黑鱗龍天師大戰。

蘇扶看著。

兩者仿佛越戰越虛幻。

蠻天王似乎都打碎了時空,打到了未來的龍谷中似的。

而黑鱗龍天師顯得有些狼狽,腦袋上的鱗甲崩裂,被揍的鼻青臉腫,因為他本是未來投影,而且要維持不被時空規則所拉回未來。

所以,一身實力,百不存一。

若是完整的黑鱗龍天師對上蠻天王。

哪怕是蠻姥爺,怕是也要被鎮壓。

畢竟,天師境強者本身的實力就遠超封王,在加上……黑鱗化后,那就會變得更加的可怕。

蠻天王越戰越勇,越打越興奮。

一雙鐵拳,揮動大的時空都在顫抖。

“來??!”

“欺負俺外孫?”

“真當俺外孫沒有后臺?!”

蠻天王氣勢如虹,一拳一拳,打的龍天師黑鱗崩裂。

蘇扶在遠處看的津津有味。

太兇了!

不愧是他蘇扶的姥爺,果然牛逼!

蠻天王的肉身有多強?

蘇扶猜測,至少是霸體之上。

因為,蘇扶此刻已經達到了巔峰霸體的程度,可是和蠻姥爺的肉身比起來,還是差的太多了。

蓋世封王,能稱蓋世,自然是非同一般。

嗡……

黑鱗龍天師身前的畫【愛尚小說 www.jxqsqh.com.cn】面一扭。

變得越發的虛幻,仿佛要滲透入空間中似的。

他的目光越過了蠻天王,看向了蘇扶。

他看著蘇扶,眼眸神色復雜無比。

爾后,鼻青臉腫的他,仿佛微不可查的朝著蘇扶微微頷首。

下一刻……

沒有再維持時空規則之力,身軀頓時被無邊無際的時空之力給吞沒消失。

轟!

龍谷徹底的消失了。

蘇扶立于原地。

眼前的一切都開始變化。

原本高聳入云端的山峰,那種濃郁到幾乎化不開的能量消失了。

一頭頭強大的龍族也逐漸變得透明,虛無,消失不見。

大地似乎都開始回縮,原本崩滅的建筑,也開始不斷的如時光回溯似的,恢復搭建……

蠻天王甩著手臂,走到了蘇扶的身邊。

“小蘇,沒事吧?”

蠻姥爺掃了蘇扶一眼。

蘇扶微微頷首。

一爺一孫立于虛空中。

看著底下的世界開始不斷的變化,仿佛經歷了一場歲月的變遷似的。

蠻姥爺倒是還算淡定。

而蘇扶則是情緒越發的復雜。

龍谷便是地球。

不過,是百年,千年,萬年……甚至是第四宇宙紀后,在新紀元中承載了回歸龍族的地球。

只不過是被蘇扶他老爹,利用大手段,以時空規則的手段,將未來的一切倒映到了如今。

與龍天師交談,借助未來龍皇的力量。

“這該死的,時空規則的味道……”

蠻姥爺揉了揉鼻子,有些不爽的說道。

龍谷中的一切都在縮小,變會了蘇扶印象中的地球。

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宇宙建筑,鱗次櫛比……

不過,蘇扶和蠻天王的身軀卻越發的虛無,遠離了地球。

“時空規則,是我父親掌握的規則之力么?”

蘇扶詢問。

蠻姥爺倒是沒有隱瞞什么。

點了點頭:“蘇小子擅長時空規則之力,這種局,也就蘇小子能搞的出來,其他人都沒有這等手段?!?/p>

“將未來倒映到現實,這等手段,牛逼?!?/p>

蠻姥爺很耿直,他的確覺得牛逼。

哪怕他力量通天,可是也無法打破時空。

“龍族終究還是選擇隱匿過這個宇宙紀么……可惜了?!?/p>

蠻天王感慨了一句。

“那黑鱗化是什么情況?禁區中也有黑鱗化的存在?”

蘇扶繼續問道。

蠻天王魁梧的大手搭在蘇扶的光頭上,輕輕摩挲,手感不錯。

“那是天師災厄所化,其實龍族為何不這一宇宙紀出世,很大的可能性也是因為龍天師感應到了自己的大限?!?/p>

“他躲不過災厄,如果在如今宇宙紀率領龍族出世,而他躲不過災厄黑鱗化,那龍族就會遭受覆滅之災?!?/p>

“他不愿出世,一直隱匿,只是為了延續龍族的強盛罷了?!?/p>

蠻天王笑了笑。

“事實上,他應該是做到了?!?/p>

蘇扶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龍天師看上去不像好人,但是……本質上卻是個好人。

不管是黑化前還是黑化后,對蘇扶都挺好。

不僅將完整的龍族夢紋傳授給了蘇扶,黑化后,還用黑色夢紋來督促和逼迫蘇扶的潛力,加快蘇扶肉身增強的進程。

原本蘇扶要入巔峰霸體,還不知道要多少歲月。

而在剛才一波中,蘇扶的肉身增長了許多。

如今已經成就巔峰霸體,當然,想要突破巔峰霸體,還是有些難度的,不過,蘇扶也不怕。

有蠻姥爺在,蘇扶也不怕無路可走。

嗡……

蠻天王和蘇扶的身軀越發的模糊。

地球的一切都還在進行著。

密密麻麻的人口,遍布全球各地。

蘇扶看著在眼中逐漸模糊的地球,心頭卻是微微有些發沉。

龍族的復蘇,選擇在地球……

這說明什么?

