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昂正品真皮凉鞋->穿越->天唐錦繡->章節

卡昂怎么样:第二百零四章 冤哉枉也

熱門推薦:透視醫圣三界紅包群逆天邪神超級兵王劍徒之路至尊重生神醫凰后人皇紀不滅龍帝

卡昂正品真皮凉鞋 www.jxqsqh.com.cn 男人貪好漁色,才是天性。

但若是一個男人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戀戀不舍另一個男人,絕對不可能大度,男人總是自私,自己三妻四妾可以,女人稍有曖昧,便是萬劫不復。

以李二陛下對房俊的了解,誰若是敢覬覦他的女人,必然會遭致雷霆霹靂一般的報復,哪怕這個人是他心愛女人的前夫……

在他看來,房俊干掉長孫沖的動機實在是太充足了。

當然,這無關于對錯,是每一個有血腥的男人都會去做的……

所以,哪怕此刻房俊一臉無辜、目光清澈、神情堅定,但李二陛下只是認為這小子在官場之上的歷練沒有白費,“演技”已然不下于朝堂之上那修個說哭就哭、說小就笑的大佬們。

不過還是那句話,沒有證據,并不能說明房俊無辜。

沒有證據,也不能保證房俊安然無恙、全身而退……

皇帝并不是無所不能的,尤其是當這個皇帝志存高遠、矢志超越秦皇漢武成就“千古一帝”之宏圖霸業的情況下,更不能行事無所顧忌,而是要團結絕對多數的人,將大家捆綁在他的戰車之上,任憑驅策。

乾綱獨斷、一意孤行的下場,便是隋煬帝的殷鑒……

而李二陛下也明白,房俊在得知長孫無忌上門鬧事之后,非是采取息事寧人的方式予以解決,而是悍然闖入趙國公府,將長孫無忌的子侄排成排收拾一頓,必然是因為已經看透了其中的道理。

無論如何,他謀求上位軍機處的路途已經被阻斷,滿朝文武怕是沒有幾個能夠站出來支持他,所以干脆破罐子破摔,你打我房家的臉,我就將你長孫家的臉踩在腳下,肆意摩擦。

最起碼,房俊這股子“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性情很是讓李二陛下欣賞,想當年他面對著隱太子建成和齊王元吉的咄咄緊逼,不也是不敢束手就擒、任憑宰割,故而悍然發動玄武門之變?

玄武門之變的初衷,絕非是希望能夠依據掀翻太子與齊王,而是絕境之中的拼死抵抗!

你不讓我活,我拼死也要咬下你一塊肉來!

誰成想,居然成事了……

心中感慨一番,李二陛下問道:“你可知目前之處境?”

房俊苦笑一聲:“微臣固然愚鈍,卻也非是不知世事之蠢材,其中之變化糾葛,心知肚明。但是,還望陛下明鑒,微臣當真未曾做過此事,實在是冤哉枉也!”

【愛尚小說】 他不知到底是長孫無忌賣弄苦肉計,亦或是長孫沖當真被誰給干掉了,但是自己從未有過這般清白無辜,實在是令他心頭郁悶非常。

分明不是我干的,但是最后一個兩個卻都得將這個罪名扣到他的頭上……

李二陛下微微頷首,招了招手,示意房俊上前坐到自己對面,又指了指茶幾上的茶壺。

房俊連忙跪坐下去,為李二陛下斟茶。

李二陛下拈起茶杯,道:“你也喝,一個人撂倒了長孫家一群人,想必亦是口干舌燥了吧?”

房俊有些窘,忙道:“多謝陛下?!?/p>

自己給自己斟了一杯,一飲而盡。

說起來,還真是口渴了呢……

李二陛下搖頭無語,心中卻稍稍順氣了一些。

上了年紀的人,總是希望自家子侄能夠出類拔萃,將別人家的孩子都給壓過一頭,房俊是他的臣子,更是他的女婿,看著他以一己之力將長孫家諸位郎君整治得服服帖帖,心中難免自豪。

不過還是勸誡道:“你如今已然是兵部尚書,位高權重,亦算得上是帝國柱石,更是太子少保,身負護佑東宮之職責,焉能這般猶如市井地痞一般胡鬧?尤其是還擔任這書院司業一職,教導天下學子,若是往后給朕教出一群似你這般恣意妄為的棒槌,朕饒你不得!”