說明地球或許在第四宇宙紀的末期,會成為一個必爭之地。

是度過宇宙大清洗的關鍵。

蠻天王盤著蘇扶的腦袋。

一大一小兩者走出了時空通道。

當兩者走出了青銅龍門。

龍門上的裂紋頓時遍布,徹底支撐不住,支離破碎,化作一片廢墟,倒塌滿地。

蘇扶回首,地球已經消失不見,浮現而出的,便是熟悉的禁區之地,以及密密麻麻的時空亂流。

禁區中有很多黑鱗化的強者。

按照蠻姥爺的說法,這些黑鱗化的強者,之前都如龍天師一般,乃是強悍的夢紋師。

他們大多都在沖擊天師之境的時候,遭受到了災厄,像是一種無法抵抗的詛咒之力。

方長生立于神魔戰場中。

看著蠻天王和蘇扶一起行走而出。

一直緊繃的心,也驟然一縮。

小紫龍趴在蘇扶的懷里,在呼呼大睡。

他本該沉睡,接受未來的龍皇力量后的他,需要一段時間沉睡來熟練力量。

蘇扶不知道他老爹布這個局的目的是什么。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需要借助到龍皇的力量吧。

蘇扶揉了揉懷里睡熟的小紫龍。

外界。

人族強者看到蠻天王和方長生的歸來。

頓時興奮的大吼了起來。

“龍谷呢?!”

金龍王則是騰空而起,盯著那逐漸崩塌消失的時空通道,狀若瘋狂。

龍谷消失了,帶著他化龍的希望,一起消失了。

金龍王不甘心啊。

他巨大的眼眸鎖定蘇扶,兇戾之氣彌漫。

“龍谷呢!”

他質問蘇扶。

轟!

蠻姥爺不樂意了。

他不在也就罷了,他在……這臭蜥蜴還敢質問他外孫?

蠻天王大手探出。

頓時一只手,憑空暴漲,化作了萬丈大手,抓向了金龍王。

金龍王渾身遍體生寒。

蠻天王……蓋世封王!

他怎么擋的???!

嗡……

突然。

神魔戰場的一個方向,一道暗紫色的射線驟然迸射而來。

與蠻天王的手掌沖擊在了一起。

紫色射線崩滅。

蠻天王則是眉毛一挑,收回了手。

“機械神族……”

蠻天王冷哼了一聲。

遠處的虛空中。

一位背負著金屬方塊箱的金屬人朝著蠻天王微微頷首。

金龍王如夢初醒。

瘋狂的后撤。

異族的封王級也紛紛退走。

蠻天王在場,誰還敢放肆?

蓋世封王……

一個可以打十個封王……還能勝之的存在!

蠻天王當年的威名,哪怕到了如今宇宙紀,依舊讓人心驚肉跳。

“亂世將起,蠻天王……好自為之?!?/p>

機械神族的封王級機械眼閃爍,朝著蠻天王道。

話語落下,便轉身,踏入了機械神族大城中,消失不見。

風云匯聚的北地禁區上空。

氣氛頓時開始松懈。

異族大軍退走,駐扎的大營也紛紛撤散。

宇宙紀余孽的大軍也迫不及待的退走。

相比于異族,他們更恐懼蠻天王。

有些封王甚至與蠻天王是同代強者,更曉得蠻天王的恐怖。

對方只是站在那兒,就代表了無邊的恐怖。

至于戰場獸王……

更是連滾帶爬。

他們生怕蠻天王看中了他們,要扒他們的皮,打又打不過,如果被扒皮又能怎么辦?

一時間,北地禁區上空,又恢復了往常的冷清。

人族大軍也開始收拾,準備撤回大城中。

方長生、河圖王紛紛上前,腳踩虛空。

“蠻天王?!?/p>

河圖王恭敬的朝著蠻天王行了一晚輩禮。

方長生則是看向了蘇扶,看到這小子毫發無損,則是松了一口氣。

“你小子……每一次搞事情,都玩心跳?!?/p>

“讓你去化龍池泡澡,你跑到龍尾蜥大城里,讓你去探龍谷,你把龍谷給崩沒了……”

方長生看著蘇扶,翻了個白眼。

蘇扶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笑了笑。

他也想低調,可是實力不允許啊。

“方小子……龍谷不會出世了,不用寄希望于龍谷,另外,剛才那鐵疙瘩說的沒錯,真正的亂世要來了?!?/p>

蠻姥爺盤著蘇扶的光頭,道。

方長生臉色嚴肅了起來。

“亂世……”

“是指大清洗么?”

方長生道。

蠻天王點了點頭。

“異族宇宙的大清洗或許要開始了……”

方長生面色一緊,頓時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大清洗開始,那異族一方,絕對會更加瘋狂的攻打人族宇宙。

他們唯有入人族宇宙,才能避免被宇宙意志清掃掉的?;?。

所以,神魔戰場,人族的局勢將會變得更加的緊迫。

被蠻天王盤著腦袋的蘇扶,眉頭也是驟然一緊,心中有一股?;杏腿歡?。

金龍王之前說過……

異族的目標不是東帝城。

那……會是哪里?!

ps:網站后臺好像崩了,一直無法入后臺上傳。

推薦閱讀:歸一大俠給跪重生都市高手六跡之星河創世唐云的異能生活宿主腦闊疼全職武神神道酬何戰狂傲天錄星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