房俊心中頓時一松,上身微微前傾,恭聲道:“陛下教導,微臣定然謹記于心,片刻不敢或忘!”

身為皇帝,能夠說出這番言語,就表明會力挺他本身的官職并不會在這次風波當中有所遷任。

而房俊清楚,即將到來的鋪天蓋地的彈劾之聲將會充盈朝堂,李二陛下現在給他的這個保證,將會面臨著怎樣的困難。

所謂士為知己者死,能夠在這般艱難的局面之下依舊如此堅定的支持他,這份信任與看重,豈能不令房俊感激莫名?

李二陛下看了房俊一眼,微微搖頭,嘆息道:“這件事已經觸及了那些人的底線,若是不給他們一個交待,那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東征在即,朕不能為了某一個人壞了大好局面,甚至埋下隱患,所以,朕不可能將他們的奏請悉數駁回,別說什么冤枉不冤枉的話,朕為了活下去不得不揮戈反擊,不也是被他們冤枉了幾十年?甚至于就算將來死了,也會一直冤枉下去!朕尚且如此,你又憑什么能夠安然無恙?記住了,握緊拳頭,不一定要打出去,而是要將權力牢牢的攥在手心里……行了,你暫且退下吧,這些時日萬萬不要再惹是生非,就在兵部衙門和疏遠老老實實的待著,好生盡心盡力的給朕辦事,朕又豈會虧待你?你還年輕,來日方才,別跟那些個行將就木的蠢貨一般見識,等到將來將他們都給熬死了,你再收拾他們的子孫出氣!”

他認為暗殺長孫沖這件事的背后大概率會有房俊的手尾,但是卻不以為意。

他是皇帝,要顧忌方方面面,穩定關隴貴族更是重中之重,故而當長孫無忌懇請他準許長孫沖戴罪立功,他予以答允。

然而,身為皇帝又豈能對一個犯下謀逆大罪的臣子真正寬???

侯君集跟了他半輩子,沖鋒陷陣浴血沖殺,立下了多少汗馬功勞?結果就是想要將他幽禁起來廢黜太子,便被自己最終砍了腦袋,他長孫沖算個屁啊,哪里有讓自己饒恕的資格?

但是金口御言,自己說出去的話就得承認,只能捏著鼻子認下。

可現在房俊將長孫沖給干掉了,鍋還背了起來,李二陛下自然樂見其成……

而且這番的言下之意,亦是告訴房俊,不要因為一時的得失進退而耿耿于懷,你還年輕著呢,上位只不過是遲早的事情,不必糾結。

房俊感激涕零,拜伏于地,道:“微臣謹記陛下之教誨,定肝腦涂地,以報皇恩!”

李二陛下頷首,揮了揮手,道:“行啦,退下吧,整天惹事,朕看著你就煩!”

“呃……”

房俊無奈,施禮之后,退出殿外。

李二陛下則嘆了口氣,微微搖頭。

門閥之禍患,此時盡數展現,無論此事是否房俊所謂,按理說既然并無真憑實據,那么自當以無罪論處??墑鞘蘭頤歐б壞┚蘭鵠?,那股龐大的力量令他這個皇帝亦是束手無策,不得不暫且屈服。

天下至尊?

只要門閥尚在,不僅皇帝做不到天下至尊,即便是所有的律例、法令,亦是形同虛設,所謂的“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是可笑至極的謊言,百姓永遠如螻蟻一般被踩在腳下,任憑剝削,隨意宰割。

輕輕將茶杯放在茶幾上,李二陛下微微挺直腰桿。

心中的傲氣令他并不會在一時的挫折面前氣餒頹喪,反而激起他的好勝心!

狗屁的千年傳承、宗祧承繼!

說到底,還不就是沆瀣一氣、同流合污,用利益將彼此捆綁起來擰成一股繩,以達到脅迫帝王、把持朝政的目的?

朕遲早將這一切統統打碎!

王德出現在門口,輕聲道:“陛下,太子殿下來了!”

李二陛下輕輕吐出口氣,頷首道:“讓太子進來吧?!?/p>

“喏!”

王德領命退出,須臾,太子李承乾快步走入殿內,施禮道:“兒臣覲見父皇!”

相鄰小說:爭龍道巡狩大明核血機心餮仙傳人在都市相師系統逍遙小書生垂釣諸天大漢科技帝國卡昂正品真皮凉鞋我是大玩家